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与西方核升级并走向深渊边缘

俄罗斯寻求突出其拥有的核力量以提升其国际地位(欧洲通讯社)

在乌克兰战争对俄罗斯国际地位及其经济、军事和安全状况造成影响背景下,俄罗斯与西方阵营之间持续冲突中使用核威胁的情况正在显着升级,这促使其强调自己拥有的核力量筹码,向西方保证,它不会接受任何在这场对抗中失败的局面。

莫斯科已表示愿意改变其军事学说,以放宽对使用核武器的限制,事实上,其威胁使用核武器的官方声明有所增加。

俄罗斯还进行了模拟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演习,增加了武器的战备状态,同时将军事行动范围扩大到美国东海岸附近的古巴。

斯德哥尔摩研究所报告

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发布的年度报告警告称,今年全球核武器扩散加剧,这引发了人们对此次升级的结果及其对国际稳定与安全的影响的担忧和疑问。

2024年6月17日发布的报告指出,这一长达六十年的核军控项目面临终止的风险,美俄两大主要方实施进度均已放缓。

两国拥有世界上约 90% 的核武器,而双方都降低了核力量的透明度,据估计,与 2023 年 1 月的情况相比,俄罗斯已额外部署了约 36 枚核弹头,除此之外,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莫斯科在白俄罗斯领土上部署了核武器。

研究所所长丹·史密斯表示,“虽然随着冷战时期武器的逐步拆除,世界核弹头总数继续下降,但不幸的是,我们仍然看到可使用核弹头的数量逐年增加,这种趋势似乎可能会在未来几年持续下去,甚至可能会加速,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报告称,2023年核军控与裁军外交遭遇重大挫折,2023年2月,俄罗斯宣布将暂停参加最后一项核军控条约《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作为回报,美国还暂停了条约要求其公布的数据的交换和公布。

2023年11月,俄罗斯因与美国“失衡”而撤回了对《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批准。自1996年该条约开放签署以来,美国一直放弃批准该条约。

斯德哥尔摩研究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项目主任威尔弗雷德·万评论道,“自冷战以来,我们还没有看到核武器在国际关系中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很难相信,距离五个主要核武国家领导人确认核战争不可能获胜、永远不能爆发核战争,仅仅过了两年时间。”

俄罗斯承诺发展“核三位一体”并保持战备状态

武力展示

2024 年 6 月 12 日,一艘俄罗斯核动力潜艇和一批随行军舰抵达古巴哈瓦那湾,距离美国东海岸不到 100 英里,这是一次罕见的武力展示,华盛顿对此做出了回应,即向关塔那摩湾派遣了一艘核潜艇。

尽管古巴确认两艘潜艇没有配备核武器,而且俄罗斯舰队的访问为期五天,但这一事件让人想起苏联与西方阵营之间的冷战气氛,当时,1962年苏联在古巴部署核导弹,使世界处于核战争的边缘,这种冷战气氛达到了顶峰。

与此相关的是,2024年5月21日,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附近举行了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演习。这些炸弹的爆炸容量为360吨,相当于投在日本广岛市的炸弹容量的30倍。

随后,莫斯科于 2024 年 6 月 12 日在北约成员国挪威、芬兰、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边境附近举行了类似演习。

这些演习之前,西方官员发表声明表明,他们将允许乌克兰使用西方武器深入俄罗斯领土发动袭击。

莫斯科举行反纳粹德国胜利日阅兵式

相互威胁

在这些演习之前,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威胁称,如果他们允许乌克兰使用西方远程武器对俄罗斯深处发动打击,他将在美国及其欧洲盟友的近距离范围内部署“常规导弹”。

普京表示,“如果西方认为俄罗斯永远不会使用核武器,那就错了,”并警告说,“克里姆林宫的核学说不应被低估”。

当被问及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呼吁允许乌克兰使用西方武器攻击俄罗斯领土的声明时,普京警告说,允许基辅使用更强大的武器打击俄罗斯是危险的升级,将西方拖向与俄罗斯的战争。

在回答有关核战争风险的问题时,普京表示,俄罗斯核理论允许使用此类武器。

俄罗斯 2020 年发布的核理论规定了俄罗斯总统考虑使用核武器的条件,“当国家的存在受到威胁时”,这种武器将用于应对使用核武器或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攻击,或对俄罗斯使用常规武器的攻击。

国际地位

俄罗斯的言论和行为凸显了核武器是其正在努力恢复的国际地位支柱之一的观点,这是克里姆林宫2023年3月31日发布的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文件中所表明的内容。

文件规定,俄罗斯在世界上的地位取决于其在各领域的重要资源、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对主要政府间组织和议会的参与以​​及作为两个最大核国家之一的地位。

该文件还提到了其他决定因素,包括俄罗斯对二战胜利的贡献及其在塑造当代国际关系体系和消除全球殖民主义体系方面的积极作用,“这使其成为全球发展的主权中心之一,履行着历史上独特的使命,旨在维持全球力量平衡和建立多极国际体系。”

自2000年普京登上权力金字塔顶端以来,致力于改变国际体系的形态一直是俄罗斯外交政策的重点。

加强美韩核威慑……会危害世界和平吗?

深渊迫在眉睫

另一方面,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北约不断加大核准备力度。正如北约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 2022 年 3 月 24 日举行的特别峰会上确认的那样,北约“将显着加强其长期威慑和防御态势,并发展维持威慑和防御可信度所需的全方位部队和能力。”

领导人还承诺加强应对化学、生物、放射性和核威胁的准备。

在 2023 年 7 月 12 日举行的北约成员国元首维尔纽斯峰会上,盟国重申,北约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核威慑任务的可信性、有效性、安全性和安保性。

这包括继续实现联盟核能力现代化规划,以提高联盟核力量的灵活性和适应性,同时始终行使强有力的政治控制。

这一警报描绘了几十年来前所未有的核紧张局势,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丹·史密斯在该研究所的年度报告中警告称:“我们现在正处于人类历史上最危险的时期之一,不稳定的根源有很多:政治竞争、经济不平等、环境动荡以及日益加剧的军备竞赛。深渊迫在眉睫,现在是大国退后一步的时候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