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的豁免裁决如何“改变”美国总统任期

5 月 30 日,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纽约的刑事审判中坐在辩护席上(路透)

专家表示,最高法院关于总统豁免范围的裁决将“改变”美国政府,并警告称,该裁决可能会破坏美国的法治。

周一,美国最高法院权衡了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广泛主张,即他在任期间的行为不受起诉。他目前因总统任期最后几天的行为而面临刑事指控,当时他被指控试图推翻 2020 年大选结果。

法院判定特朗普部分胜诉,裁定前美国总统不能因任职期间的官方行为而受到起诉,法院多数人写道,“他至少有权享有推定豁免权。”

周一的裁决可能会将特朗普的两起刑事案件推迟到 11 月的总统大选之后,因为下级法院首先需要听取关于什么构成官方行动的辩论。

但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大卫·苏珀表示,除了直接影响之外,该裁决还将对总统权力产生“显著”影响。

“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总统职位,”苏珀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在这里,法院表示总统仍然受法律约束,但他们已经将这一范围缩小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窄得多。这些权力对于独裁者来说肯定比对于民主国家的总统来说更为熟悉。”

最高法院的六名保守派法官周一批准了这项裁决,而三位自由派法官则表示反对。

裁决

多数派认为,除非官方行为不受法律制裁,否则,总统卸任后可能会遭到政治对手的报复。

但多数派认为,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解释说,总统豁免权是有限度的。

罗伯茨写道,“总统的非官方行为不享有豁免权,总统所做的并非都是官方行为。”

“总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但国会不得将总统在宪法下履行行政部门职责的行为定为犯罪。”

美国最高法院称特朗普对官方行为享有一定豁免权

正如苏珀所说,总统仍可能因抢劫酒铺而被起诉,但不会因其在宪法赋予其权力范围内做出的任何决定而被起诉。

事实上,最高法院在周一的裁决中给出了特朗普在选举颠覆案中的行为构成官方行为的具体例子。

例如,法院裁定特朗普与司法部官员之间的对话“绝对免于”起诉。

联邦检察官曾辩称,特朗普试图不正当地影响司法部,以扭转他在 2020 年输给民主党总统乔·拜登的局面。检察官表示,特朗普还利用“司法部的权力和权威进行虚假的选举犯罪调查”。

但通过将特朗普与机构官员的对话视为“官方行为”,专家担心最高法院可能危及司法部的独立性。

虽然总统任命司法部长,但检察官应在不受政治干预的情况下开展工作,并根据长期规范平等适用法律。

“暗杀政治对手?豁免”

虽然下级法院将决定周一的裁决如何影响特朗普的刑事案件,但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和哲学教授克莱尔·芬克尔斯坦表示,该裁决的“真正意义”在于它可能允许未来的总统逍遥法外。

芬克尔斯坦在接受半岛电视台电视采访时表示,“不应低估这项裁决的长期意义。”

“这意味着,如果唐纳德·特朗普再次成为总统,他可以利用他的官方身份——特别是他的核心宪法职能——来颠覆法律,为自己免除刑事责任,以有利于自己的方式扭曲司法。”

美国最高法院由保守派法官主导,其中三名法官由特朗普任命(路透)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历史学家、教授马特·达莱克也表示,法院的裁决“令人震惊”。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项裁决是对宪法限制的侵犯,旨在防止滥用权。”

自由派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在她的异议中也强烈拒绝了这项裁决。

“美国总统是这个国家,甚至可能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根据多数人的推理,当他以任何方式使用他的官方权力时,他现在将免受刑事起诉,”她写道,“命令海豹突击队第6分队暗杀政治对手?豁免。”

法学教授苏珀表示,索托马约尔的说法并不夸张。总统是军队的总司令。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没有其他官员可以推翻总统对军队的指挥权。因此,他向军队下达的命令绝对不会受到这一决定的影响。”

在特朗普之前,没有一位前美国总统被起诉过。这位前总统面临四项刑事指控,其中两项与颠覆选举有关。

今年早些时候,他在纽约被判有罪,罪名是伪造商业文件以掩盖 2016 年总统大选前向一名色情明星支付封口费。

特朗普否认在所有案件中存在不当行为,称针对他的指控是政治对手(主要是拜登)推动的“政治迫害”,他在 2024 年的总统竞选中与拜登竞争。

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特朗普享有部分豁免权

“激进”

然而,特朗普并不是第一位测试总统豁免权极限的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可能因水门事件而面临指控——当时他利用政府资源监视政治对手——但他在 1974 年被继任者杰拉尔德·福特赦免。

针对另一起针对尼克松的案件,最高法院裁定总统也享有民事赔偿豁免权。

罗纳德·里根政府的几名官员也因伊朗门事件被起诉,该事件导致美国非法向伊朗出售武器以资助尼加拉瓜的一个叛乱组织。但里根否认了解这些复杂的交易,因此,从未面临指控。

在最近的事件中,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拒绝对在乔治·W·布什总统任期内授权实施酷刑的行政部门官员提起法律诉讼。

克里斯·埃德尔森——美国大学政府学助理教授、《不受约束的权力:9·11 后总统任期和国家安全》一书作者——表示,在现代历史上,美国总统行使权力时没有受到“有意义的”限制。

埃德尔森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法院已经认可了这一点,我们有一位总统候选人明确表示他将寻求独裁统治。”

特朗普去年表示,他只会在上任第一天成为独裁者,以“关闭边境”。

埃德尔森还称法院的裁决“激进”,他将其与尼克松时代进行了比较,当时广泛宣称总统豁免权引发了强烈抗议。

他表示,“理查德·尼克松在 1977 年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说,当总统做某事时,这意味着它并不违法,这被视为一个令人震惊的声明。”

“今天法院表示尼克松实际上是对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