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参加多哈会议 外交成果与迈向世界的一步

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喀布尔出席新闻发布会后离开(法国媒体)

日前,联合国主持下的第三次阿富汗问题特别会议(多哈会议)在多哈结束,此次会议持续了两天,与前两次会议不同的是,塔利班领导的阿富汗政府代表团参加了该会议。

联合国负责政治事务与和平建设的副秘书长罗丝·玛丽·迪卡洛称,这是国际社会“与阿富汗事实上的当局”代表“首次”会面,就该国的未来进行深入对话。

迪卡洛表示,希望为期两天的会议就各种问题进行的建设性交流有助于为解决一些对阿富汗人民造成“毁灭性影响”的问题铺平道路,并指出,讨论确认了国际社会团结一致继续与阿富汗接触的决心。

联合国第三次阿富汗问题特使会议在多哈举行

有关塔利班议程和条件的分歧

在这次会议之前,联合国和塔利班政府就会议议程以及阿富汗民间社会代表的参与问题上存在分歧,而联合国组织希望讨论剥夺诸多问题,其中包括女童上学和小学阶段后教育,对妇女在工作中施加的限制、侵犯人权的指控,以及为阿富汗各阶层人民组建一个由运动代表组成的包容性政府,此外,还允许妇女和民间社会代表参与讨论。

但塔利班拒绝讨论此事,借口是这些是阿富汗内部问题,他们不与外部各方讨论,塔利班还拒绝民间社会和妇女代表的参与,认为自己是“代表阿富汗的唯一机构”,政府还重申拒绝任命联合国驻该国特别代表。

经过持续数月的紧张局势和谈判,国际组织屈服于塔利班的条件,会议议程仅限于讨论打击毒品的合作方式以及研究银行业准备工作和向阿富汗私营部门提供设施所带来的问题,原定会议上除塔利班代表外其他阿富汗代表出席的想法也被取消。

在前往多哈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塔利班政府代表团团长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宣布与联合国达成一项默示协议,即任何反对他的政府的人都不会参加这次会议,因为“这不是阿富汗各方之间的对话,而是喀布尔、联合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对话”。

为了减少批评并保持某种平衡,联合国在正式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安排了民间社会和妇女代表与一些国家特使的会面。

塔利班驻卡塔尔政治办公室负责人苏海尔·沙欣认为,举行第三次多哈会议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并表示,“现在世界得出的结论是,与其施加压力,不如通过与伊斯兰酋长国打交道来解决问题。”

令人震惊的是,这次多哈谈判问题从首都喀布尔转移到了塔利班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所在地坎大哈,与塔利班领导人关系密切的人士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取代了政府外交部,接任了谈判代表团主席一职。观察人士认为,这清楚地表明了其领导人对与联合国谈判问题的兴趣,以及他希望完全控制并保留该问题的愿望。

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宣布与联合国达成一项默示协议,即任何反对他的政府的人都不会参加这次会议(半岛电视台)

联合国的批评

一方面,阿富汗反对派组织、国际组织和人权组织批评联合国屈服于塔利班的条件,与此同时,塔利班则认为,在接受所有条件后出席会议是其胜利和外交成就,并将此描述为国际社会接受其政府的标志,也是其正式承认的前奏。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阿格尼丝·卡拉马德在会谈前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向塔利班提出的条件让步以确保他们参与谈判,这可能会导致基于性别的制度化压迫制度合法化。”

十一个国际人权组织就阿富汗妇女权利问题致函联合国、安理会和成员国国际人权组织,在多哈会议上,妇女和女童的权利在与塔利班政府打交道时“不容谈判”。

这些人权组织表示,妇女和女童可以自行决定自己生活的空间“每天都在缩小”,在这种情况下,国际社会为阻止塔利班政府系统性压制妇女权利而对阿富汗采取的措施加剧了这一问题。

阻止阿富汗女孩进入大学学习

另一方面,在奥地利首都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阿富汗反对塔利班人士呼吁联合国不要赋予塔利班政府合法性,并在多哈会议上实现与塔利班关系正常化,他们呼吁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了解阿富汗的敏感局势并倾听阿富汗人民的要求”。

在谈到针对联合国与塔利班和阿富汗民间社会活动人士举行两次单独会议而不是将他们聚集在一起举行一次会议的批评,以及联合国是否会考虑以不同的方式举行下一次会议,迪卡洛回应称,“我们想做的就是继续与大家对话,听取大家的声音。”

这位联合国官员补充道:“在组织这次会议时,我们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也许是不可能的选择,我们的任务是支持这一进程,我们的目标是将事实上的当局和特使聚集在一起进行直接会谈。不幸的是,事实上的当局不会以这种方式与阿富汗民间社会坐在谈判桌上,但他们非常清楚地听到让妇女和民间社会参与公共生活各个方面的必要性。”

没有正常化,没有认可

另一方面,阿富汗看守政府当局认为,其代表团出席多哈会议是在与国际社会打交道和获得国际承认方面向前迈出的一步,穆贾希德在从多哈会议返回喀布尔后发表的声明中表示,“各方都选择了与我们打交道的方式,而不是不同意,阿富汗不再是一个孤立的国家。会议以对该国有利的方式结束。”

至于主持多哈会议的迪卡洛,她确认,这次会议以及与“事实上的当局”的互动并不意味着正常化或承认,并指出,此事应由联合国成员国决定。

为了安抚批评者,迪卡洛强调,如果阿富汗一半人口(即妇女)的贡献和潜力被剥夺,阿富汗就无法重返国际舞台或实现全面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并指出,会议期间讨论了“更具包容性的治理和尊重少数群体权利的必要性”。

迪卡洛:如果妇女的贡献和潜力被剥夺,阿富汗就无法重返国际舞台(法国媒体)

结果与期望

观察人士认为,联合国和塔利班都认为自己在多哈取得了一些进展,前者认为,它已经成功地将塔利班拖到谈判桌前,让他们与20多个国家的特使面对面坐着,聆听塔利班代表及其诉求,聆听国际社会的诉求。

联合国副秘书长表示,“这是国际社会如此广泛的部门和实际当局第一次有机会进行如此详细、坦诚和有益的讨论。”

塔利班运动认为,通过说服联合国接受其条件、将反对者排除在会议之外、消除妇女权利、人权问题以及组建一个包含塔利班以外人士的政府已提上议程。

伊朗阿富汗事务研究员诺扎尔·沙菲伊认为,多哈会议上发生的事情“完全有利于塔利班”,并补充说,塔利班的存在表明“国际社会正在逐渐放弃旧政策,这是塔利班的一项成就”。

可以说,这次会议打破了僵局,是国际社会与喀布尔政府关系的重要一步。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