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发生”:关塔那摩受害者声称以色列使用了“美国式”酷刑

2024年5月30日,在约旦河西岸纳布卢斯举行的支持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内的巴勒斯坦人的抗议活动中,一名巴勒斯坦妇女举着一张海报,上面描绘了自去年10月7日以来被以色列军队围捕的一些巴勒斯坦被拘留者 (盖帝图像)

当关塔那摩前囚犯阿萨杜拉·哈龙看到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内的巴勒斯坦人的照片时,他在美国拘留中心内遭受虐待和折磨的记忆瞬间如潮水般涌来。

他说,“这是最恶劣的压迫形式”,“当你被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时,你无法以任何方式为自己辩护。毫无疑问,这是同样的过程;他们以同样的方式折磨人们。我认为美国人制造了这一切,以色列人正在重复实施。”

哈龙在2021年赢得了针对美国政府非法监禁的诉讼,他在2007年被捕后被关押在古巴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监狱内长达16年,且未经指控。他说,毫无疑问,现在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内的巴勒斯坦人正在遭受与他类似的经历。

“就像我被捕的头几天一样,我被打得站不起来;我不能坐下,或者如果我坐着被打,我就站起不来。还有失眠,我被殴打了好几天。很多囚犯被狗咬伤。我们得到的医疗服务很少。”

“身体折磨确实很糟糕,但最糟糕的是不同形式的精神折磨。我认为巴勒斯坦、关塔那摩、巴格拉姆和阿布格莱布囚犯所遭受的折磨并没有太大区别。”

被狗袭击并被剥夺水源

据加沙被拘留者和前被拘留者事务委员会称,自去年10月以色列对加沙发动致命战争以来,已有54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监狱中被杀害。联合国巴勒斯坦人权办公室表示,几个月来,它一直收到多起关于大规模拘留、虐待囚犯和巴勒斯坦人被迫失踪的报告,而获释的巴勒斯坦人向援助机构提供了令人痛心的证词,或是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这些证词。

今年4月底,以色列《国土报》公布了未经审判就被监禁的巴勒斯坦囚犯遭受虐待的细节。

其报道包括经常殴打、囚犯被狗袭击、被迫亲吻以色列国旗、被迫咒骂先知穆罕默德、被剥夺水源(包括10名囚犯共用的牢房中的厕所的水源)、断电、食物不足和被剥光衣服。

一名囚犯的叙述写道:“一名警卫开始将胡萝卜塞入AH和其他囚犯的肛门。”

2024年6月20日,一名巴勒斯坦被拘留者被以色列军队释放到加沙后展示其手部受伤情况。这名男子是在以色列袭击加沙地带期间被拘留的

以色列监狱中发生的许多虐待行为都被士兵拍摄下来。这与美国拘留中心对伊拉克和阿富汗囚犯的待遇有着强烈的相似之处,例如臭名昭​​著的阿布格莱布监狱——2003年,美国士兵在那里拍摄了他们强迫囚犯摆出羞辱姿势的照片。

以色列反酷刑公共委员会 (PCATI)和其他人权组织呼吁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采取紧急行动,以终止“以色列监狱和拘留设施内针对巴勒斯坦囚犯和被拘留者的系统性虐待和酷刑”。

阿达拉、哈莫克德向以色列人权医生和以色列反酷刑公共委员会提交的这份文件描述了一种“残酷的升级”,其特点是自去年10月战争开始以来,在7个不同的监狱和拘留设施内对被关押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实施了系统性的暴力、酷刑与虐待。

律师和活动人士表示,以色列给巴勒斯坦囚犯的对待具有“美国式”虐待和酷刑的全部特征。

人权律师克莱夫·斯塔福德·史密斯表示,“遗憾的是,在过去20年里,美国在如何对待囚犯的问题上给全世界带来了非常糟糕的示范”。需要指出的是,克莱夫·斯塔福德·史密斯是20多年前第一批获准接触关塔那摩湾囚犯的律师之一,他曾代理过包括哈龙在内的诉讼者,而这些诉讼者最终都从监狱中获得了自由。

“无论是ISIS模仿橙色制服,还是包括以色列在内的其他国家(根据联合国的说法)使用的虐待性审讯方法,所有这些都可以追溯到关塔那摩和其他美国秘密监狱的肮脏例子”,斯塔福德·史密斯这样说道,“美国早就应该承认我们可怕的错误,并再次坚持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应以文明的方式行事。”

未经指控就被关押

在9500名政治犯中,有3500名巴勒斯坦人未经指控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内。虽然在去年10月加沙战争爆发之前,已有数千人被关押,但此后又有更多人被逮捕或重新逮捕。

未经指控而被拘留的人可能会被以色列军方无限期拘留,而且拘留期限可以延长,而拘留理由是一些“秘密证据”——无论是被拘留者还是他们的律师都不得查看这些证据。活动人士和人权律师认为,这些人的处境相当于人质,他们根本无法寻求任何法律援助。

其他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遭受过美国领导的部队的类似拘留、酷刑和虐待的人,也认同他们的观点。

前关塔那摩囚犯莫阿扎姆·贝格也曾被关押在阿富汗臭名昭著的巴格拉姆监狱。他认为,以色列军队对巴勒斯坦囚犯使用的虐待和酷刑手段与他在美国拘留中心内所经历的情况类似

莫阿扎姆·贝格是一名人权倡导者,他在未经指控的情况下在关塔那摩监狱内被关押了3年。他还将其与以色列人所谓的行政拘留相提并论——在行政拘留的状态下,巴勒斯坦人将被围捕并被剥夺合法权利。

贝格表示,“加沙和关塔那摩与反恐战争之间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从对待囚犯的方式上来看,从剥光囚犯的衣服到虐待他们,再到滥用宗教和种族属性,这绝对是相似之处。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贝格指出,20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先是在阿富汗巴格拉姆监狱,然后是在关塔那摩——现在仍在发生。“我曾多次回到阿富汗。我被带回巴格拉姆拘留所,在那里,我被剥光衣服、被殴打。我与其他囚犯被绑在一起。我还目睹了其他囚犯受到的虐待。我目睹了美国士兵对其他囚犯的杀害。”

“那些美国士兵继续在这里做他们所做的事情,几乎是阿布格莱布监狱(臭名昭著的伊拉克监狱——美国士兵于2003年和2004年期间在那里虐待被拘留者)教科书式的复制品,就像我们在关塔那摩监狱内所遭遇的一样。再一次,被剥光衣服,受到残忍、不人道且有辱人格的对待。”

人权组织要求立即对此开展国际调查,以追究在以色列监狱中针对巴勒斯坦囚犯实施酷刑和虐待的肇事者的责任。

人权组织欧洲-地中海监测组织记录了前巴勒斯坦囚犯的证词,该组织表示:“收集到的信息得出的结论是,以色列军队经常广泛犯下任意逮捕、强迫失踪、故意杀人、酷刑、不人道对待、性暴力和拒绝公正审判等罪行。”

“被拘留者还被剥夺了获得食物和医疗服务的权利,包括关键的救命医疗,被吐口水和被浇尿液,还遭受了其他残忍和有辱人格的行为及心理虐待,包括强奸与死亡威胁、侮辱以及其他形式的性暴力。”

尽管人权组织和律师纷纷呼吁伸张正义,但贝格表示,他对近期情况的改变并不乐观。“没有任何希望。我在国际法和联合国决议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其中许多规定都被违反了。”

“同样是在我们声称人权法和国际法全面适用之际,以色列犯下了这些种族灭绝、种族清洗、袭击儿童的罪行。”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