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2024年大选:通过数据揭示关键问题

通过数据揭示南非大选中的关键问题 (半岛电视台)

南非将于5月29日举行选举,这将是该国经历30年民主统治以来最不可预测的一场选举。

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ANC)预计将首次失去议会内的多数席位,而这可能会为该国的首个联合政府铺平道路。

由于选民的不满情绪高涨,民主联盟党(DA)、经济自由斗士党(EFF)和民族之矛党(MK)等主要反对党已经在网上竞选和全国集会期间向非洲人国民大会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反对党派承诺进行全面改革,以期将2800万登记选民拉到他们身边。

2024年南非选举
2024年南非选举概览
南非将在2024年5月29日举行全国和省级投票,以选举出一届新的国民议会,并由该议会选出未来5年的国家总统 (半岛电视台)

年轻人是关键的人口群体,占到选民的一大部分。他们也是与南非种族隔离历史最疏远的人,而非洲人国民大会作为一个解放党,其遗产与该国的种族隔离历史密切相关。

投票将在该国9个省份内举行,人们将投票选出国家及省级政府。

以下是大多数选民最关心的关键问题:

就业:三分之一的南非人处于失业状态

南非的失业率居世界首位。对于那些拥有文凭但发现教育毫无用处的年轻人来说,失业是其选票上的最大问题。

分析人士表示,非洲人国民大会执政数十年来,该国工业化水平仍然低下,这意味着非洲最先进的经济体未能为其不断膨胀的青年人口创造就业机会。

截止去年年底,该国总体失业率从31%略微上升至2024年第一季度的33%。

这个问题在该国15-34岁的年轻人群体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该群体的失业率达到了45.5%,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2024年南非选举
三分之一的南非人处于失业状态
南非的失业率居世界首位,在2024年第一季度,该国的失业率高达33%。在该国15-34岁的年轻人群体中,失业率达到了45.5%的水平 (半岛电视台)

按省份划分,东开普省(作为纳尔逊·曼德拉的故乡而闻名,拥有格贝哈市,旧称伊丽莎白港,是南非9个省份中最贫穷的一个)的失业率最高,达42.4%。西北省紧随其后,为40.5%,自由州省则为38%。

另一方面,西开普省是反对党民主联盟党的总部所在地,也是开普敦市的所在地,该省份的失业率最低,为21.4%,其次是北开普省,为28.3%,夸祖鲁-纳塔尔省则为29.9%。

教育和就业:挥之不去的不平等现象

历史不平等继续困扰着南非的教育部门,并给就业部门带来负面反馈。

尽管在该国的种族隔离制度结束前,各个学校就已经取消了种族隔离,但是黑人占多数的社区仍然拥有大量资金不足的公立学校,这里的图书馆和实验室等设施也不足。有些学校没有互联网等基本设施,也缺乏合格的教师。

总体而言,在黑种人人口中从未接受过任何教育的人数较多。然而,在南非的白种人之中,接受高等教育的可能性更高——这一比例是黑种人、印裔人口或者混血、多种族社区的3倍。

研究人员表示,高等教育水平较低,通常与技能水平较低以及人们有资格从事的工作类型有关。虽然拥有研究生学位的人中有9.6%处于失业状态,但在未完成高中学业的群体之中,失业率是前者的4倍多。

2024年南非选举
不同教育水平的失业率状况
在2023年的第四季度,南非的大学毕业生失业率接近10% (半岛电视台)

其他研究结果还指出,学校课程并没有为年轻人做好进入就业市场的准备——这些课程与雇主的需求脱钩。结果就是技能和工作的明显不匹配:波士顿咨询集团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南非对技能的需求和供应之间存在50%的不匹配度,从而导致其劳动生产率低下。

犯罪:不断上升并恶化

高水平的贫困、失业和不平等,导致了南非暴力犯罪的上升,有组织犯罪集团的崛起使这种情况更加恶化。

根据南非警察局发布的年度犯罪报告,在2022-2023财政年度,该国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了180万起严重暴力犯罪,较前一年增加了7.7%。

2024年南非选举
2013-2023年的南非犯罪率
高水平的贫困、失业和不平等,导致了南非暴力犯罪的上升,有组织犯罪集团的崛起使这种情况更加恶化 (半岛电视台)

该国平均每天有75人遭到谋杀——在过去10年内上升了近60%。

在过去10年内,该国的劫车案件增加了一倍多,并从2013年平均每天31起增加至2023年报告的平均每天62起。

另一方面,在过去10年内,普通抢劫案报告率下降了12%,包括强奸和性侵犯在内的性犯罪在同一时期下降了5.6%。

住房问题:数百万人仍居住在棚屋里

住房是南非的一个敏感话题,少数白种人在传统上拥有大部分土地。这也是南非作为世界上最不平等国家之一所造成的赤裸裸的不匹配现象中最明显的例证之一。

尽管近八成南非人(83.2%)居住在正规住宅中,但至少220万人仍居住在非正规住宅中,包括用波纹铁皮或其他废料建造的棚屋。

2024年南非选举
2002-2022年期间的住房情况
在2022年,大约83.2%的南非人居住在正规住宅,而在2002年,这项比例为73.5% (半岛电视台)

占到南非人口近80%的黑人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在种族隔离的统治制度下,黑人被剥夺了土地,被迫进入“班图斯坦”(黑人家园)或者拥挤的贫民窟和宿舍——在那里,许多人因恶劣的条件而死于疾病。尽管黑种人现在依法不必再生活在这样的条件之下,但是许多人仍然被困在不充分和非正式的住房当中。

土地改革是非洲人国民大会结束种族隔离斗争的主要原则,但在30年之后,重新分配土地和为数百万有需要的人提供经济适用房的努力仍然未能实现。

基本服务:获取机会上的不平等

南非普遍缺水。由于降雨量低和气候炎热,该国极易遭受干旱。此外,管理不善和水资源分配不均,意味着不同种族获得这类关键资源的机会也存在差异。

超过80%的南非家庭可以使用自来水,但是在某些地区,例如林波波省和姆普马兰加省,自来水的供应却经常中断。在南非各地,富裕社区的家庭拥有干净的游泳池并不罕见,而在附近的城镇,黑人则需要拿着塑料桶和容器在公共供水点排队取水,然后再长途跋涉地回家。

一般来说,饮用水可以获取,但并非所有人都能获取。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白种人、混血和印裔人口社区的安全饮用水获取率最高——均超过94%。而在黑种人的家庭中,这一数字下降至86.7%。

虽然农村和城市地区都基本可以通电,但该国对失败的燃煤发电厂的依赖,意味着近年来的电力供应(对所有人来说)都在急剧下降。

2024年南非大选
2002年-2022年期间获得水和电力供应的情况
不同群体获得安全用水的比例:有色人种98.7%、印裔/亚裔98.3%、白种人94.6%、黑种人86.7%
不同群体获得电力供应的比例:白种人98.7%、印裔/亚裔98.1%、有色人种96.2%、黑种人87.9% (半岛电视台)

“负荷削减”:一场持续的危机

南非国有电力供应商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多年来一直采取定期断电的措施,以管理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并防止电网崩溃。持续的停电在当地被称为“负荷削减”。

2023年,饱受腐败和管理不善困扰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采取了创纪录的停电措施,总计6947小时,相当于289天,导致全国每天轮流停电约6至12小时。

南非储备银行表示,这些停电事件给工厂和企业造成了每天约9亿兰特(约合5000万美元)的损失。

2024年南非大选
2015-2023年期间的“负荷削减”
国有电力供应商南非国家电力公司多年来一直采取定期断电的措施,以管理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并防止电网崩溃 (半岛电视台)

在过去的两个月内,南非人一直享受着不间断的电力供应,这是自2022年以来最长的不停电时期。这也导致反对派民主联盟党及其他力量指责非洲人国民大会在选举前玩弄权力游戏来赢得支持者。

非洲人国民大会否认了这种指控,该国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在接受当地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他的政府一直在与南非国家电力公司合作,旨在以有计划的方式改造和维护南非的发电站。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