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口可乐在孟加拉国的广告因“否认与以色列的关联”而引发强烈反对

可口可乐在孟加拉国播出的一则广告引起了人们的争议 (社交网站)

可口可乐在孟加拉国播出的一则60秒时长的广告,因试图在加沙战争期间与以色列保持距离而引发了一场猛烈的批评。

自去年10月7日以色列开始袭击加沙地带以来,包括可口可乐在内的数十家跨国公司在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内的销售额出现了下滑,背景是消费者纷纷呼吁抵制被认为与以色列政府和军方存在联系的公司。

当地媒体报道称,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可口可乐在孟加拉国的销量下降了近23%。近几个月来,该公司加强了在该国的广告宣传——从整版报纸广告到新闻网站的显眼之处。

为了提高销量,该公司上周日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则广告,旨在消除可口可乐是以色列产品的“错误信息”,并称这种饮料“已经被190个国家的人们享用了138年”。

这则以孟加拉语拍摄的广告以炎热天气下市场内的一天为开场,一名年轻男子走近一名中年店主,而后者正在用手机观看可口可乐工作室制作的一首歌曲——这是可口可乐公司在多个南亚国家内推广的一系列流行音乐之一。

“你好吗,苏海尔?要我给你一瓶可口可乐吗?”店主一边把台扇对着这位满头大汗的顾客,一边这样问题道。那名男子回答道:“不,兄弟,我不再喝这种东西了。”

当店主问他为什么时,这位年轻人表示:“这东西来自‘那个地方’。”他没有说出“那个地方”的名字——但很快人们就清楚他所指的是以色列。

这位店主通过与这名男子及他的朋友交谈而向他们解释称,可口可乐并非来自“那个地方”,他还声称,可口可乐与“那个地方”相关是错误的信息。

这位店主告诉他们:“听着,伙计们,可口可乐根本不是来自‘那个地方’的。在过去的138年内,有190个国家的人们都在喝可口可乐。他们在土耳其、西班牙和迪拜喝可口可乐。甚至在巴勒斯坦也建有可口可乐的工厂。”

松了一口气的苏海尔向他要了一瓶可口可乐。

“荒谬的尝试”

这则广告首次在孟加拉国播出的时候,正值印度-巴基斯坦板球比赛期间,而这正是“Twenty20 World Cup”的比赛之一,目前相关比赛正在可口可乐总部所在地美国和加勒比地区举行。

这则广告一经播出,就在线上和线下引发了愤怒——许多孟加拉国人谴责该广告“不敏感”、“不准确”。

该国首都达卡布拉克大学的学生朱马纳·帕里萨表示,“如果说尴尬场面有其字面意思的话,那就是指这则广告了”,“如果说连这则广告都不会影响可口可乐的销量,那么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影响它的销量。”

达卡米尔普尔地区的商人哈桑·哈比卜表示,自从以色列对加沙发动毁灭性的袭击以来,他一直在抵制可口可乐。他还表示,“这种荒谬的企图——试图将可口可乐描绘成与以色列无关的产品,只会进一步坚定我继续抵制可口可乐的立场。”

这则广告中特别受到批评的一点是,它声称“在巴勒斯坦也建有可口可乐工厂”。

事实上,巴勒斯坦的可口可乐工厂位于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的阿塔罗特,而这是被国际法视为非法的以色列定居点。

达卡市场研究员纳迪亚·塔巴苏姆·汗表示,“这是完全不敏感且虚假的言论”,“这是对数百万巴勒斯坦人的侮辱——长期以来,他们因以色列的强行占领而失去土地。”

孟加拉国一家网上鞋店在本周三发布了一则抗议广告,其内容显示一名穿着鞋的男子踢翻了一瓶可口可乐。

孟加拉国的一家网上鞋店发布抗议可口可乐的广告 (社交网站)

ZIS营销经理阿卜杜勒·阿尔纳扬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们制作这则广告是为了表达对抵制可口可乐运动的支持。

他表示,“作为一名专业营销人士,我借此机会并基于一个热门且讨论量最多的话题而制作了我们的产品广告”,“此外,作为一名穆斯林,我强烈谴责可口可乐及其声称自己与以色列毫无关系的失败描述。”

孟加拉国南北大学市场营销学讲师奥马尔·纳西夫·阿卜杜拉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可口可乐的广告表明该公司“未能理解民众的脉动”。

他还表示,“新的公关活动充斥着错误的信息和错误的方法”,“在竞争激烈的营销世界中,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在人们强烈的反对下,可口可乐公司在本周二将这则广告从其YouTube和Facebook的页面上删除了近5个小时,但却没有提供任何解释。当晚,这则广告被悄悄地放了回来,但是由于大量愤怒信息的涌入,上述两大平台上的评论功能都已被禁用。

然而,在电视上,这则广告仍在继续播出。

半岛电视台联系了孟加拉国的几名可口可乐官员,要求他们就该广告引发的愤怒发表评论,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经济压力

围绕该公司的争议,是该公司因加沙战争而在全球范围内面临更广泛反对的一部分。

驻达卡的政治分析家扎希德·乌尔·拉赫曼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可口可乐被视为一个典型的美国品牌,现在它却成为了攻击目标,人们认为经济压力将迫使华盛顿——特拉维夫最大的盟友——干预巴勒斯坦问题。”

拉赫曼表示,孟加拉国民众普遍认为,可口可乐“直接资助了一些以色列实体”。

在今年2月,可口可乐公司将其在孟加拉国的装瓶可乐业务出售给土耳其合作伙伴“Coca-Cola Icecek”。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否认此举与其销售额的下降存在任何关联。

但拉赫曼认为,“来自另一个穆斯林国家的公司参与其中,并在随后付出公关努力”,这可能是可口可乐在试图重新夺回它在孟加拉国的市场地位。

与此同时,孟加拉国的“Mojo”销量激增——后者是一个在过去不为人知的当地可乐品牌,在过去20年内它没有很大的市场份额,但现在,它却被许多人视为可口可乐的替代品。

在这则广告中扮演店主的著名演员萨拉夫·艾哈迈德·吉邦在其Facebook页面上写道,是可口可乐公司聘请他执导并出演了这则广告。

这位 41 岁的演员发帖称,“我只是介绍了他们经纪公司所提供的信息和数据。这个项目只是我专业工作的一部分……我没有以任何方式支持以色列,也永远不会这样做。我的心永远站在正义和人性的一边。”

但是孟加拉国的许多人并不相信。

著名专栏作家法伊兹·艾哈迈德·泰耶布批评了这位演员的辩解,并在其Facebook帖子下评论称:“演员在参加广告之前应当核实剧本事实的准确性”。

另一位Facebook用户这样写道:“所以你是在为了钱而出卖人性的行为辩解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