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称拜登是“廉价造假”视频的受害者:什么是“廉价造假”?

美国总统拜登 (通讯社)

白宫在本周一反击了部分批评人士——他们引用美国总统乔·拜登最近的视频以暗示他存在精神障碍、身体虚弱,而此时距离美国总统大选只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预计拜登将在此次大选中与前任总统特朗普对决。

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指责拜登的一些视频遭到恶意篡改,以制作出所谓的“廉价造假”视频——在这些视频中,拜登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或者是在独自走来走去。

那么,什么是“廉价造假”呢?81岁的拜登是其受害者吗?这与“深度伪造”有何不同?

什么是“廉价造假”?

“廉价造假”一词是由布瑞特·帕瑞斯、约翰·多诺万创造的,二者合著了一部名为《深度伪造与廉价造假:针对音频和视频证据的操纵》的作品。

“廉价造假”的制作者会获取真实的源视频并手动编辑它们——更改其中出现的内容,甚至删除与实际发生事情相关的部分内容。

“廉价造假”只需要很少的编辑,也不需要重要的技术。造假者所需要的只是一些技巧,比如减慢或加快视频速度、裁剪视频的某些部分或剪辑部分时长。

这类视频的低成本和易于制作性,使之在社交媒体上极度流行,同时也给事实核查人员制造了许多问题。

“廉价造假”与“深度伪造”

“廉价造假”与“深度伪造”有何不同?

二者非常不同——尽管它们的目的都是误导观众。

与“廉价造假”的视频不同,“深度伪造”通常是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进行处理的视频。

一些“深度伪造”完全是使用人工智能从头开始创建的,而不是拍摄真实视频并对其进行修改。这使得它们与依赖真实视频的“廉价造假”有着根本的不同。

这种区别还使得“廉价造假”更难被识别为出于操纵意图,因为在这类视频中,“深度伪造”所存在的明显迹象(包括任何人工智能的使用)都不存在。毕竟,普通人也会编辑他们的视频。

白宫声称拜登视频中的“造假”之处何在?

在一段现已广为流传的视频当中,拜登与七国集团(G7)的其他领导人最近于意大利举行峰会期间观看了一场跳伞表演。然后,拜登似乎漫无目的地独自走开,以远离其他领导人,直到意大利总理乔治亚·梅洛尼走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胳膊并把他带回人群当中——此时领导人们似乎需要合影留念。

这就是由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维护的“RNC Research”账户在6月13日发布的视频内容。

《纽约邮报》发布了一段类似的视频,但画面较窄,没有拍到背景中发生的事情。

然而,据白宫高级副新闻秘书安德鲁·贝茨称,拜登并不是漫无目的地走开。相反,他是去竖起大拇指向另一位跳伞者致意。

在另一段呈病毒式传播的“廉价造假”视频当中,拜登在6月初的法国诺曼底登陆纪念日上与法国总统埃马克龙握手之后,似乎试图在没有椅子的情况下落座。网上许多人称之为“隐形椅子”事件。

但是其他人指出,这段广为流传的视频已被剪辑,而完整视频显示,在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登上讲台之前,拜登曾短暂停下来落座。

为什么要在现在提起这件事?

拜登已经是美国现任总统中最年长的总统,如果他在今年11月再次当选,那么到他完成第二任期时,他将年满86岁。尽管现年78岁的特朗普只比拜登年轻3岁,而且最近几周自己也同样犯下了几次失态行为,但这位前总统一直试图将拜登描绘成一位在身体和精神上都无法应对工作压力的老人。

虽然拜登的团队坚称总统的健康状况良好,他仍然保持警觉,能够完成各个方面的工作,但是许多美国人似乎并不认同。

根据《纽约时报》/锡耶纳学院在今年3月份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73%的美国登记选民表示,他们认为拜登年纪太大而无法成为一名称职的总统。相比之下,有42%的人对特朗普也持同样的看法。

我们在过去见过“廉价造假”的视频吗?

这并不是“廉价造假”第一次引发轩然大波。在2019年,时任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南希·佩洛西在一次活动上发言的视频遭到修改,从而给人留下她说话含糊不清的印象,有些人甚至认为她喝醉了。

事实上,原始视频的速度被大大放慢了,以给人留下一种佩洛西无法正常说话的假象。

另一起“廉价造假”事件发生在2018年,时任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一段视频被剪辑成人群为他高呼口号的场面。事实上,在原始视频中包含了大量反对他的口号。

专家谈“廉价造假”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