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经济、战争:英国大选的核心问题

预计英国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左)将在7月4日的选举中击败现任首相里希·苏纳克 (路透社)

在英国各地,创纪录数量的候选人(超过4000人)正要参加今年7月4日的大选。

民意调查显示,在保守党的五位领导人(包括现任首相里希·苏纳克和现任外交大臣戴维·卡梅伦)历时十多年的统治之后,此次投票的结果将导致工党占据优势。

但是,随着民粹主义者奈杰尔·法拉奇领导的极右翼“改革党”似乎有望改善其在2019年大选中的表现——当时该党被称为“脱欧党”,一种分裂的氛围似乎正在该国加剧。

经济停滞、住房危机、生活成本、移民和外交政策问题,都是议程上的重中之重。

展望未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未来的任何政府都将继承一个面临诸多重大挑战的国家。

让我们分析其中的一些关键问题

英国工党在加沙问题上的立场可能会使面临失去选举多数的可能性

经济问题:“基本上所有人都在缓慢增长”

根据财政经济学研究所发布的数据,过去15年是英国数代人以来收入增长最慢的时期。

财政经济学研究所副主任汤姆·沃特斯在今年5月底表示,“基本上每个人的增长都很缓慢,无论是富人、穷人、老年人还是年轻人。这就意味着,即使收入不平等一直保持稳定,减少绝对贫困的进展也将非常缓慢。”

近年来,随着物价上涨和工资停滞不前,英国人一直在应对生活成本危机。

保守党和工党制定了不同的路线来修复国内经济。

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宣布了改革国民健康服务、住房建设系统、能源部门以及其他关键行业的计划。他所在的政党还承诺增加74亿英镑(约合94亿美元)的税收以投资这些领域。

保守党承诺每年减税170亿英镑(约合216亿美元),包括将国民保险缴费的主要税率降低2个百分点,而这是对工资征收的强制性税费。

住房危机:“紧缩措施使其情况更加恶化”

多年来,房价上涨、租金上涨和缺乏负担得起的新建房屋,一直是导致该国住房危机的根源。

据地方政府协会称,在截至2023年3月的10年内,由于社会住房短缺而导致的临时住宿数量增加了89%。

当保守党-自由民主党联盟在2010年上台之后,地方委员会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以通过旨在减少政府预算赤字而采取的紧缩措施来支持公众压力。

剑桥大学经济地理学教授米娅·格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英国正陷入“经济适用房危机”。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非常复杂,但是紧缩措施——尤其是地方政府的预算,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我们知道,在2020至2021年期间,住房和社区部为社区(包括新住房支持)预算的实际金额仅为2009至2010年期间预算的52%。

“这些数字令人震惊。我们都应该感到震惊。”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保守党承诺,如果他们赢得大选,那么他们将建造16 万套新房。

工党官员表示,他们将恢复在2023年被取消的地方住房建设目标,其目的是在未来几年内建造150万套新住房。

2024年6月18日,英国首相里希·苏纳克在北德文郡竞选期间与渔民交谈

健康问题:候诊名单创历史新高

调查机构YouGov在英国大选前进行了民意调查,在其“最重要问题”追踪器中,健康问题仅次于生活成本问题——有34%的受访者列出了该问题。

今年4月,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治疗候诊名单上的官方人数为760万,仅略低于去年9月创纪录的780万人。

与此同时,在英国医院的急诊科等待超过4小时才能看医生的人数比例——这也是衡量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关键指标,在保守党执政的14年内稳步上升。虽然在2011年初这一比例约为6%,但在2022年12月,这一比例超过了50%,直到现在才回落至42%左右。

保守党在大选宣言中承诺增加该医疗服务体系的预算,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太少了,也太晚了。

最受欢迎的工党承诺通过每周增加40000个健康预约和将癌症扫描仪数量增加一倍的方法,来减少该医疗服务体系的等待时间和缩短癌症治疗的等待时间。根据今年3月份公布的议会数据,政府为癌症治疗等待时间设定的62天的标准,近年来一直未能得到满足。

自由民主党希望增加医生数量并提高护理人员的工资,而奈杰尔·法拉奇领导的改革党则承诺削减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一线工作人员及社会护理人员的税收,并为私人医疗保健提供税收减免。

移民问题:一个热门的选举问题

“YouGov”最近为“天空新闻”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近43%的英国人认为移民对社会产生了负面影响,另有35%的人认为移民对社会的影响是正面的。

保守党一再承诺要打击通过非正规途径入境的人数,例如那些乘坐小船从法国穿越英吉利海峡的人员。该党在本周三遭受了打击——官方数据显示有882人以这种方式抵达英国,这也是自2022年底以来最高的每日偷渡人数。

苏纳克政府支持一项极具争议的计划——将无证人员驱逐至卢旺达,并在那里处理他们寻求庇护的申请。但是该国法院曾多次阻止该协议,并判处该计划非法。

自宣布该计划以来的两年内,还没有任何一架这类航班飞往卢旺达。苏纳克表示,如果他赢得大选,第一架航班最早将于7月24日起飞。

工党表示,如果获胜,卢旺达计划将被废除。与此同时,工党承诺削减净移民人数,但却没有详细说明将如何削减。

右翼候选人法拉奇呼吁对移民采取严厉的政策,并将许多社会问题归咎于移民。

法拉奇本周四在X网站上发帖称:“移民才是住房危机的真正原因!”

移民作为竞选议题与英国的脱欧决定密不可分。

据法拉奇等人的支持者称,自英国脱欧以来,其净移民水平就一直居高不下。

根据移民观察站的评估,该国2023年的净移民人数达到了685000人。这主要来自逃离俄乌战争以寻求庇护的乌克兰人,而不是前往英国工作和学习的欧盟公民。

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在英国威尔特郡的一场竞选活动中与超市的工作人员交谈

乌克兰问题:英国的新任领导人会采取“不惜一切代价”的立场吗?

在俄罗斯于2022年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后,英国承诺坚定不移地支持乌克兰,苏纳克还将西方与基辅之间的纽带称为“牢不可破的联盟”。

在最近于意大利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苏纳克告诉其他与会领导人,英国将“不惜一切代价”以支持乌克兰。

他还敦促七国集团领导人采取“果断”立场,并“在这一关键时刻结束普京的非法战争”。

迄今为止,英国已经承诺为乌克兰提供125亿英镑(约合159亿美元)的支持,其中包括76亿英镑(约合96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英国是与美国和德国并列的乌克兰主要捐助国之一。

工党一直坚称其对乌克兰的支持是“坚定的”。

该党表示将与基辅政府合作,“在外交上孤立俄罗斯并促进乌克兰的工业生产”。

该党在其宣言中表示,“我们还将努力为乌克兰加入北约开辟一条清晰的道路。”

加沙问题:要求立即停火的呼声中的“愤怒”

对于过去8个月一直为加沙和平而举行抗议的数千名英国人来说,7月4日的选举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发出声音的机会。

今年5月,由巴勒斯坦医疗援助组织和阿拉伯-英国互谅委员会委托进行的一项“YouGov”民意调查发现,超过70%的英国人希望加沙立即停火。

以色列对加沙最致命的战争已造成近400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在去年10月7日,统治加沙的哈马斯主导了针对以色列南部的入侵行动,并造成1139人死亡、近250人被绑架,从而历史性地升级了巴以冲突。

根据民意调查,在希望停火的人中,67%是保守党选民,86%是工党选民。

但两个党派都没有大声呼吁加沙立即停火。

预计一些传统上会投票给工党的亲巴勒斯坦选民将会放弃该党。但这一举措可能产生的影响尚不清楚。一些专家表示,在工党支持率普遍上升的情况下,这一影响将是非常有限的。

对于在伯明翰塞利奥克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的巴勒斯坦裔英国教授卡马尔·哈瓦什来说,他决定离开工党是因为斯塔默表示以色列有权在去年10月7日之后切断加沙的水电供应。

斯塔默后来改口称,他的意思是以色列有权自卫,但是有许多穆斯林选民反对他的言论。

现在,工党已经承诺,承认巴勒斯坦国将是和平进程的一部分,“这将导致两国方案,即一个安全可靠的以色列和一个可行且拥有主权的巴勒斯坦国的并立”。

伊玛目塔希尔·塔拉蒂在最近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所在的社区内的大多数人“断然表示不会在本届选举中投票给工党”。

他还表示,“斯塔默需要在种族灭绝发生时为此大声疾呼。”

他在回顾亲巴勒斯坦运动时补充道,“人们对此的直接反应是愤怒,正如你每周看到的、走上伦敦街头的数十万人那样。另一个反应则是,让我们退一步看看社区能做些什么,以确保穆斯林社区的声音在英国政府最高层得到体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