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得总统选举存在哪些利害关系?

乍得有数千人参加集会,以支持其过渡时期领导人、总统候选人穆罕默德·代比

当地时间5月6日,乍得民众前往投票站选举新总统,这可能是该国30年来最受关注的一场选举。

此次选举将标志着该国从军政府执政向民主过渡的结束——该军政府是目前在西非和中非地区执政的多个军政府之一。但是一些专家表示,这次选举只是为了正式确认军方对权力的掌控。

自2021年临时总统穆罕默德·代比在挑战其合法性的反对派势力的激烈抵抗中首次夺取权力以来,乍得一直处于政治动荡的阵痛之中。

在今年2月,政府军在首都恩贾梅纳的政党总部射杀了最强势的反对派人物之一亚亚·迪洛及其支持者,导致混乱状况加剧。

与此同时,乍得又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其1700万总人口中至少有40%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邻国苏丹发生的战争还导致超过50万人涌入乍得,从而进一步加剧了该国承受的压力,而且人们对冲突继续蔓延的担忧还在不断发酵。

乍得军队被誉为该地区最优秀的军队,并在陷入困境的萨赫勒地区拥有一定的影响力——武装团体的入侵和一轮政变造成了该地区的裂痕,并削弱了法国和美国等西方大国在该地区的地位。

非洲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丹·艾森加表示,“乍得是打击乍得湖周围武装组织博科圣地的重要安全伙伴”,“因此,乍得的选举进程不仅对乍得具有重要影响,还对其他多个国家都有重要影响。”

法国是乍得现任政府的主要支持者,并在该国拥有大量的军事存在。然而,美国在这里的基础似乎并不稳固。就在上个月,五角大楼宣布将会撤出驻扎在该国的约75位美军士兵,但又补充称,这一决定可能会在该国选举之后改变——这表明乍得5月6日选举的重要性已经超出了非洲大陆的范围。

第二轮投票预计将于6月22日进行,临时结果将于7月7日公布。

以下是在5月6日投票前,您可能想要了解的有关该国候选人及现状的一些重要信息:

2024年4月25日,乍得总统穆罕默德·代比在该国的一个杜区向人群发表讲话

谁在领跑?

该国宪法委员会在今年3月份批准了10名候选人参选,同时也因申请过程中所谓的“违规行为”而将部分反对派人士排除在本次选举之外的决定,而受到激烈的批评。

主要候选人穆罕默德·代比是在执政党“爱国拯救运动党”的统治下上台的临时总统。他将在乍得统一联盟的领导下参选——该联盟由其他几个亲政府的政党组成。

今年39岁的穆罕默德·代比于2021年4月上台,此前,他的父亲伊德里斯·代比在该国北部与叛乱组织作战时阵亡。直到去世之时,代比已经统治乍得30多年的时间。

在老代比去世之后,军方暂停了宪政,并宣布建立过渡军事委员会的法令,以统治国家18个月的时间,并指定穆罕默德·代比为该委员会主席,进而担任该国过渡时期的国家元首。

代比是乍得最年轻的领导人之一,但他的批评者却不为所动,并从第一天起就批评他非法夺取权力,还要求他下台。根据该国宪法规定,在总统去世后,应当由议会议长作出相关决定。

相反,穆罕默德·代比将过渡期限延长了几个月的时间,直至2024年10月10日。专家们表示,为了使自身的立场合法化,代比已经于2022年与主要反对派人物签署了和平协议。

他还提议在全民公投中修改宪法。2023年12月,乍得民众对新措施投下了“赞成”票,例如成立地方议会以下放中央权力、将总统任期限制从6年降低至5年、将其最低年龄限制从40岁下调至35岁,并通过使选举机构独立于政府来加强其权力。

2023 年 12 月乍得宪法公投期间,民众在投票站等待进行投票

主要的反对派人物有哪些?

代比持续3年的统治让人回想起他父亲的风格:铁腕且充满对反对派的镇压,例如对2022年10月抗议活动的镇压。

主要反对派领导人频频遭到骚扰,更糟糕的是遭到杀害,例如代比的表弟亚亚·迪洛。代比的另一位与迪洛结盟的亲戚萨利赫·代比·伊特诺也被判入狱。

与此同时,代比的目标是拉拢其他的反对派成员,并任命他们担任要职,而老代比也曾多次采用这项策略。

被批准参与选举的主要反对派候选人包括:

乍得总统候选人、总理苏塞斯·马斯拉在蒙杜举行的竞选活动上发表讲话

苏塞斯·马斯拉——代比任命的总理,也是一名接受过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教育的经济学家,在2024年1月就任该国总理之前,马斯拉一直是乍得最强大的反对派人物,并在“Les Transformateurs”党派的领导下参加竞选。他是直言不讳的反对派联盟“Wakit Tama”的一名成员——该联盟于2021年开始抗议老代比的长期统治。在老代比去世并由其儿子接管政权之后,马斯拉领导了反对派抗议所谓“政变”的运动。2022年10月20日,在代比宣布将会参加选举而不是交出权力之后,该国军队在恩贾梅纳向数百名抗议者开枪,而他也逃离该国并前往美国。需要指出的是,至少有50人在此期间死亡。

然而,在区域集团“中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监督之下,马斯拉在与代比政府进行和平谈判后于2023年12月返回乍得,并于2024年1月1日被任命为该国总理,此举遭到了其他反对派团体的强烈批评,并称马斯拉已经加入了军政府。今年5月6日,马斯拉将要直面他的老板,并在正义与平等联盟的领导下参选。这是该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总统与其总理竞争总统选举的情况,而人们也在猜测马斯拉是否最终会支持代比。

非洲战略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艾森加表示,“有许多观察家认为,他们可能会达成某种君子协议,即无论是谁获胜,都将任命对方为总理,从而维持现状”,“有多个反对党声称马斯拉提供了一种选举竞争的假象。”

阿尔伯特·帕希米·帕达克——阿尔伯特曾两次担任该国前总理,曾是老代比领导下的总统候选人之一,他将在半反对党RNDT-Le Reveil或者乍得民主党全国集会的领导下参加竞选,而后者目前已与老代比的政治联盟结盟。在2021年4月举行的上一次总统选举中,他获得了第二名的成绩。

其他候选人包括:

阿拉杜姆·贾玛·巴尔塔扎——政治家、乍得复兴社会主义行动党或乍得复兴行动党的创始人。他曾在2021年4月的选举中竞选该国总统,这场选举最终在老代比去世前几天被他拿下,而这也是后者第六次当选。

泰奥菲尔·邦戈罗·贝佐恩——乍得集会与公平党的教师及主席。他也是代比过渡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利迪亚·贝塞姆达——该国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性候选人,现任该国教育部长。贝塞姆达将在民主与独立党的领导下参选。她于2021年首次参选,但却只获得了3%的选票。

曼西里·洛普塞克雷奥——将在精英党(Les Élites)的旗下参加竞选。他是一名工程师,也是一名首次参加竞选的候选人,并在乍得北部和东部地区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布莱斯·姆拜蒙·古德姆巴耶——第三次参加总统选举的候选人。他将在乍得共和国爱国者运动的旗帜下参加竞选。

亚辛·阿德曼·萨金——一位今年39岁的银行家,并且深受年轻人的欢迎。亚辛虽然隶属改革党,但也是反对派联盟“Wakit Tama”的成员之一,并曾在2021年军方接管后的抗议活动期间被捕。

纳斯拉·吉马斯恩加尔——在新日党(Un Jour Nouvel)旗帜下首次参加总统竞选的一名学者。

2022年10月,示威者在恩贾梅纳抗议执政政府对权力的控制

一场自由公正的选举?

一些专家表示,此次选举只是一种形式,目的是帮助代比确保自己掌权。自从迪洛遇害和反向选择马斯拉以来,还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另一位强有力的反对派领导人出现。

艾森加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在职的优势就足以让这场竞选失败,而且这是在乍得选举法的基础上假设会发生的事情”,“因此,马斯拉和代比的确是唯一有望获得大部分选票的候选人。”

尽管代比政府在今年1月份设立了国家选举管理机构和宪法委员会,作为与反对派成员在和平谈判期间商定的新的改革措施之一,但是批评人士表示,这些机构将会拖曳执政党的路线,因为其中一些委员仍是由代比选出来的。

乍得本来就很贫穷的经济在过去十年内还出现了进一步的萎缩——例如,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乍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从2014年的961美元下降至2019年的710美元。不安全感和对石油收入的过度依赖是这种下降的主要驱动因素。虽然石油是乍得的主要资源之一,但由于其储量有限,相关产量将会急剧下降。

随着代比赢得这场选举,乍得可能会看到另一位持续数十年的强人统治者,以及继续陷入停滞的经济。

艾森加表示,“我怀疑我们可以回顾过去6年左右的时间,并对未来6年的情况产生一个很好的了解:从本质上来看,经济的严重倾斜和高度的腐败,会或多或少地给在政治上存在关联的网络带来相同的好处。”

然而,有人仍希望该国总理马斯拉这位世界级经济学家,能够更多地影响对该国教育和卫生部门的投资。

乍得举行选举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