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与阿萨德 恢复关系还是政治胁迫?

土耳其总统(右)表示愿意与叙利亚总统会面(路透)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关于他努力与叙利亚总统恢复外交关系声明的影响仍在继续,他声称很快将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发出邀请,这在官方和民众层面引发了愤怒和争议。

土耳其总统在6月28日的声明中宣布,他此前曾与阿萨德举行过家庭会议,“并且他不排除未来续约这些会议的可能性”。

埃尔多安解释说,“土耳其和叙利亚没有理由不建立关系”,同时强调,土耳其不能有任何意图或目标干涉叙利亚内政。

极端立场

在观察家看来,土耳其立场的转变似乎很明显,特别是因为埃尔多安之前的所有声明都证实了他坚决拒绝与叙利亚政权恢复关系,不仅如此,他还就巴沙尔·阿萨德及其政权的危险向世界发出警告,并强调,“支持叙利亚人民推翻独裁者”。

这包括埃尔多安在2014年10月10日讲话中所说的内容,当时他说,“巴沙尔·阿萨德是一名罪犯和恐怖分子,比伊斯兰国更危险”,他问道:“面对一位杀害近百万公民的叙利亚总统,我们该如何展望未来?”

在此之前,埃尔多安于2012年6月26日发表声明,明确表示“安纳托利亚的安全始于大马士革,每一位接近土耳其边境的叙利亚士兵都将被视为敌人,因为叙利亚政权不再只对其本国人民构成威胁,也对土耳其和邻国构成威胁。”

叙利亚悲伤地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变化背景

观察人士认为,土耳其立场的变化并非孤立于背景,而是在国内外事件加速发展的过程中,过去几年,安卡拉、地区和国际行为体以及叙利亚政权盟友之间发生了一系列政治对抗。

一些问题也影响了土耳其的立场,其中包括美国坚持支持叙利亚的库尔德项目,此外,最近俄罗斯、伊朗和阿拉伯国家也施加压力,推动叙利亚政权的复兴。

在土耳其内部,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因其在叙利亚运动和境内叙利亚难民问题上的立场,在反对党动员起来反对该党后,正义与发展党民意支持率下降,并在地方选举中失利。

半岛电视台研究中心发表的题为《阿斯塔纳和日内瓦之间……叙利亚危机中相互冲突议程》的研究证实,2015年9月阿勒颇陷落后,安卡拉开始重新界定自身利益以及与叙利亚问题活跃势力的关系。

这是考虑到2016年7月旨在推翻正义与发展党统治的未遂政变的政治立场,这场政变最终结束了土俄关系的政治危机,特别是根据土耳其、俄罗斯和伊朗网站当时的报道,俄罗斯在提供有助于挫败政变的安全信息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上述事态发展进而产生了2017年1月23日的阿斯塔纳进程,该进程破坏了日内瓦政治进程,并根据俄罗斯的愿景定义了其愿景,根据半岛电视台研究中心的研究,当时,阿斯塔纳进程中的土耳其一方承担了确保叙利亚反对派参与的任务,以换取俄罗斯——巴沙尔·阿萨德最强大盟友——的参与并承诺遵守停战条款,伊朗后来也被纳入其中,是担心其发挥颠覆作用,导致阿斯塔纳政治进程的失败。

开塞利事件后叙利亚北部的愤怒

库尔德实体的建立

研究员兼政治分析家马尔万·卡布兰博士证实,自俄罗斯干预和参与阿斯塔纳进程以及土耳其内外压力加大以来,土耳其对叙利亚运动的立场发生了变化。

卡布兰在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声明中补充说,土耳其担心在其与叙利亚边境建立库尔德分离主义实体,这被认为是“土耳其立场转变的最重要动机之一”,寻求支持建立一个库尔德实体,有人怀疑美国正在寻求支持库尔德实体的建立,该实体不一定是分裂主义或独立的,但其组建可能只是朝着建立这个实体迈出的一步,因此,土耳其今天正在转向俄罗斯并与叙利亚政权实现正常化。

综上所述,据半岛电视台研究中心称,俄罗斯总统普京从叙利亚地区环境的变化中受益,尤其是从土耳其立场的变化中受益,这成功地改变了叙利亚解决方案的愿景和国际游戏规则的特点,放弃了与美国的合作,开始根据地区大国的利益而不是国际利益来安排政治活动,并利用美方出于某种原因对俄罗斯这些努力的无知。

记者兼政治作家艾哈迈德·卡迈勒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认为,埃尔多安的声明以及他与阿萨德关系正常化的威胁,“与(库尔德)分裂分子运动有直接关系,特别是定于下个月举行的自治选举,”他并补充说,埃尔多安的声明“往往是恐吓库尔德分裂主义项目的所有者及其支持者的一种施压手段”,另一方面,埃尔多安寻求改善与伊拉克的关系,特别是在今天,除了卡塔尔、摩洛哥和科威特之外,其他国家都同意采取这一步骤。”

鉴于政治动向,莫斯科4月初主办了一场由土耳其、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副外长参加的四方会议,叙利亚政权在会议上强调必须结束土耳其在叙利亚领土上的存在,避免干涉叙利亚内政,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

据阿纳多卢通讯社报道,此次会议的最终声明称,各方同意“确保叙利亚人以自愿、安全和体面的方式返回祖国”,“制定推进土耳其与叙利亚关系的路线图,并与四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和情报部长进行协调”,与此同时,部长们重申“根据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和阿斯塔纳进程框架内发布的官方声明,致力于维护叙利亚主权并打击一切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

“咬手指”

卡布兰将四方谈判的阻碍归咎于各方的顽固不化,并表示:“各方没有接受对方的条件。叙利亚政权希望土耳其撤军并立即停止对军事派别的支持,但土耳其拒绝了,因为它坚信叙利亚政权太弱,无法控制可以撤军的地区。”

然而,根据卡布兰的说法,我们注意到双方立场的明显灵活性,因为“该政权不再要求土耳其撤军,而只是要求土耳其承诺撤军,作为回应,土耳其人开始以更笼统而非具体的术语谈论与叙利亚政权实现正常化的可能性,例如谈论叙利亚政权政党与反对派之间的和解。”

卡布兰表示,因此,重要的问题仍然是:叙利亚政府真得能通过管理自治政府和叙利亚北部不受其控制地区的政治混乱来接收流离失所者并维护土耳其国家安全吗?特别是由于难民问题被认为是塑造正义与发展党与街头民众关系的根本决定因素,以至于土耳其今天就解决这一问题的必要性达成了共识,即使这需要与叙利亚政权本身进行沟通,因为安卡拉已经对叙利亚革命最初几年所希望的叙利亚政治变革失去了希望。

土耳其进入叙利亚东部对峙线的影响

国际形势

关于土耳其立场的性质和时间发生的变化、国际形势的发展以及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上台的可能性之间的联系程度,与俄罗斯决策者关系密切的拉德·哈拉比博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特朗普的到来将对土耳其的立场和时机产生直接影响,“因为土耳其知道特朗普会对伊朗施压,并寻求美国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撤军,这自然会终结库尔德运动的希望,因为库尔德运动总是依靠未知的事物来建立与其地理环境分离的实体。”

另一方面,艾哈迈德·卡迈勒则认为,特朗普“如果获胜,这意味着土耳其可能会被允许扩大解放区(叙利亚反对派地区),将其连接起来,并消灭其中的一部分,即曼比季,因为除了获得美国批准之外,土耳其获得额外份额总是需要俄罗斯的批准,然而,土耳其获得的超出份额是各方不可能同意的,这意味着土耳其没有必要与叙利亚政权实现正常化,而叙利亚政权只是把这张筹码当作政治稻草人而已。

另一方面,卡布兰排除了特朗普的成功会对土耳其今天的立场产生直接影响的可能性,因为即使“(美国总统)乔·拜登获胜,土耳其与叙利亚政权实现正常化的动机也将更加必要,因为它担心现任政府的政策,尤其是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中东和北非事务协调员布雷特·麦格克打交道的方式,他以与库尔德武装关系密切而闻名,无论是在叙利亚还是伊拉克。”

最终,各方在细节上没有达成一致,讨论仍在建立各方关系控制的一般特征框架内,土耳其总统最近的声明和立场尽管很明确,但在如何应用和实施方面仍然含糊不清,因为土耳其方面仍然对这些变化持谨慎态度,并担心叙利亚政府在遣返流离失所者方面缺乏诚意,或者无力破坏自治政府的分裂计划,特别是土耳其方面意识到叙利亚政权已经变成一个脆弱的结构,而其盟友正试图复兴叙利亚政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