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解散战时内阁:此举重要吗?

上排从左至右: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前将军本尼·甘茨、国防部长约阿夫·加兰特;下排从左至右:阿里耶·德里、加迪·埃森科特、罗恩·德尔默 (法国媒体)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其主要竞争对手本尼·甘茨退出后解散了该国的战时内阁。

这个由6名人员组成的战时内阁现在将被一个“厨房内阁”所取代——内塔尼亚胡将能够就加沙战争向其寻求建议。

内塔尼亚胡一直受到其联盟内阁中来自极右翼部长的压力——他们希望加入战时内阁,而这可能会导致以色列政治进一步向极右翼倾斜。

以色列的战时内阁是什么?

这个战时内阁是在以色列对去年10月7日由哈马斯主导的袭击事件作出回应后,于同年10月11日成立的。

战时内阁是该国安全内阁中的一个较小机构,也是更广泛的联盟内阁的一部分。

战时内阁包括该国总理内塔尼亚胡,其主要竞争对手、前将军本尼·甘茨,国防部长约阿夫·加兰特,以及另外3名观察员,分别是:政府部长阿里耶·德里、加迪·埃森科特,以及战略事务部长罗恩·德尔默。

战时内阁旨在快速做出有关战争行为的决定,然后提交更广泛的内阁以获批准。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解散战时内阁 (半岛电视台)

战时内阁运行顺利吗?

并不总是如此。

据报道,在这个小型机构内部,分歧和争执不断。

在今年1月,以色列《国土报》报道称,反对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在一次党内会议上表示,加兰特和内塔尼亚胡“不再互相交谈”,战时内阁会议已经成为“一个可耻的舞台,人们在这里算旧账、打架、进行毫无结果的讨论”。

为什么解散战时内阁?

6月9日,同样来自以色列国家团结党的本尼·甘茨和观察员埃森科特,宣布因缺乏针对加沙的当前袭击计划而退出战时内阁。

一位在场成员告诉以色列媒体,内塔尼亚胡在16日晚间对安全内阁表示:“战时内阁不再存在了”。

据报道,内塔尼亚胡继续指出,“这是基于甘茨的要求而与之达成的联盟协议的一部分。从甘茨离开的那一刻起,这样的论坛就不复存在了。”

甘茨的离开增大了来自国家安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和财政部长斯莫特里奇的压力——二者都在游说以便加入战时内阁。

在上周四致内塔尼亚胡的一封信中,本-格维尔写道,过去8个月来,以色列战争一直通过“不断改变名称和定义的有限论坛而秘密进行,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对决策权实现唯一控制,以避免讨论挑战其旧有观念的其他立场”。

2022年11月15日,本-格维尔(左)和斯莫特里奇出席在议会举行的以色列议员宣誓仪式 (美联社)

为什么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奇如此麻烦?

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奇代表了以色列日益右倾的政治中的极端正统和极右翼选民。他们还与定居者运动关系密切——该运动寻求在国际法规定的巴勒斯坦土地上非法建设定居点。

两人此前都威胁称,如果以色列不对加沙的拉法市发动当前的攻击,那么他们就会辞职。当时,拉法市内共有150万流离失所者。

两人还威胁称,如果内塔尼亚胡在他们认为哈马斯“被摧毁”之前继续执行受美国支持的停火协议,那么他们就会辞职。

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奇还支持在加沙建立非法定居点,并在此之前促使居住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自愿迁移”——这一立场与以色列的官方战争政策形成了鲜明对比。

最后是他们所处的国际地位,而这相当麻烦。

包括美国在内的以色列盟友都不太可能与这两位政治家进行接触,从而削弱了二者在战时内阁中发挥任何作用的可能性。

内塔尼亚胡就不能干脆忽视他们吗?

不能。

鉴于本-格维尔的政党和斯莫特里奇的政党在议会中总共占有14个席位——相比之下,甘茨领导的以色列国家团结党仅占有12个席位,因此,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奇的退出将会导致联盟内阁垮台,并结束内塔尼亚胡的总理任期。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决定将使斯莫特里奇等强硬派人士感到失望 (法国媒体)

现在该怎么办?

战时内阁在决定冲突管理方面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随着甘茨的退出而结束,因此,其正式解散不太可能产生任何重大影响。

据内塔尼亚胡称,战时内阁将被一个规模较小的“厨房内阁”所取代——他可以在“厨房内阁”中进行有关这场战争的敏感讨论与磋商。

据以色列《新消息报》称,这个新的机构将包含加兰特、德默尔以及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扎奇·哈内格比。

而这也将阻止斯莫特里奇和本-格维尔加入战时内阁的企图。

内塔尼亚胡宣布解散战时内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