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翼在欧盟选举中崛起,在德国、法国、奥地利民意调查中名列前茅

玛丽娜·勒庞的国民联盟给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中间派复兴党带来了惨败 (AFP)

极右翼政党在欧盟议会选举中取得重大进展,给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奥地利总理卡尔·内哈默的政党带来了惨败。

尽管主流政党周日仍控制着705个欧洲议会席位,但27个成员国的欧盟明显向右转,这表明欧洲大陆的反建制情绪持续存在。

在法国,玛丽娜·勒庞的国民联盟给马克龙的中间派复兴党带来了惨败,以至于这位法国领导人宣布提前举行立法选举,这一冒险举动可能会给他的政党造成进一步损失,并阻碍他剩余的三年总统任期。

预计国民联盟将赢得约33%的选票,并在新一届欧洲议会中获得31个席位,是马克龙阵营15%得票率的两倍多。

勒庞说道,“我们准备好扭转国家局面,准备好捍卫法国的利益,准备好结束大规模移民。”

马克龙承认了失败的严重性。

马克龙表示,“我听到了你们的信息和担忧,我不会置之不理。法国需要绝对多数才能平静和谐地行事”,并补充说,提前举行选举表明了他对民主理想的承诺。

欧洲议会选举:欧盟成员国投票最后一天

在德国,极右翼德国选择党(AfD)位居第二,凸显了该党在明年联邦选举前的实力。

预计疑欧论党派(Eurosceptic)将获得超过16%的选票,这是该党有史以来的最佳表现,其得票率也高于朔尔茨执政联盟中的三个政党。

联邦层面上处于反对派地位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组成的保守联盟以约30%的得票率位居榜首。

德国绿党是周日支持率最大的输家,下跌8.5个百分点至12%,因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政策成本而受到选民的惩罚,这与欧洲各地环保党派的预期一致。

预计朔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SPD)和第三联盟伙伴、亲商界的自由民主党(FDP)分别将赢得约14%和5%的选票,低于上次选举的15.8%和5.4%。

德国选择党表现强劲之际,德国的政党格局正经历几十年来最大的动荡,新的民粹主义政党竞相填补后统一时代占主导地位的主流政党衰落留下的真空。

这一转变似乎将使现有政党更难组建可行的联盟,并被认为导致政治气氛恶化,包括针对政客和活动人士的暴力事件。

尽管德国选择党爆出一系列丑闻和争议,包括其主要候选人宣称纳粹主要准军事力量党卫队“并非全是罪犯”,但该党仍然取得了胜利。

德国选择党联合领导人爱丽丝·魏德尔(Alice Weidel)周日表示:“我们做得很好,因为人们变得更加反欧洲。”

她补充道,“人们对布鲁塞尔的官僚作风感到厌烦”,并举了最终禁止排放二氧化碳的汽车的计划为例。

在奥地利,极右翼自由党获得近26%的选票,首次在全国选举中名列前茅。

执政的保守派奥地利人民党(OeVP)获得了超过24%的选票,其次是社会民主党(约23%)和绿党(近11%)。

内哈默总理承诺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全国选举之前解决选民的担忧,包括打击非法移民。

与此同时,意大利总理焦尔吉娅·梅洛尼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意大利兄弟党在议会中的席位增加了一倍多,她的支持率也得到了加强。

极右翼在荷兰也表现不俗,吉尔特·威尔德斯领导的反移民自由党预计将赢得六个席位,仅比中左翼和绿党的席位少两个席位。

左翼和绿党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表现较好,而瑞典、丹麦和芬兰的极右翼和民粹主义政党的得票率则有所下降。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领导的民族主义政党青民盟在选举中失利 (路透)

在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领导的民族主义政党青民盟赢得了最多选票,但与2019年大选相比,青民盟的得票率大幅下降。

在近90%的选票统计中,青民盟获得了44%的选票,低于之前的52%。

尽管如此,欧尔班周日晚在一次党内活动上向支持者发表讲话时宣布获胜。

他表示,“今天,我们击败了旧的反对派,新的反对派,而且不管下次反对派叫什么,我们都会一次又一次地击败他们。”

欧尔班的主要竞争对手彼得·马扎尔领导的蒂萨党(Tisza)获得了约30%的选票。

总体而言,主流和亲欧派仍占主导地位,中右翼和中左翼政党有望在705个议会席位中获得微弱的多数席位。

欧洲人民党(EPP)有望成为最大的党派,预计获得189个席位,得益于中右翼政党在西班牙和波兰的胜利,该党的席位将进一步增加;其次是中左翼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S&D),获得135个席位。

意大利兄弟党等欧洲保守党和改革党预计将赢得72个席位,其次是极右翼“认同与民主”(Identity and Democracy)党团,获得58个席位。

绿党和自由派、亲欧盟政党损失最为惨重,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和复兴欧洲(Renew Europe)党团均损失超过40个席位。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表示,选举结果表明“中间派正在坚持” (路透)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表示,调查结果表明“中间派正在坚持立场”。

冯德莱恩说道,“我们赢得了欧洲选举。这次选举给了我们两个信息。”

“首先,中间派仍占多数,有利于建立一个强大的欧洲,这对稳定至关重要。换句话说,中间派正在坚持立场。但左翼和右翼的极端势力也获得了支持,这就是为什么中间派政党对选举结果负有重大责任的原因。”

半岛电视台记者斯蒂芬·韦森(Step Vaessen)在柏林报道称,疑欧论党派将在下届议会中形成一个大集团。

她说道,“极右翼政党的庞大集团可能会对气候政策产生影响,例如……还有欧盟的农业政策和移民政策也是德国和荷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然而,韦森指出,极右翼政党并不团结。

她表示,“他们之间有很多分歧,他们一直在努力互相接触。例如,我们看到法国的玛丽娜·勒庞向意大利的焦尔吉娅·梅洛尼伸出了援手。”

“但今晚之后,我们将不得不看看这些团体将如何形成,以及它们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