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如何让中国成为北约峰会的“缺席者”?

美国总统拜登在任期间奉行在地区框架内军事围堵中国的政策(路透)

“欧洲大陆上没有人想到有一天华盛顿会推动北约将中国风险纳入其关注范围,该联盟的正式名称足以表明其真实身份和地理范围,即使美国人不认为俄罗斯对其全球技术和经济领导地位构成生存威胁,但他们也这么认为中国,他们希望我们支持他们遏制中国的努力,这对欧洲人来说是一项非常复杂的任务。”

一位多次参加华盛顿北约峰会相关活动的欧洲评论员对半岛电视台记者说出了上述言论,以此作为对邀请日本、韩国参加峰会活动发表的评论。

在此背景下,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高级主任迈克尔·卡彭特证实,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对北约具有巨大价值,他表示,“我们未来将寻求扩大北约并吸纳其他合作伙伴。”他形容北约在印太地区的合作伙伴“极其重要”。

另一方面,北京发出严厉警告,称北约东扩和北约侵犯其边界是威胁全球和平稳定的真正风险源。

中东局势和加沙战争在上合组织峰会备受关注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

北约峰会前几天,十国领导人在哈萨克斯坦举行了所谓的上海合作组织(SCO)峰会,这位要求匿名的欧洲专家表示:“上海合作组织会议在北约峰会前一周举行并非巧合,但那天是美国独立日,这也许是一个巧合。”

峰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应加强团结,共同反对外部干涉,警惕“西方冷战思维”。

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呼吁建立“欧亚大陆合作、安全与发展不可分割的新架构”,旨在取代旧的欧洲中心和欧洲大西洋模式,这些模式只给某些国家带来单方面优势。

尽管没有点名美国,但俄罗斯领导人有意攻击美国控制北约方向的立场。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已从最初的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五个成员国,扩大到包括印度、伊朗、巴基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上周,白俄罗斯作为第十个成员加入,另外还有 16 个合作伙伴和观察员。

华盛顿认为,忽视上海合作组织制衡北约雄心背后的意图是错误的,这也是中俄两国元首更大目标的一部分,即用另一个符合他们利益的替代体系取代华盛顿建立的当前全球秩序。

自2022年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北约面临挑战 (Shutterstock)

关注亚洲

从历史上看,北约的地理范围主要集中在欧洲大陆,但由于美国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而出现了一些例外。

一年前,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对日本和韩国进行了一次独特的访问,旨在发展北约与华盛顿在东亚最重要和最强大盟友的关系,这一做法与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以来采取的举措一致,即通过建立多重重叠的军事联盟网络,在地区框架内对中国进行军事包围。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北约致力于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建立更密切的关系,日本和韩国充分意识到俄乌战争与印太地区日益担心中国收复台湾发生类似冲突之间的相似之处。

2022年2月俄乌战争爆发之后,东京和首尔开始向基辅运送额外的非军事装备,例如医疗用品、盔甲、头盔、发电机和通讯设备,但他们并没有超越提供乌克兰击退俄罗斯攻击所需的武器,例如坦克、火炮或导弹系统。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美关系专家孙韵认为,韩国和日本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是北约在印太地区的伙伴,他们受邀参加峰会并不奇怪,因为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参加。

孙韵告诉半岛电视台,有些人认为,北约的扩张是美国向东亚扩张、对抗中国的阴谋,而华盛顿的盟友日本和韩国是这一政策的最前线支持者。

数十位领导人参加 北约峰会在华盛顿召开,恰逢北约成立75周年

对欧洲施压

华盛顿强调,乌克兰危机不是欧洲危机,而是全球危机,是对基于规则秩序的挑战,这就是为什么华盛顿正在向北约成员国施压,要求其重新审视与中国的关系,减少其先进技术的供应,并参与美国维护南亚和东亚地区安全努力的原因,此前,在2022年马德里峰会期间,北约通过了一份战略文件,将中国描述为“对欧洲-大西洋安全的系统性挑战”。

美国对欧洲的压力提出了一个华盛顿尚未给出明确答案的基本问题,这关系到欧洲在印太地区必须发挥的安全作用的性质,因为在面对俄罗斯威胁时的首要任务是确保自身安全,同时限制其有限的军事手段和能力。

另一方面,专注于军事事务的智库美国安全项目的首席执行官马修·惠伦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对日本和韩国参加华盛顿峰会事宜发表评论时表示,两国充分意识到中国、朝鲜和俄罗斯之间日益增强的军事关系的危险。

他补充说,与此同时,欧洲越来越意识到,了解这些挑战和中国的崛起正在导致东亚和欧洲的力量平衡发生变化,符合欧洲大陆的利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