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与特朗普正在为2024年总统辩论做准备:其中有哪些利害关系?

2020年10月,人们在旧金山的梅森堡中心观看总统辩论的现场直播 (美联社)

它以演员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一句名言开始。

“令我愉快吧”,美国总统乔·拜登在一段视频中这样说道,他在2024年总统大选前向他的共和党对手、前总统特朗普发起了两场辩论挑战。其中第一场辩论将于本周四播出。

拜登向长期吹嘘自身在辩论舞台上实力的特朗普发出了挑战,这是令后者难以拒绝的提议。特朗普很快便以自己的勇气回应道:“我准备好了去任何有你在的地方。”

双方的反复交锋结束了人们的猜测,即80多岁的拜登和70多岁的特朗普可能会放弃全国直播的辩论,转而选择更可控、更少好斗的场合来传播他们的竞选信息——例如集会。

密歇根大学辩论项目主任亚伦·卡尔表示,面对面的较量是一种具有高风险的政治算计。

但这也可能是双方在停滞不前的竞选中取得领先的关键所在——民意调查显示,目前特朗普和拜登势均力敌。即使是特朗普被历史性地刑事定罪也无助于扭转局势。

卡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两位候选人都认为,让对手长时间出现在公众面前是有利的,尤其是对于那些通常不会收看节目的选民来说。”

“但实际上,他们中只有一个人是对的。”

对峙的历史

这场辩论可能是2024年总统竞选的第一次辩论,但这将是特朗普和拜登第三次作为总统候选人的正面交锋——他们之前在2020年大选中就曾经交手。

卡尔指出,“自上次对峙以来,两人都没有进行过辩论,这有点独特。”他还指出,特朗普今年在初选前没有参加共和党辩论。

他还表示,“因此,他们两人都有些缺乏练习,自2020年秋季以来就没有辩论过,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正常的辩论风格。”

对于这两人来说,这个论坛带来的是好坏参半的结果。

在2016年,当特朗普首次成功竞选公职时,他喧闹、好斗和即兴的辩论风格帮助他在众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中声名鹊起。

他随后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进行的对决,获得了比之前或之后任何辩论都要高的收视率。它吸引了约8400万观众。

在2016年的辩论期间,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交锋 (美联社)

卡尔解释称,特朗普从真人秀明星时代就已经准备好上镜,他以充满侮辱、令人生畏的肢体语言展现自己,巩固了他的公众形象,并帮助建立了他的选民基础。在与希拉里·克林顿对峙的某一时刻,特朗普甚至在她讲话时以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她。

在竞选早期,拜登在拥挤的民主党初选辩论中经常未能脱颖而出。不过,专家们表示,在2008年与萨拉·佩林和2012年与保罗·瑞安的一对一副总统辩论中,他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凭借其平易近人的魅力,拜登在辩论舞台上扮演了直言不讳、好斗的攻击犬的角色,并与更优雅的巴拉克·奥巴马形成鲜明对比,而他将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

将时间快进到2020年9月——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终于与拜登开展对决。

活动很快就偏离了轨道,特朗普反复对拜登和“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大喊大叫。随着晚会的进行,华莱士扮演了恼怒的保姆角色。特朗普表现得好斗,而拜登则一头雾水。

“你能闭嘴吗,伙计?”拜登在这次活动中用最令人难忘的一句话向特朗普说道。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公司政治记者多梅尼科·蒙塔纳罗后来将当晚的状况描述为混乱,并写道,这可能是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辩论。

蒙塔纳罗写道:“如果说这本应该是一场拳击比赛,结果却变成了特朗普总统跳上绳索并拒绝下来,而裁判试图哄他下来,乔·拜登则站在拳击台中央,戴着手套而脸上满是困惑的表情。”

参加辩论的动机是什么?

但这第一场辩论很可能为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再次交锋埋下了种子。

卡尔表示,拜登可能希望辩论能展示特朗普集会上越来越激进的言论,这种言论在特朗普的集会上太常见了——但却可能不会被“温和派、独立人士和软支持者”所看到。

毕竟,特朗普在2020年的第一场辩论中拒绝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而是告诉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退后并待命”。

卡尔解释称,特朗普可能希望直播时间过长,因为拜登的高龄会让他不堪重负。

尽管辩论时间安排在6月下旬,非常不寻常,但收视率预计会很高。例如,当特朗普和拜登在2020年首次辩论时,他们吸引了7300万观众,创历史第三高。

“对于一般的、信息量较少的选民来说,他们直到临近选举才会收看,但他们可能会看到辩论”,卡尔表示,“因此,这些辩论是更多普通人(他们可能会投票,但可能并没有真正关注每日更新)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些候选人的难得机会之一。”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和时任美国总统的唐纳德·特朗普在2020年10月举行了第二场总统辩论 (美联社)

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2020年第一场辩论也给本周四辩论的形式蒙上了一层阴影——这场辩论将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举办。

当候选人不发言时,麦克风将会被静音。演播室甚至将没有观众。这两个因素被广泛认为对拜登有利。此次活动也将不受两党总统辩论委员会的监督,从而打破了美国持续30年的传统。

候选人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这次活动?

预计经济、通货膨胀和移民问题将在此次活动中占据重要地位,有关中国、乌克兰和以色列在加沙战争的外交政策问题亦是如此。

辩论主持人杰克·塔珀和达娜·巴什也预计将提出2020年总统大选的事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特朗普公开坚称那一届选举因选民欺诈而被“窃取”。

辩论的另一个可能话题是特朗普持续所处的法律困境。在不到一个月前,特朗普在纽约被判定犯有34项重罪,罪名是伪造商业文件以掩盖向成人电影明星斯托米·丹尼尔斯支付的“封口费”。

这一判决使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判有罪的总统——无论是前任总统还是现任总统。虽然拜登在谈到这场审判时非常谨慎——以避免显示任何参与其中的迹象,但是他的竞选团队本月发布了一则新广告,强调定罪正是特朗普性格的证据。

这则广告的画外音是,“这场选举是在一位只为自己而战的罪犯和一位为大家的家人而战的总统之间展开的。”

但是共和党战略家、“Touchdown Strategies”创始人詹姆斯·戴维斯认为,判决结果也可能为特朗普提供机会。

戴维斯指出,陪审团的决定对特朗普的选民基础影响不大,而共和党官员大多谴责这一判决是政治化的。

戴维斯补充称,这场辩论为特朗普提供了一个进一步阐述这一观点的舞台,特别是在包括年轻黑人男性在内的关键人群内。

特朗普的审判结果将如何影响美国大选? (通讯社)

他建议特朗普应尝试将他的定罪与《第一步法案》联系起来——这是特朗普在2018年签署的一项旨在缩短过长的联邦监禁刑期的法案。

戴维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可以说,‘我知道司法系统对所有人并不公平,而这就是我通过《第一步法案》的原因。多年来,司法系统一直不公平地对待少数族裔和黑人社区’。”

戴维斯补充道,“如果他能保持干净并以信息为中心,那么他就能做得很好”,“但是如果他似乎更倾向于特朗普的复仇之旅,那么这最终将证实拜登一直在针对他的一些论点。”

对于拜登而言,民主党战略家克里斯蒂安·拉莫斯表示,辩论提供了一个机会来消除人们对该国经济表现的负面看法,例如,拜登可以吹捧他签署的创造就业政策。

拉莫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机会,以讲述过去3年来发生的故事,讲述他做了些什么,以及他如何帮助了美国人民。”

他还指出,民意调查显示,在特朗普被定罪之后,一些独立选民逐渐远离特朗普。而这一群体可能是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

“对许多选民来说,这可能仍是一座遥不可及的桥梁”,拉莫斯在谈到特朗普被定罪的问题时这样说道,“所以,这是拜登向这些选民讲述这个故事并通过辩论接触他们的机会。”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