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封口费案结案陈词结束:以下是需知

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他的律师一起坐在纽约市曼哈顿刑事法庭的辩护席上 (美联社)

在对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进行的史无前例的刑事审判中,纽约的律师们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全面结案陈词,特朗普被指控非法掩盖向一名成人电影女演员支付的封口费。

未来几天内,由12名成员组成的陪审团可能会做出另一项历史性决定:特朗普是否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因犯罪被定罪的前美国总统。

特朗普被指控犯有 34 项伪造商业记录的重罪,这些罪名与他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向成人电影女演员斯托米·丹尼尔斯支付13万美元的封口费有关。

检方花了数周时间试图证明这些伪造行为是更广泛的阴谋的一部分,目的是非法影响2016年总统大选,并阻止丹尼尔斯公开声称她与特朗普发生过性关系。

这位前总统和2024 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否认发生过任何此类接触。他还断然否认了这些指控,并驳斥了整个审判,称其为政治攻击。

要对特朗普提出重罪指控,陪审员必须同意检察官的说法,即伪造文件是为了实施或掩盖另一项罪行。

以下是关于结案陈词以及接下来需要了解的内容。

辩方说了什么?

周二第一个发表结案陈词的是特朗普的辩护律师托德·布兰奇,他向陪审团发表最后陈述花了近三个小时。

这是一份内容繁多的总结,涉及从税务申报的细节到现代政治竞选如何进行的更广泛问题。

尽管检察官指控特朗普、科恩和《国家询问报》出版商戴维·佩克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策划了一项压制负面新闻报道的计划,但布兰奇坚称这并不存在渎职行为,只是民主在行动。

他在一个特别大胆的时刻说道,“是否有赢得选举的阴谋并不重要。这个国家的每一次竞选都是一场宣传候选人的阴谋,一群人齐心协力帮助某人获胜。”

布兰奇随后将矛头指向丹尼尔斯的证词,称她对与特朗普发生性关系的描述是为了博取陪审员的同情,而与相关指控毫无关联。

此后,他转向科恩,将科恩描绘成一个连环骗子和“合理怀疑的人类化身”。

布兰奇给陪审员的最后留言敦促他们放下对特朗普的任何个人感情。他说道,“这不是投票箱上的全民公投——你在2016年或2020年投票给谁,你计划在2024年投票给谁。这不是这件事的目的。”

检察官说了什么?

反过来,检方也发表了长达数小时的结案陈词,将听证会拖到了晚上,远远超过了通常下午5点下班的时间。

检察官乔舒亚·斯坦格拉斯精心列出了一系列事件,他说这些事件相当于特朗普“操纵和欺骗选民,以协调的方式蒙蔽选民”的努力。

为了展示特朗普的行为模式,斯坦格拉斯回顾了其他与特朗普有关的所谓“捉杀”计划,包括《国家询问报》购买模特凯伦·麦克杜格尔的婚外情指控,以及特朗普大厦门卫声称特朗普未婚生子,并试图平息这一指控。

斯坦格拉斯继续将科恩描绘成一个有缺陷的人,但他对特朗普所处的世界提供了宝贵的见解。他告诉陪审团,此案不是关于“你是否喜欢迈克尔·科恩”。

他称,“关键在于他是否有关于此案的有用、可靠的信息可以提供给你,而事实是,他最清楚。”

他补充说,辩方试图将陪审团的注意力转移到科恩的不当行为上,而不是特朗普的。“此案与迈克尔·科恩无关。这是关于唐纳德·特朗普的。”

斯坦格拉斯还试图驳斥辩方的论点,即封口费是为了避免特朗普的家人蒙羞,而不是为了影响选举。

斯坦格拉斯说到,“被告最关心的不是他的家人,而是选举”,并指出封口费是在2016年支付的,即所谓的婚外情发生10年后。斯坦格拉斯问道,如果特朗普如此关心他的家人,为什么他要等到选举年才谈及丹尼尔斯的故事?

此外,他还试图反驳辩方的说法,即由于封口费经过科恩之手,因此是合法的“法律费用”。

斯坦格拉斯打趣道,“科恩在这次审判中接受盘问的时间比他在2017年为唐纳德·特朗普做法律工作的时间还要长。”

他指出,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提到了对科恩的“报销”,而不是法律费用。

斯坦格拉斯指着辩方说,“然而,他们仍然试图辩称,2017年支付给科恩的款项是用于提供法律服务,因为说任何其他话都等于承认商业记录是虚假的,他们不能这样做。”

他的结案陈词结束时已超过 5 个小时,当地时间晚上8点左右。

演员罗伯特·德尼罗为什么在法庭外?

自4月中旬特朗普案开庭以来,政界人士、支持者和国际媒体纷纷涌入曼哈顿刑事法庭参加庭审。

特朗普的政治盟友——包括参议员里克·斯科特、众议员马特·盖茨和前总统候选人维韦克·拉马斯瓦米——都出现在法庭外,表达对这位陷入困境的共和党人的支持。

但周二,拜登总统的竞选团队首次涉足这一场面,派出演员罗伯特·德尼罗和两名前警察,他们在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冲进美国国会大厦时在场。

德尼罗表示,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他永远不会离开”。“如果特朗普重返白宫,你就可以告别我们都认为理所当然的这些自由了。”

特朗普目前面临两起与推翻2020年选举结果有关的刑事案件: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案件和佐治亚州的州起诉书。他还面临佛罗里达州的第四起起诉书,他被指控在卸任后隐瞒机密文件。

然而,纽约的审判是唯一将在选举前结束的审判。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陪审员开始审议之前,负责审理此案的法官胡安·梅尔坎将给出详细的指示,列出案件核心的具体法律问题。

他还将指导他们在决定特朗普是否有罪时应该考虑和不应该考虑哪些信息。

陪审员随后将在公众之外进行审议,他们将有机会获得所有出示的证据。他们还可以向法官提问,法官将与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商议后决定如何回答。

所有12名陪审员必须就裁决达成一致,法官才能接受。如果他们无法达成一致,审判将陷入僵局,梅尔坎将宣布审判无效。

一旦陪审员通知法庭他们已经达成裁决,梅尔坎将传唤各方到法庭。他仍必须确认裁决并做出最终判决。任何一方也可以要求他有效推翻陪审团的裁决。

如果特朗普被判有罪,他最终被判刑可能需要数周或数月的时间。虽然这些指控最高可判处四年监禁,但专家普遍认为他更有可能面临罚款、缓刑或社区服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