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真主党冲突升级之际:以色列在叙利亚发起“隐秘行动”

以色列在今年1月袭击大马士革某街区所造成的后果 (欧洲通讯社)

有7名地区官员和外交官员表示,以色列加强了对叙利亚境内与伊朗相关的领导人、武器据点及供应路线的秘密打击,此后还威胁要对黎巴嫩真主党发动大规模袭击。

有3名消息人士称,发生在6月2日的一场空袭造成18人死亡,其中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名顾问,而此次空袭的目标是阿勒颇附近的一个秘密武器基地。

4名消息人士报道称,今年5月发生的一次空袭的目标是一支运载导弹部件前往黎巴嫩的卡车车队,而另一次袭击则导致数名真主党成员死亡。

多年来,以色列一直以有限的行动在叙利亚和其他地方轰炸与伊朗结盟的武装团体,但是自去年10月7日开始对加沙地带发动暴力战争之后,这些有限的行动开始演变为公开对抗。

以色列轰炸叙利亚阿勒颇

数十起暗杀事件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以色列已经杀害了数十名伊朗革命卫队和叙利亚真主党领导人,而在去年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侵略之前,这项数字仅有两人。

在今年4月,以色列轰炸了伊朗驻大马士革大使馆的领事建筑,并炸死了伊朗革命卫队的一名高级指挥官,从而使双方的冲突升级至顶峰。作为回击,伊朗向以色列发射了近300枚导弹和无人机,但这些武器几乎全部被击落,随后,以色列再次动用无人机袭击了伊朗领土。

这场直接对抗至此停止,这在两国之间尚属首次。

驻华盛顿研究所的法国外交官席琳·乌伊萨尔表示,以色列在短时间内减少了对与伊朗结盟的组织的打击,对此,她援引了该研究所对此次冲突发生前后几周内公布的袭击事件的统计数据。

她还补充称,在今年4月的冲突事件后,袭击数量有所减少,“但是在怀疑伊朗向黎巴嫩转移武器的情况下,袭击数量再次上升。此外还在叙利亚和黎巴嫩开展行动,以扰乱伊朗与真主党之间的供应链。”

叙利亚官员向路透社记者讲述了此前从未报道过的、有关过去几个月内以色列在阿勒颇和霍姆斯周边城市发动袭击的目标细节,其中包括发生在6月2日的袭击。

所有接受该机构采访的人(3名叙利亚官员、一名以色列政府官员和3名西方外交官员)都表示,以色列的行动表明,它正在准备在与叙利亚接壤的黎巴嫩对真主党发动大规模的战争,而且这可能会在以色列缓和其在加沙的军事行动时发生。

伊朗下令对以色列发动攻击的瞬间

袭击领导层

自2013年伊朗在叙利亚部署了军队人员以及数千名与之结盟的准军事部队成员以援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以来,叙利亚便成为了伊朗的长期盟友,并且逐渐成为从德黑兰向真主党供应武器的主要渠道。

上述3名叙利亚官员表示,这些武器的一些部件是通过走私进入叙利亚的,而其他部件则是在叙利亚境内进行组装的。

叙利亚官员和以色列官员表示,以色列在叙利亚的行动旨在确保真主党将在任何形式的战斗开始之前被尽可能地削弱——真主党是伊朗最忠诚的盟友,也是伊朗通过与之结盟的武装团体网络在该地区展示实力时的主要支柱。

叙利亚官员指出,伊朗官方媒体认定的伊朗革命卫队顾问赛义德·阿比亚尔于6月2日遇害,这表明了以色列消灭其高级领导人与设备的能力,尽管伊朗正在试验新的方法以保护送往真主党的武器及部件,其中包括将武器制造转移至隐蔽或者戒备更加森严的地点。

叙利亚官员表示,当阿比亚尔遭到袭击时,他正在参观位于阿勒颇市东部一个采石场内的真主党导弹制造工厂。一名情报官员表示,“该设施之所以选址这里,就是因为这里难以进入且难以袭击。”

伊朗指责以色列是导致阿比亚尔死亡的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承诺对此做出回应。官员们表示,此次袭击造成了另外17人死亡,其中包括与伊朗结盟的团体的成员,而这也是自以色列轰炸伊朗大使馆的领事建筑以来,伊朗革命卫队的指挥官首次遭到袭击。

武器与仓库

但这并不是自那时以来以色列进行的唯一一次攻击。叙利亚情报官员表示,在5月29日,叙利亚霍姆斯市附近发生了一次空袭,目标是一辆从叙利亚驶往黎巴嫩途中的、运载制导导弹零部件的车辆,这位官员还指出,5月20日发生的另一次空袭的目标是一些真主党成员。

他还补充称,在伊朗大使馆的领事建筑遇袭之前,以色列还在今年3月底对阿勒颇各地储存制造导弹弹头的高爆炸材料的仓库发动了一系列的空袭。

一位叙利亚军事官员表示,其他袭击的目标是叙利亚的防空系统——这些系统在过去几年内为真主党和伊朗军队成员的行动提供了一定的安全保障,其中包括由俄罗斯制造的“铠甲”防空系统,以及叙利亚政府军使用的移动导弹发射器。这位官员表示,其他的袭击目标还包括雷达预警系统。

这位官员补充称,在某些情况下,以色列甚至赶在设备安装完毕之前就发动了袭击。

这位以色列政府官员表示,以色列的袭击目标是先进的防空武器、重型导弹以及精确的导弹制导系统。

伊朗承诺报复以色列

以色列能够扭转局面吗?

在去年10月7日之后,以色列大幅增加了对叙利亚的袭击次数。

华盛顿研究所的乌伊萨尔表示,以色列在对加沙发动战争后的6个月内,共对叙利亚发动了50次空袭,“其中包括对阿勒颇机场、纳拉布军事机场、大马士革机场和梅泽军事机场的袭击,而且这些目标也是武器转移过程中的主要节点。武器库也是袭击目标之内。”

以色列国内安全局辛贝特前官员、赖希曼大学的利奥尔·阿克曼表示,“毫无疑问,在叙利亚的袭击会阻止武器和弹药的运送,并损害真主党或伊朗的行动能力。”

另一方面,真主党官员纳瓦夫·穆萨维曾在今年3月表示,该组织致力于继续“开设储存武器和弹药的新仓库,并将填满仓库,带来新的导弹、更精确的导弹以及海陆空新型武器。这一切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日内瓦研究生院高级研究员、伊朗外交政策专家法尔赞·塔贝特在评论叙利亚遭遇的这些袭击事件时表示,在加沙战争期间,以色列受到真主党以及伊朗在伊拉克​​和也门的盟友对它发动的袭击的影响,“但它杀死了更多的真主党成员和重要人物,其中还包括驻叙利亚的伊朗革命卫队成员,因此,这对伊朗的盟友来说是更大的损失。”

来源 : 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