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支持变革”:南非选举政府与非国大遗产面临审判

2024 年 5 月 29 日,数千名选民在约翰内斯堡威特斯大学附近排队投票(美联社)

赫拉万甘瓦内(Mpimo Hlavanganwane )比南非的民主年轻得多。这位 23 岁的年轻人在索韦托长大,这里是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的家乡。周三,就在总统于周三抵达希特卡尼( Hitekani )小学在闪光灯前投票之前,赫拉万甘瓦内静静地排队投票。

在拉马福萨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 (非国大ANC) 的叙述中,赫拉万甘瓦内是“Tintswalos”之一——这是对民主制度引入后出生并受益于非国大政府的南非年轻人的称呼。

但赫拉万甘瓦内却不这么认为。

他拥有约翰内斯堡大学的会计学位,但他自己却常常只是统计数字。和其他数百万南非人一样,他虽然努力了几个月去找工作,但依然没有找到工作。南非共有 45.5% 的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

南非周三大选前一周,南非统计局发布的一项衡量失业率的季度调查显示,南非第一季度失业总人数增加了 33 万人,达到 820 万人。整体失业率接近 33%,为全球最高。

2024 年南非选举
南非三分之一人失业
南非的失业率居全球最高,2024年第一季度接近33%,其中,青年(15-34岁)失业率高达45.5%

这一严酷的现实是赫拉万甘瓦内前来投票的原因——也是他说他不能投票给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原因,尽管他的家庭与该党有着密切的联系,非国大领导了反对种族隔离的自由运动。自 1994 年赢得该国首次后种族隔离民主选举以来,非国大一直统治着南非。

赫拉万甘瓦内表示,“我很紧张,但我们必须投票才能带来改变,”并补充说,“他们似乎并不关心年轻人。失业率正在上升。”

在竞选活动中,非国大承诺如果有机会在未来五年再次执政,将创造 250 万个就业机会。

但赫拉万甘瓦内表示,他不相信,是时候与过去决裂了——为了国家,也为了他自己。

“我的祖母是真正支持非国大的人,她参加了非国大的活动和会议。我从小就认识非国大,知道他们是值得投票的人,”他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接触到一些东西,你会学到更多。他们可能实际上不是值得投票的人。”

与该国其他地区一样,索韦托(约翰内斯堡的小镇,纳尔逊·曼德拉和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的家乡)对非国大的支持正在减弱。

周三,投票站在早上 7 点开放,但偶尔出现延误和中断事件。投票站于晚上 9 点正式关闭,但许多地方排长队等候的选民被允许继续投票。

投票结束后不久,计票工作就开始了。南非人口为 6200 万,目前有近 2800 万登记为选民,预计周日将公布结果。

民意调查显示,这次投票可能具有历史意义,标志着非国大可能自 1994 年以来首次失去多数席位,主要反对党民主联盟领导人约翰·斯汀霍森在德班投票时表示:“这对南非来说是一次关键的选举,明天的国家会变得更好,但前提是我们投了赞成票。”

在夸祖鲁-纳塔尔省,前总统雅各布·祖马领导的新兴党派民族之矛 (MK) 有望获胜,民族之矛党蚕食了非国大的选票。

但在索韦托投票站外,拉马福萨对非国大的全国前景充满信心。“南非人民将在今天的投票中给予非国大绝对多数。毫无疑问。在我的领导下,非国大进行了一场强大的竞选活动,”他表示,“人们投票支持稳定和扩大我们的民主。对于南非人民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南非将决定谁应该领导政府。”当总统离开他曾经称之为家乡的小镇时,索韦托的非国大支持者欢呼雀跃。

2024 年南非选举
主要政党(半岛电视台)

“投票很兴奋”

在附近的莱纳西亚镇,阿提亚·松戈 (Attiya Songo) 第一次投票,她表示,“我非常兴奋。”

这位 23 岁的约翰内斯堡大学政治学学生在一个非国大活动人士的家庭中长大,她的家人是被种族隔离国家强迫搬迁的数百万人之一,她从小就听着父亲和祖父讲述争取自由的故事。

小时候,阿提亚从父母和祖父母那里听到的故事中对非国大持乐观态度。现在有了投票的机会,她不再认同这种观点。

“我年轻的时候,他们有一些好的地方。现在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对非国大没有任何正面评价,”她说,“投票给他们从来都不是考虑的事情。”

她的母亲萨尔玛·松戈在伦茨公立学校排队投票时站在她身后,她说,她从 1994 年起就一直投票给非国大。

她说,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不再投票给非国大。然而,星期三就是那一天。

萨尔玛表示,“我记得 1994 年投票时的兴奋和激动。我们在伦茨投票。我们排着蜿蜒曲折的队伍,非常兴奋。”

她说,腐败和贪婪是非国大迷失方向的主要原因,至少是失去部分选票的原因。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