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大选让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对以色列的立场备受关注

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国际劳动节当天上午在墨西哥城国家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盖帝图像)

这是一个总统的言论与政府的行动似乎不一致的案例。

周二,国际法院宣布墨西哥已请求加入南非指控以色列政府对加沙巴勒斯坦人民实施种族灭绝的案件。

但第二天,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拒绝将以色列的行为定义为种族灭绝。

他在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不想陷入这种不但不能解决冲突反而会使冲突加剧的定义。”

这是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对以色列及其加沙战争采取模棱两可、有些矛盾的立场的最新证据,这场战争已接近八个月。

近几个月来,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及其执政遗产一直受到密切关注,因为他的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党(Morena)——正在为关键的全国选举做准备。

本周日,墨西哥将举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选举,国会每个席位和总统职位都岌岌可危。这次投票被视为对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即将离任的政府的一次公投,该政府在执政六年期间享有很高的人气。

但批评人士质疑他的外交政策将留下什么遗产——以及他可能的继任者、国家复兴运动党候选人克劳迪娅·辛鲍姆是否会继续他对以色列的矛盾关系。

2019年7月1日,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右)和市长克劳迪娅·辛鲍姆在墨西哥城宪法广场的集会上向支持者致意 (美联社)

逆“粉红浪潮”而上

左翼派的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2018年的不满浪潮中当选。

选民以压倒性优势否决了执政的革命制度党,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和他的国家复兴运动党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

他的当选预示着拉丁美洲左翼领导人将迎来同样历史性的胜利。

随后几年,智利选举了进步派加布里埃尔·博里奇,这是该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与此同时,在哥伦比亚,古斯塔沃·佩特罗成为第一位赢得现代总统职位的左翼领导人。

2021年12月16日,智利总统候选人加布里埃尔·博里奇在智利圣地亚哥的闭幕竞选集会上发表讲话 (路透)

在巴西,著名左翼领导人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在时隔十多年之后,获得了第三个任期。

批评人士将这次选举称为新的“粉红浪潮”,迎来了一代志同道合的领导人。但在以色列问题上,墨西哥的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打破了常规。

10月7日战争爆发后,许多所谓的“粉红浪潮”人士对加沙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表示抗议。

博里奇谴责以色列的军事进攻“不合时宜”。其他人则走得更远:卢拉周三召回了巴西驻以色列大使,佩特罗则在5月彻底断绝了外交关系。

然而,他们的墨西哥盟友并没有效仿,也没有大声批评。

观察人士表示,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反而寻求达成中间立场,这一立场未能让以色列官员和巴勒斯坦权利支持者感到满意。

例如,10月9日,墨西哥总统表示支持以色列,但拒绝容忍加沙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为。

他说道,“我们尊重以色列政府,更尊重以色列人民。墨西哥不想发生战争。我们是和平主义者,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失去生命,无论是以色列人还是巴勒斯坦人。”

这种含糊其辞引起了以色列驻墨西哥大使艾纳特·克兰兹·内格尔(Einat Kranz Neiger)的强烈反应,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驳道:“不站队就是支持恐怖主义。”

洛佩斯·奥夫拉多尔也面临来自亲巴勒斯坦支持者的压力。不过,几周后,他加倍努力,排除了采取坚定立场的任何可能性。

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11月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我们——我想非常清楚地说——不会破坏与以色列的关系,也不会采取超出和平呼吁的立场。”

回应根源于矛盾

特莫里斯·格雷科(Témoris Grecko)是一名报道加沙战争的记者,他曾在墨西哥报纸Milenio和其他出版物上报道中东问题长达二十年。

他也注意到,通常直言不讳的洛佩斯·奥夫拉多尔的反应更为温和。他谈到政府的回应时说道,“节奏真的很慢。”

哈马斯袭击以色列南部这次袭击造成约1139人死亡,近250人被俘,数周后,格雷科一直在约旦河西岸实地报道冲突。

然而,以色列长达数月的反攻已导致加沙地区36000多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其中近一半是儿童。人权专家对“种族灭绝风险”和“全面饥荒”表示担忧。

格雷科认为,墨西哥不愿与其他左翼政府一起谴责以色列,这暗示了两国之间军事和商业合同的重要性。

格雷科表示,“墨西哥的公开立场一直是支持巴勒斯坦的,但这里有一个矛盾”,他指的是墨西哥的经济和军事利益。

格雷科解释道,“墨西哥从以色列购买武器和间谍软件等产品,还与以色列组织签订了培训警察和私人保安的合同。还有一家墨西哥公司Cemex,为以色列的隔离墙提供原材料。”

以色列是墨西哥军队第二大技术和培训供应国。格雷科表示,虽然美国的亲以色列游说团体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但墨西哥也存在类似的利益。

格雷科称,“有一些游说力量,可能不像美国那样响亮或引人注目,但你可以感觉到它们。”

国家宫外

尽管如此,洛佩斯·奥夫拉多尔也面临亲巴勒斯坦人士的抗议,他们试图迫使他采取行动。

切断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是墨西哥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大学生的主要诉求,他们于5月在校园内发起了声援营地。

在大学管理层同意考虑从以色列撤资的方法后,营地搬迁到了该市的中心广场——宪法广场,位于国家宫前面。

抗议营地组织者之一卡拉·托雷斯表示,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拒绝切断与以色列的联系,是墨西哥长期以来对国际冲突采取冷淡、中立或彻底孤立主义反应的一个例子。

但在她看来,墨西哥与北方邻国美国的爱恨交织的关系是总统没有更强烈地谴责以色列的主要原因。

她说道,“墨西哥是一个从属国家”,并指出墨西哥依赖美国,而美国是墨西哥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以色列的关键盟友。美国每年向以色列提供38亿美元的无条件军事援助。

扎营并不是唯一的抗议行为。5月29日,即墨西哥全国大选前四天,数百名暴徒向墨西哥城的以色列大使馆投掷燃烧弹。

据报道,抗议者试图表达对以色列袭击加沙南部城市拉法赫的愤怒,该市许多平民被迫流离失所,建筑物受到轻微损坏。

对于托雷斯来说,这些抗议活动是教育公众了解冲突的有力工具,并鼓励政府结束“光说不做”的姿态。

她和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团队在佐卡洛广场分发小册子,试图让路人参与关于战争的讨论。托雷斯告诉半岛电视台,根据她的经验,她在广场上遇到的许多墨西哥人对这场冲突知之甚少。

传递接力棒

对于国际特赦组织墨西哥分部主任埃迪思·奥利瓦雷斯·费雷托(Edith Olivares Ferreto)来说,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加沙问题上的小心谨慎态度反映了他对本土侵犯人权行为的回应方式。

她说道,“据估计,墨西哥每天有20人失踪,9名妇女被谋杀”,并列举了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总统任期内暴力事件增多和军事滥用等问题。

预计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将很快把接力棒交给他的国家复兴运动党同事克劳迪娅·辛鲍姆,后者是周日总统竞选的领跑者。墨西哥选举法禁止前任总统竞选连任。

尽管如此,奥利瓦雷斯·费雷托预计,在辛鲍姆的领导下,无论是在人权还是国际关系方面,都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托雷斯和格雷科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们预测,辛鲍姆当选总统后,很可能会优先考虑与军方、以色列和美国的关系,而不是任何亲巴勒斯坦的立场。

托雷斯表示,“她有不同的出身,有更多参与抗议运动的背景,但她可能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更专制。”

尽管如此,辛鲍姆还是公开谈论了巴勒斯坦人的困境。2009年,辛鲍姆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巴勒斯坦人解放,并回顾了自己家人逃离迫害的历史。

如果周日当选,她将成为第一位具有犹太血统的墨西哥总统。

辛鲍姆在专栏文章中解释道,“由于我的犹太血统、我对墨西哥的热爱以及我觉得自己是世界公民,我与数百万人一样渴望正义、平等、友爱与和平。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成为杀害巴勒斯坦平民的正当理由。”

5月16日,总统候选人克劳迪娅·辛鲍姆在她的家乡墨西哥城举行竞选集会 (路透)

痛苦的遗产

然而,对于人权倡导者爱德华多·伊巴涅斯(Eduardo Ibanez)来说,切断与以色列关系的前景尤其复杂。

伊巴涅斯是一名组织者,负责协助2014年失踪的阿约特兹纳帕乡村师范学院43名学生的家人,此事引发了全国的愤怒。

2022年8月26日,在墨西哥城,43 名失踪的阿约特兹纳帕学生的亲属在要求伸张正义的抗议活动中举着肖像 (盖帝图像)

墨西哥军方和犯罪集团都涉嫌参与了这起大规模绑架案,至今仍未破案。几十年后,法医专家仅能辨认出三名学生的部分遗体。

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竞选时曾承诺向失踪学生的家人提供答案,但伊巴涅斯指出,墨西哥与以色列关系的任何破裂都可能危及正义的追求。

一名名叫托马斯·泽隆的墨西哥军官于2020年逃往以色列,此前他被指控掩盖军方在阿约特兹纳帕案件中的同谋行为。泽隆在阿约特兹纳帕案件初步调查期间被拍到虐待嫌疑人,因此也面临指控。

此后几年,墨西哥和以色列一直在进行引渡泽隆的谈判,但都没有成功。伊巴涅斯担心,如果墨西哥断绝外交关系,谈判肯定会结束。

就在去年四月,墨西哥警告以色列拒绝逮捕泽隆。

墨西哥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写道:“解决此案缺乏进展被解读为以色列政府事实上保护托马斯·泽隆,并有可能成为一个令人恼火和破坏性的因素。”

尽管如此,伊巴涅斯怀疑,无论是阿约特兹纳帕,还是加沙,最终都不会取得进展。

他说道,“可怜的巴勒斯坦,可怜的阿约特兹纳帕。我真的不认为事情会变得更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