首尔在研发导弹“无束缚”后面临风险

去年 6 月在靠近朝鲜边境的韩国坡州举行的年度演习中,韩国陆军士兵驾驶 K-9 自行榴弹炮(美联社)

在美国总统乔·拜登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上个月达成协议后,韩国目前在发展导弹时将不再受到射程和弹头重量的限制。

两位领导人 5 月 21 日白宫举行会晤后宣布了上述消息,此举给韩国导弹发展带来了新的安全风险,一些分析人士担心,此举将对更广泛地区产生潜在影响。

韩国延世大学现代韩国研究所研究员丹尼尔·邦(Daniel Bong)告诉半岛电视台说,韩国军方已经拥有尖端导弹技术,尽管此前射程仅限于 800 公里(497 英里),问题是韩国政府是否想加入拥有远程导弹国家的专属俱乐部。

丹尼尔·邦表示,“在导弹发展上不受束缚是一回事,但冒着沿着与中国有关错误路线一路走下去的风险又是另一回事。”

韩国之前就与中国有关导弹问题上走错了方向,2017年韩国同意美国安装“萨德”(THAAD)导弹防御系统。

作为回应,北京实施了严厉制裁。

隶属于政府的韩国分析人士以及文在寅政府官员表示,中国了解韩国对公布导弹指南的看法,首尔将其定性为“重新获得导弹主权”。

但美国导弹计划仍可能给韩国带来麻烦。

2019年8月,美国退出与俄罗斯签署的《中程核力量条约》。后来,美国前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表示,美国将寻求在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弹道导弹。

国家安全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Sung Ki-young 告诉半岛电视台说:“韩国可能是部署地点,在管理我们与邻国——当然还有中国——的关系时,这将是一场灾难。”

萨德终端高空区域防御拦截器从阿拉斯加太平洋航天港综合体发射,当韩国同意部署该系统时,北京对韩国实施了严厉制裁(路透社)

关键问题将是韩国选择的导弹研发程度。

韩国延世大学现代韩国研究所研究员表示,“通过研发射程更远的导弹,韩国对部署美国导弹的阻力将更小。”

双重标准

一些人担心,自由控制导弹的发展会促使中国和朝鲜走得更近。

在拜登与文在寅会晤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朝鲜驻北京大使举行了会晤。

首尔和平网络负责人Cheong Wook-sik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他们展示了他们的家庭纽带……随着美韩联盟的加强,中朝关系也将加强。”

导弹指导协议还使美国受到虚伪指控,而美国继续支持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

Cheong Wook-sik 还表示,“美国对朝鲜的导弹发展进行了重大限制、谴责和制裁,因此,美国对韩国的导弹发展表现出一种双重标准。”

这位研究员认为,正是这种所谓的双重标准,再加上美韩联合大规模军演的恢复,安全气氛可能会恶化。

这位研究员表示,“如果今年夏天举行韩美联合演习,朝鲜可能会恢复中远程导弹试验作为回应。”

“停止玩火”

放宽导弹指导方针是拜登和文在寅政府 5 月份达成的几项交易之一。

2020 年国防博览会期间的韩国陆军士兵,即使限制导弹生产,韩国仍然开发了尖端武器(美联社)

美国还向 55 万韩国军中成员提供疫苗,表面上是为了保护与他们一起工作的 28500 名美军成员,与此同时,拜登则支持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朝鲜建立和平的倡议,尽管文在寅在位仅剩九个月。

作为回应,文在寅在与中国关系上也更接近美国:联合声明“强调维护台海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

但有些人认为,看似平等的权衡,实际上为美国提供了更多的地缘政治优势。

丹尼尔·邦表示,“文在寅政府被拜登政府超卖,事实证明,拜登政府擅长谈判,因为文在寅政府看起来如此绝望。”

继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金大中和卢武铉之后,文在寅是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和平与统一的第三位韩国进步领导人,而文在寅曾在卢武铉政府中担任幕僚长。

最近,韩国试图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取得平衡。

在经济上,北京占据主导地位。 2003 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现在占韩国出口四分之一以上,每年交易额超过 1250 亿美元。

与此同时,美国凭借其军事基地和所谓的“核保护伞”来保障韩国的安全,而中国变得越来越自信,频繁进入韩国、台湾和中国南海周边国家的专属经济区。

对于拜登与文在寅联合声明中提到的台海问题,北京迅速作出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随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敦促有关国家不要玩火。

‘没有借口’

有关导弹指导方针问题,北京迄今一直保持沉默,朝鲜只给出了相对温和的回应:官方媒体的一篇文章称此举“这清楚地提醒我们,美国对朝鲜的敌对政策及美国就核问题采取的可耻双重标准”。

但分析人士指出拜登与文在寅会晤达成协议其他要素的影响,并谈及,朝鲜将可能重启的联合军事演习视为入侵预言。

韩国和平活动人士指责军事演习加剧了紧张局势,文在寅政府试图暂停联合演习——或至少缓和进行——以向平壤表达善意。

美国陆军上将保罗·拉卡梅拉(Paul J. LaCamera)在就任驻韩美军司令的确认听证会上表示,美韩联合军事演习“对于做好准备工作非常重要”,并且随着向韩国和美国军队提供疫苗,“文在寅政府再也没有借口继续暂停与美军在韩国举行的年度联合军演了。”

尽管面临挑战,但文在寅政府部分人员仍乐观地认为,尽管这位韩国总统地位相对蹩脚,但文在寅与拜登的会晤将导致朝鲜半岛和平建设取得进展。

在康沃尔举行的 G7 峰会上,文在寅总统受到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热烈欢迎,但这次会议暴露了与日本的持续争吵(路透社)

在文在寅结束访问白宫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拜登提到朝鲜的官方名称,即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更重要的是,拜登还介绍了朝鲜问题特使、美国国务院资深官员金成。

文在寅本人表示,这一任命表明美国愿意与朝鲜接触,随后告诉立法者说,“任命美国朝鲜问题特使相当于公开要求恢复与朝鲜的对话。”

金成现在计划他的首次韩国访问之旅。

在周六开始的为期五天的访问中,预计金成将与韩国朝鲜问题特使会面,并与日本代表进行三边会谈,这可能会非常尴尬,因为东京最近在康沃尔举行的七国集团 (G7) 峰会上拒绝与韩国官员会面,而且这三个国家对如何应对朝鲜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长期以来,韩国总统一直支持无条件接触,而美国和日本则主张依靠持续制裁采取更加鹰派的战略。

随着美国与中国竞争加剧,韩国在朝鲜问题上推行自己项目的尝试可能会变得更加危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官员23日表示,朝鲜上周末向半岛西部海域发射了两枚导弹,这是自乔·拜登在今年1月正式就任总统以来,朝鲜首次公开进行导弹试射。美国政府表示,仍然愿意与朝鲜方面举行谈判。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24日

本月,在灯光和流行音乐的背景下,在总统文在寅的支持下,韩国推出了国产的首架“KF-21 Boramae”战斗机,并庆祝该国终于进入了“战斗机制造商的精英集团”。

Published On 2021年4月21日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