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的第三个任期对印度来说会是什么样子?

2024 年 6 月 7 日,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新德里总统府外展示印度总统德劳帕迪·穆尔穆邀请其组建下一届中央政府的一封信 (美联社)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JP)的支持者、57岁的工人维沙尔·帕利瓦尔(Vishal Paliwal)本周二下午在家睡觉,而此时,印度全国大选中的选票已经超过了6.4亿张。

帕利瓦尔是印度西北拉贾斯坦邦的一名花岗岩石材商人,当莫迪在新冠疫情期间宣布实施封锁之后,他失去了生计。但是帕利瓦尔仍然忠于印度人民党。在刚刚结束的选举中,他也无法让自己去给反对党投票。

然而,他仍发生了一些变化。帕利瓦尔表示,“我同样无法让自己去给印度人民党投票。”

在帕利瓦尔当天从午睡中醒来时,这个国家也发生了变化。印度人民党失去了多数席位,这一令人震惊的结果不同于投票出口民调的预测——在拥有543个席位的印度下议院人民院内,印度人民党的席位从2019年的303个席位减少至240席。该党仍准备在“全国民主联盟”(NDA)的框架下,与一群地区伙伴组建下一届政府。但是帕利瓦尔表示,该党席位的下降表明国家必须进行路线调整。

“我很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帕利瓦尔表示,“在此次投票中,人们选择的是反对派,而不是政府。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结果。”

分析人士表示,莫迪将于本周日宣誓就任其第三届政府,该党席位的减少可能会影响印度下一届政府的面貌。据信,泰卢固之乡党(TDP)和人民党(统一派),是莫迪在人民院取得半数席位所依赖的两个最大盟友,而这两个党派已经对印度人民党提出了严厉的要求——从内阁的高调职位、议长人选到,再到共同治理计划。

印度人民党坚称,其第三届任期将顺利进行。“这些都是毫无根据、被误导的担忧”,印度人民党全国发言人扎法尔·伊斯拉姆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全国民主联盟的所有人都对莫迪总理的领导能力充满信心——政府在过去10年内的运作方式将保持不变。我们与合作伙伴之间没有任何脱节。”

然而,泰卢固之乡党和人民党(统一派)都坚称自己是世俗政党,并将穆斯林选民视为其支持基础。印度人民党则被指控试图利用印度教多数政治来掩盖仇恨犯罪、高失业率、通货膨胀上升和不平等加剧的问题。分析人士和人权活动家表示,现在,这些盟友作为支撑政府的关键支柱,可以对莫迪起到制衡作用。

“印度选民已经集体确保莫迪不会再像过去10年内那样充当独裁者”,曾经担任官僚的著名人权活动家哈什·曼德这样说道,“没有证据表明他在做出任何重大决定之前甚至与内阁协商过。希望这种情况现在已经结束。”

印度2024年大选
印度人民党获胜但却未能获得多数席位
印度人民党及其盟友在人民院的选举中共同获得了多数席位,但与2019年获得的席位数量相比,出现了大幅下滑

投票原则:“两害相权取其轻”

2022年6月,26岁的穆斯林活动家阿弗林·法蒂玛正往返于家和法院之间,试图让她被拘留的父亲贾维德·穆罕默德获释,而身着防暴装备的警察这时却包围了她的家。贾维德·穆罕默德因在家乡北方邦(印度最大的邦)的普拉亚格拉杰抗议莫迪政党一名成员的反伊斯兰教言论而被警方逮捕——该言论引发了国际社会对新德里的强烈反对。

由印度人民党首席部长尤吉·阿迪亚纳特统治的该邦当局使用推土机推平了阿弗林·法蒂玛多年来居住的建筑,而国际特赦组织称此举是在故意“惩罚穆斯林社区”。

两年后,当莫迪在竞选期间提到一系列反穆斯林的比喻时,法蒂玛表示,她觉得印度人民党的宣传“令人羞辱且不人道”。

她说,“我希望印度人民党能因这项将结束其傲慢的授权而感到谦卑”。印度人民党以超过50000票的差距输掉了法蒂玛所在的议会选区普拉亚格拉杰。它还输掉了具有争议的罗摩神庙周围的全部4个选区——该神庙建立在被拆毁的16世纪巴布里清真寺的遗址上,莫迪于今年1月为该神庙揭幕,而当时实际上标志着他竞选连任的开端。

然而,法蒂玛表示,太多的希望是危险的。“我并不确定这是反对执政党的投票还是反对仇恨的投票。或者仇恨是否被击败了”,“由于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在投票中只能是坚持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原则。”

法蒂玛还对穆斯林社区在反对派联盟以及印度议会中缺乏代表的现实感到不安。事实上,所有政党派出的穆斯林候选人数量已从2019年上一次选举中的115人下降至78人。其中只有24人当选议员,这是自印度独立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仇恨言论近年来一直在印度飙升。根据美国研究机构“印度仇恨实验室”(IHL)发布的报告,在2023年,印度平均每天发生近两起反穆斯林仇恨言论事件,其中四分之三发生在由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所统治的各邦。

2022年4月20日,官员们看着一辆推土机推倒新德里西北部 一个社区的一座清真寺墙壁。人权组织指责印度当局越来越多地采用“推土机正义”来惩罚穆斯林 (美联社)

“希望我们能夺回我们的国家”

但是批评者指责莫迪针对的不仅仅是穆斯林。今年2月,调查机构突袭了与人权活动家曼德有关的多个场所,指控他未经政府批准就接受了外国捐款。曼德否认了这些指控。近几个月来,两名反对派的首席部长因腐败指控被判入狱,其他反对派政治领导人的住宅和办公室也遭到了突袭。

在对曼德进行突袭后的几天内,曼德表示他感到不安和孤立。他说他想知道:“印度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国家吗?我们失去了我们的世俗共和国吗?”他还表示,这次的选举结果再次坚定了他对印度民主的信心。

与此同时,威尔逊中心南亚研究所所长迈克尔·库格尔曼表示,莫迪重返总理办公室也将加剧美国和西方国家的难题。他说,困境在于“在印度滑向非自由主义的同时,如何平衡与印度接触(作为该地区制衡力量)的战略重要性的现实”。

“选举结果对(印度人民党和莫迪)来说是一个非常卑微的时刻”,库格尔曼表示,“莫迪将不再被视为不可战胜的,反对派也不再是毫无希望。如果印度人民党需要联合执政,它就需要降低一些期望和野心。”

目前,莫迪和印度人民党正在强调他们取得的成就的罕见性,因为他们正朝着组建印度下一届政府的方向迈进。莫迪将成为继该国首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之后第二位在连续第三次选举后重返权力宝座的印度领导人。但是莫迪及其印度内政部长阿米尔·沙阿(被广泛视为总理的副手)的前路可能充满坎坷。

“任何公众人物的退出都会影响其形象”,著名政治战略家和形象顾问迪利普·切里安表示,“而莫迪和沙阿的退出之路可能不会那么平静。”

哈什·曼德表示,“我们有希望夺回我们的国家。”然而,他又表示,如果印度人民党的批评者认为此次选举是解决近年来印度社会紧张局势的良药,那么他们就太天真了。“这次选举为莫迪批评者创造了空间,但不会解决印度社会仇恨的核心危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