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世界无法承受黎巴嫩变成另一个加沙”

真主党武装人员参加在与以色列北部接壤的阿拉姆塔地区举行的军事演习 (法国媒体)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以色列军队与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人员之间不断升级的口水战和致命的边境冲突日益表示担忧。

他在本周五表示,联合国维和人员正在努力平息局势,以防止出现“误判”。此前,双方都强化了措辞,并且提出了爆发全面冲突的可能性。

古特雷斯告诉记者,“一次鲁莽的举动——一次误判——就可能引发一场远远超出边界的灾难,坦率地说,这场灾难将超乎想象”,“让我们明确一点:该地区人民和世界人民不能让黎巴嫩成为另一个加沙。”

长期以来,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联黎部队)以及非武装的技术团队“停战监督组织”(UNTSO)一直驻扎在黎巴嫩南部地区,以监测黎巴嫩和以色列分界线(被称为“蓝线”)沿线的敌对行动。

古特雷斯指出,“联合国维和人员正在实地努力缓和紧张局势并帮助防止发生误判”,“世界必须大声而明确地表态:立即降级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没有军事解决方案。”

自以色列在去年10月对加沙发动战争以来,真主党一直在向以色列方向发射火箭弹和无人机,以色列则以致命的空袭和重炮予以回击。导致两国边境地区数百人丧生、数万人流离失所。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国防部长加兰特此前曾承诺“要将贝鲁特变成加沙”。本周,黎巴嫩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警告称,如果以色列对黎巴嫩发动大规模袭击,那么真主党将会“不加克制、不守规矩”。

联合国秘书长发出警告:黎巴嫩绝不能成为另一个加沙

“以色列人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双方是否是在加大威胁以实现威慑,或者他们是否真的处于全面战争的边缘。关于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一位专家表示,将巴勒斯坦武装团体与黎巴嫩真主党进行比较是不准确的。

卡塔尔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哈桑·巴拉里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与哈马斯的武装派别卡桑旅相比,真主党训练有素、组织严密,并且拥有更为致命的武器。因此,我认为以色列人将为他们本可避免的事情付出巨大的代价。”

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官员奥尔纳·米兹拉希表示,这些选择对国家来说都不是好事。

她还指出,“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以色列在这次袭击中会遭受多大的损失?我认为,政府中的大多数人并不真正想要被卷入战争,但我们却有可能被卷入战争。”

在黎巴嫩,纳斯鲁拉的言论让许多人开始为更广泛的战争做好准备。但是一些外交官和分析人士表示,他的威胁是为了与以色列不断升级的言论相抗衡。

尼科西亚大学历史和国际关系教授休伯特·福斯特曼表示,“在我看到,现在的言论是威慑战略的一部分。”

福斯特曼补充称,“以色列升级与真主党之间的对抗并爆发全面战争的风险很高,但我认为真主党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情况”,他还表示,真主党正在展示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它“可以做些什么”。

真主党表示,它并不寻求更广泛的冲突,尽管它已经稳步使用更强大的武器。

虽然以色列拥有中东最强大的军队,但真主党拥有数千名战士,其中许多人有叙利亚内战的经验,以及数万枚能够打击以色列各个城市的导弹。

它还拥有一支庞大的无人机舰队,其中一架似乎本周在港口城市海法上空进行了长时间飞行,从而突显了它对包括电力系统在内的以色列关键经济基础设施的潜在威胁。

真主党-以色列:无人机拍摄以色列境内画面

“以色列防空的任务艰巨”

人们担心,更广泛的升级可能会压垮以色列的铁穹导弹防御系统——该系统迄今为止拦截了真主党发射的数百枚导弹中的绝大部分。

华盛顿特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分析师塞思·琼斯表示,“给我的感觉是,真主党认为它对以色列人存在一定的影响力,因为不断升级的战争——可能对黎巴嫩和叙利亚造成巨大的破坏——将会在以色列境内制造恐怖。”

“以色列防空系统要对抗来自北方的大量火箭弹,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也将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以色列过去在黎巴嫩有过惨痛的经历。在1982年以色列军队入侵黎巴嫩之后,在一场见证真主党诞生的战争之后,他们被困在缓冲区内近20年。在2006年又发生了持续34天的第二次战争,双方血流成河。

但是,内塔尼亚胡所面临的政治压力不断增加,在冲突开始8个多月后,尚无迹象表明生活何时才能恢复正常。

数十个以色列城镇内空无一人,约6万人被疏散到临时住所,街道空荡荡的,偶尔有几栋建筑物被火箭弹炸伤。另一方面,约9万人逃离了黎巴嫩南部地区。

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萨里特·泽哈维目前经营着一家专门研究以色列北部边境事务的智库。他表示,当以色列在去年10月7日遭受创伤之后,很少有人愿意返回家园,而真主党仍然盘踞在边境地区。

泽哈维表示,“17年来,我们一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应对威胁,现在,应对这一威胁将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以色列对加沙战争
真主党的导弹和火箭弹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