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们从“不同寻常”的美国总统初选季内发现了什么?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现任总统乔·拜登在初选之前就被认为是各自党派提名的必定人选 (美联社)

在美国正常的总统选举年内,初选季有助于筛选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候选人,直至各方只剩一人。

但2024年的初选却有所不同。甚至在举行第一次州投票之前,结果就已经很明显了:现任总统乔·拜登将与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再次竞争。

爱荷华大学政治学教授蒂姆·哈格尔表示,“这个初选季特别不寻常。”

“部分原因是,似乎没有人怀疑谁将成为各自党派的最终候选人。”

总统初选季在本周二悄然落下帷幕,完成了最后4个对结果影响不大的州的投票:蒙大拿州、新泽西州、新墨西哥州和南达科他州,此外还有哥伦比亚特区。只有关岛和维尔京群岛将在稍后投票。

但是专家们表示,今年总统初选的最大收获并不是谁最终将获得各自党派的提名。而是每场州级投票都揭示了即将举行的竞选活动。

前总统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后的选举之夜集会上发表讲话 (美联社)

特朗普的“致命一击”

初选季于1月15日开始,爱荷华州举行了传统的全国首场共和党提名会议。

共和党候选人的范围最初很广。有十多位候选人发起了竞选,从迈阿密市长弗朗西斯·苏亚雷斯到特朗普的前副总统迈克·彭斯。

一些政治观察家早早就猜测,佛罗里达州州长、新晋保守派明星罗恩·德桑蒂斯可能会挑战特朗普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但是随着爱荷华州党团会议的临近,民意调查结果很明确:特朗普在所有挑战者中保持着看似不可逾越的领先优势。

例如,路透社/益普索在去年12月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有61%的共和党人支持特朗普。他的两大竞争对手——德桑蒂斯和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莉分别只获得了11%的支持率。

因此,甚至在第一次初选投票之前,这些共和党候选人们就开始退出竞选。爱荷华州党团会议结束后不久,候选人数量进一步减少,只剩下特朗普和黑莉在新罕布什尔州参加初选日程内的第二场竞选。

爱荷华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斯特芬·施密特认为,从中得到的结论就是,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削弱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地位。

毕竟,特朗普在初选期间就面临着4项刑事起诉。其中一项起诉导致了的审判已于上个月结束,法院陪审团宣布特朗普在向一位艳星支付“封口费”的案件中所涉及的34项重罪指控成立。

施密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们已经了解到,法庭案件、婚外性行为和‘贿赂’均无法动摇热情支持者对这位候选人的支持。”

不过,施密特补充称,像特朗普这样高调的候选人开玩笑称“要成为一名独裁者”——而这对其投票箱几乎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这种情况“非常奇怪”。

一些批评人士指出,黑莉挑战特朗普的尝试暴露了这位前总统在竞选连任上的弱点。例如,黑莉在两个温和派地区——哥伦比亚特区和佛蒙特州——击败了特朗普。

即使是在今年3月暂停竞选后,黑莉仍在从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吸引选票。她在印第安纳州的初选中获得了21%的选票,并在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获得了超过16%的选票。

今年11月的总统大选很可能会在几个关键的摇摆州内展开,这些为黑莉早已失败的竞选活动投下的“僵尸选票”,被广泛解读为对特朗普不满的信号。

尽管如此,在退出竞选几个月之后,黑莉在上个月宣布她也将投票给特朗普——这表明即使是前总统的共和党批评者也愿意支持他。

康奈尔大学政府学教授理查德·本塞尔表示,“共和党的初选活动告诉我们,唐纳德·特朗普对共和党的控制极为牢固。”

“共和党内没有人能够有效地站出来反对特朗普。拜登的支持者们,甚至连他最强大的对手——例如尼基·黑莉——最终也在追求个人野心的情况下选择了屈服。”

密歇根州沃伦的亲巴勒斯坦示威者抗议总统乔·拜登在今年2月份进行的访问 (美联社)

拜登“难以取代”

在民主党方面,抗议投票则更加突出。

现任总统拜登因以色列对加沙战争和移民等问题而遭到其党内的强烈反对。尤其是加沙战争促进了以初选季为中心的抗议运动的形成。

从今年2月份的密歇根州初选开始,组织者就敦促民主党选民在选票上勾选“不作承诺”的类别,而不是勾选支持拜登。

在密歇根州,“不作承诺”运动获得了近101000张选票以及总计117个党代表席位中的2个。在另一个关键的摇摆州威斯康星州,民主党初选中有超过47800名选民在投票中勾选了“不作指定”的类别。

批评人士警告称,在与特朗普的较量中,即使支持率略有下降也可能会对11月的大选产生严重影响。

但是抗议投票对初选结果的影响相对较小。

拜登被认为稳操胜券:在美国现代的初选制度中,从未发生任何现任总统失败的情况,美国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现任者未能获得其党派认可的情况。

康奈尔大学教授本塞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民主党初选再次表明,即使现任总统非常不受欢迎,他也很难被取代。”

本塞尔补充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民主党正走在一条正在下沉的船的甲板上。”

路透社/益普索在今年5月份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36%的美国人认可拜登的工作表现。

尽管如此,专家们表示,在这位现任总统寻求连任之际,没有任何可行的民主党候选人能够出来挑战他。

在初选开始之前,前环保活动家、阴谋论者小罗伯特·肯尼迪就退出了民主党竞选,转而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

这使得作家玛丽安·威廉姆森、众议员迪恩·菲利普斯等鲜为人知的竞争者在初选中与拜登竞争。

爱荷华大学教授哈格尔表示,“令人意外的是,没有一位被视为严肃候选人的民主党人愿意挑战拜登”,“也许民主党人似乎并不清楚他们会在2024年的大选中失败——因为他们相信能够击败特朗普。”

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最后一场州级初选已于6月初结束 (美联社)

只剩下“两位不受欢迎的年迈政客”

目前的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和特朗普在今年11月的选举中竞争激烈。两人都获得了初选季所需的代表人数,并成为了本党的总统候选人。

路透社/益普索的最新民意调查发现,如果在今天举行总统选举,两位候选人“在统计上势均力敌”。拜登略微领先,支持率为41%,而特朗普的支持率为39%。

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肯·科尔曼表示,初选结果强调,尽管人们对两位候选人不满,但他们都会继续留任。

科尔曼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尽管许多人希望情况并非如此,但是选民们了解到,这两位不受欢迎的年迈政客并不会到此为止,他们将在11月迎来一场影响深远的决战。”

“两人都顽强地保住了各自政党的领导地位,但都没有摆脱党内部分选民的分歧和缺乏热情的现实。”

德雷克大学政治学教授丹尼斯·戈德福德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初选中都“选出了一位无法激起党内多数热情的候选人”。

但他强调,初选对大选的预测性是有限的。参加初选和党团会议的选民人数可能相对较低。

戈德福德指出,“美国人经常谈论投票权,但我们并不是真的这么做。从全国范围来看,总统选举的投票率大概为60%,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大概为40%,初选的投票率大概为20%。”

他补充称,到目前为止,总统竞选中的许多投票趋势都保持一致。

“共和党人比民主党人更认真对待投票;老年人比年轻人更认真对待投票;党派人士比独立人士更认真对待投票”,戈尔德福德这样解释道。

但他补充称,传统投票集团可能会发生一些转变。“其中有趣的问题是,传统的民主党选民——黑种人和拉丁裔人口——是否真的转向了特朗普。”

最终,许多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的专家都表示,不同寻常的初选季是整场总统竞选将会不同寻常的征兆。

以前美国从未有任何前总统面临刑事指控——更不用说是在其总统选举周期内了。上一次由两名候选人重复进行总统选举的情况发生在1956年。

对于施密特而言,选举预测就像天气预报一样:“预测取决于事情的连续性和过去经验的一些重复。”

但今年呢?“这些我们都没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