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主党的威胁让塞浦路斯措手不及,其中有何利害关系?

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告诉塞浦路斯,如果塞浦路斯帮助以色列,它将成为“战争的一部分”(半岛电视台)

分析人士表示,真主党威胁称如果塞浦路斯帮助以色列袭击黎巴嫩,将对其进行报复,这凸显了地中海岛国微妙的地缘政治地位。

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在 6 月 19 日的演讲中提到塞浦路斯,并表示,如果以色列使用塞浦路斯的机场和基地袭击黎巴嫩,塞浦路斯将被视为“战争的一部分”,这让塞浦路斯人大吃一惊。

他表示,“塞浦路斯政府应该小心谨慎。”

对许多人来说,这一声明令人震惊。

总统尼科斯·赫里斯托杜里迪斯在回应纳斯鲁拉的评论时告诉记者说:“塞浦路斯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军事冲突。”

“我不明白,”首都尼科西亚的律师安吉丽娜·普利亚卡表示,“我们没有参与,我们不支持以色列。”

塞浦路斯的立场

在以色列对加沙进行长达八个月的毁灭性战争期间,以色列和真主党之间的战争前景越来越近,因为黎巴嫩组织与以色列交火,试图将以色列的资源从加沙战役中转移出去。

真主党领导人在电视讲话中威胁以色列和塞浦路斯

分析人士早就警告说,以色列和真主党之间的全面战争将拖累该地区的国家和参与者。

然而,尽管自 10 月 7 日哈马斯袭击以色列以来,该地区的紧张局势不断加剧,但真主党并未直接威胁塞浦路斯,塞浦路斯与以色列关系密切,但也是向加沙运送援助物资的中转站。

纳斯鲁拉的威胁凸显了尼科西亚作为美国盟友和欧盟成员国的地位,该国位于真主党导弹的射程之内,而且该国许多人越来越担心绝望的人们从附近战区寻求避难而来。

奥斯陆和平研究所 (PRIO) 塞浦路斯中心主任哈里·齐米特拉斯(Harry Tzimitras )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真主党的威胁“向塞浦路斯人民发出了强烈的提醒,提醒他们这个国家位于何处,局势很容易被破坏。”

塞浦路斯——以其海滩而非战区而闻名——是欧盟最东部的国家,距离黎巴嫩海岸仅 160 公里(100 英里)。

2024 年 4 月 7 日,在尼科西亚举行的示威活动中,一名抗议者躺在地上默哀,以纪念以色列对加沙战争六个月(法新社)

近年来,尼科西亚一直试图利用这一地位充当欧盟进入中东的桥梁,与以色列和埃及建立密切联系,同时保持与伊朗的沟通渠道。

齐米特拉斯表示,“自 2010-11 年以来,塞浦路斯一直与以色列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特别是,内塔尼亚胡政府一直利用塞浦路斯成为政治、金融、能源和军事方面的亲密盟友,以及与欧盟关系中的友好国家。”

尽管有这些关系,塞浦路斯仍试图与加沙和以色列-黎巴嫩边境的冲突保持距离。

赫里斯托杜里迪斯还谈及人道主义走廊说:“我们的国家绝对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也不是问题的一部分。”

受到威胁的欧盟国家

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塞浦路斯和东地中海问题专家詹姆斯·克尔-林赛 (James Ker-Lindsay) 表示,塞浦路斯政府“措手不及”。

真主党警告称,如果以色列升级冲突,地中海将爆发战争

“最大的收获是,真主党正在对欧盟成员国发出威胁。欧洲将讨论如何应对,并呼吁伊朗降低威胁程度。”

纳斯鲁拉在 6 月 19 日的讲话中指出,以色列军队两年前在塞浦路斯进行了演习——模拟入侵黎巴嫩——因为该岛的丘陵地形与黎巴嫩南部相似。

在 2022 年演习后不久的一次讲话中,他没有提到这些演习。

英国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 (RUSI) 陆战高级研究员杰克·沃特林 (Jack Watling) 表示,真主党的威胁“可能”更多地与英国在塞浦路斯的基地有关。

塞浦路斯在 1960 年之前一直是英国的殖民地,当它赢得独立时,英国在那里保留了两个庞大的军事基地。

2006 年,在以色列与真主党的战争中,英国公民大批逃离黎巴嫩,这些基地发挥了重要作用。

英国空军使用其中一个基地——英国皇家空军阿克罗蒂里基地参与了 2003 年入侵伊拉克和 2011 年入侵利比亚的行动,以及 2014 年对伊拉克境内伊斯兰国 (ISIS) 的空袭。

2024 年 1 月 14 日,和平抗议者在利马索尔附近的阿克罗蒂里皇家空军基地前与站岗的警察对峙,他们抗议该基地被指用于为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提供物资,但英国否认了这一说法(法新社)

1 月,英国皇家空军利用该基地对也门胡塞武装发动袭击,试图阻止该组织袭击他们认为与以色列有关的船只。

调查媒体 Declassified UK 在 5 月报道称,自 10 月开始轰炸加沙以来,英国军方已向以色列派出了 60 架飞机,大部分来自阿克罗蒂里。

伦敦国防部拒绝透露这些航班搭载了什么。

调查媒体 Declassified UK还表示,美国秘密使用该基地向以色列运送武器。

英国政府还拒绝透露其塞浦路斯基地是否被用于协助轰炸加沙,或者以色列战斗机是否已降落在那里。

然而,沃特林表示,对真主党来说,英国的基地是来自塞浦路斯的最重大战略威胁。

他表示,“我认为(纳斯鲁拉的声明)是真主党试图鼓励英国和美国向以色列施压,不要升级局势。”

“鉴于真主党拥有弹道导弹,这是一个合理的威胁。”

难民问题

这并不是塞浦路斯面临的唯一地缘政治难题。

2020 年 1 月 14 日,叙利亚难民乘坐塞浦路斯海岸警卫队的船只抵达普罗塔拉斯地区(路透)

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塞浦路斯放弃了与俄罗斯的传统友好关系,坚定地与西方站在一起。

然而,这种转变可能付出了代价——军事升级并不是真主党威胁塞浦路斯的唯一途径。

距离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仅几个小时的船程,该岛的避难寻求者与人口比例在欧盟中最高。

5 月,纳斯鲁拉呼吁黎巴嫩政府“开放海洋”,以便叙利亚人能够前往塞浦路斯。

齐米特拉斯表示,“如果黎巴嫩局势恶化,塞浦路斯一直在为可能出现的黎巴嫩移民潮做准备,它之前已经两次经历了来自黎巴嫩的大规模移民。”

“如果像现在岛上移民的情况一样,塞浦路斯要接纳更多的人,那将是非常紧迫的。”

尼科西亚的律师尼科莱塔·乔治亚杜 (Nicoletta Georgiadou) 同意塞浦路斯人更担心难民潮的到来,而不是针对他们岛屿的军事升级。

她表示,“如果这种威胁成为现实,那不会是通过战争,而是会将叙利亚和黎巴嫩难民塞进塞浦路斯。”

塞浦路斯总统访问黎巴嫩:领导人讨论创纪录的难民涌入问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