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活动人士所说的“喀土穆屠杀”是什么?

苏丹民主抗议者要求过渡军事委员会将权力移交给平民,但他们在2019年6月3日遭到了军方的袭击

在苏丹内战陷入更深的动荡之际,活动人士缅怀那些2019年6月3日在喀土穆举行的民主抗议活动中丧生的朋友和亲人。

苏丹军方为驱散呼吁文官统治和民主的静坐示威者而进行了杀戮,这标志着苏丹在2019年4月推翻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之后的一个关键时刻。

在巴希尔被军事政变废黜之前,已经有持续数月的大规模平民抗议运动要求总统下台。在军事统治实施之后,这项运动仍在继续,并且最终导致了所谓的“喀土穆屠杀”。

从巴希尔手中接管政权的武装力量——苏丹军队以及准军事的快速支援部队,却已于2023年4月15日开始陷入内战,并且至今仍在交战。许多活动人士现在认为,6月3日的杀戮预示着一场即将到来的毁灭性战争。

以下是您可能想要了解的有关这场杀戮的意义的部分信息:

发生了什么?

这场屠杀发生在2019年伊斯兰教斋月的倒数第二天。尽管有传言称苏丹安全部队计划驱散抗议者,但是数千名抗议者仍然选择留下,并继续这场于4月初开始在喀土穆军事总部门前进行的静坐示威。

参加了抗议活动的、反对暴力侵害妇女的民主活动家苏里玛·沙菲克表示,静坐示威者认为“可能会发生一些负面的事情”,但实际发生的事件——包括杀戮、强奸和拘留许多人——都是意料之外的。

至少有120人被杀。数百人失踪。

沙菲克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某个时候,我认为我们不会成功,我们很快就会死去”,“我认为我们会像现场的其他人一样死去,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在受到全球谴责后,苏丹安全部队最初否认袭击了静坐示威者。他们还试图通过从当年6月10日开始实施互联网封锁并限制外国记者入境的措施,来限制任何信息的外泄。

苏丹军事当局最终承认他们下令疏散,但表示在此期间犯下了错误。

尽管发生了杀戮事件,抗议者们仍于当年6月30日发起了另一场游行,以促使国际社会向苏丹安全部队施压,并要求其在2019年8月与文职政客分享权力。

但是这项协议未能持续下去,过渡政府的半数文职席位于2021年10月被其军事伙伴推翻。

2019年6月3日,在苏丹军事总部外的静坐示威被迫驱散期间,至少有120人丧生

自战争开始以来,民主运动如何调整?

许多静坐参与者都是抵抗委员会的成员——这些社区团体在推翻巴希尔的统治和组织持续的民主抗议活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战争开始时,许多抵抗委员会成员设立了紧急响应室(ERRs)。这些新的委员会从流亡海外的苏丹人那里募集捐款,并承担起缓解内战带来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危机的任务。

紧急响应室的活动人士合作开设急救诊所,将平民从不安全地区运送出来,并开办了无数施食处来为饥饿的人们提供食物。

在发生激烈战斗的喀土穆,阿卜杜勒·卡杜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的紧急响应室帮助管理了附近的医院。此外,该紧急响应室还开放了一所小学校,为逃离附近地区激烈战斗的流离失所的平民提供庇护。

在2019年的杀戮中幸存下来的卡杜斯表示,紧急响应室在战争期间帮助平民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补充称,让紧急响应室在冲突中保持“中立”至关重要。

卡杜斯表示,“我们不站在任何一边,我们只是相信我们的人道主义工作和中立的对话。这就是我们从推翻巴希尔的革命中学到的。”

战争对民主活动人士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卡杜斯表示,在战争期间,交战双方都拘留、折磨并杀害了民主活动人士。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有酷刑和死亡威胁,有时还会发生一些妇女被强奸的情况。”

在部分地区,事实当局通过了法律,禁止紧急响应室或者抵抗委员会开展任何人道主义或政治活动。由于援助团体经常受到冲突各方的限制而无法接触有需要的平民,紧急响应室因此只能照顾到他们所在的社区。

卡拉克拉抵抗委员会发言人法特玛·努恩在1月份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们知道交战双方都将我们当作袭击目标。”

自2023年4月战争开始以来,战斗已蔓延至苏丹各地

喀土穆屠杀对战争有何影响?

长期以来,民主活动人士一直谴责战争双方缺乏责任感。

他们认为,有罪不罚使他们有胆量继续攻击和破坏苏丹民众对民主的渴望,以便他们自身能够保住权力与财富。

6月3日屠杀事件的幸存者对前文职-军事政府委派成立的法律委员会对暴力驱散静坐事件的随意调查感到特别沮丧。该委员会本应提出一份事实调查报告并提起刑事指控,但是这项调查在2021年的军事政变之后便被搁置。

一名因担心遭到报复而要求匿名的紧急响应室成员表示,“驱散静坐示威者的主要原因是为了阻止民主过渡和将权力移交给平民的进程。”

“驱散静坐示威者也是为了恐吓革命者……以使他们放弃革命目标。”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