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批准决议纪念1995年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波托卡里的斯雷布雷尼察纪念中心,一名波斯尼亚妇女在刻有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遇难者姓名的纪念碑旁祈祷(美联社)

尽管遭到波斯尼亚塞族和塞尔维亚的强烈反对,联合国大会投票决定设立每年一度的 1995 年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纪念日。

该决议由德国和卢旺达共同起草,周四获得 84 票赞成、19 票反对、68 票弃权。7 月 11 日成为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国际纪念日。

投票前,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警告联合国大会,此举“只会揭开旧伤,并造成彻底的政治浩劫”。

但他补充说,他并没有否认斯雷布雷尼察的杀戮,并称他“向波斯尼亚冲突的所有受害者低下头”。

德国大使安特耶·林德策 (Antje Leendertse) 表示:“这项决议旨在促进当前和未来的和解。”

周四,塞尔维亚各地响起教堂钟声以示抗议。 塞尔维亚东正教会表示,希望这一举动能够将塞尔维亚人团结起来,“尽管在联合国面临不真实和不公正的指控,但他们仍将祈祷、平静、相互团结和坚定地行善”。

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在出席联合国大会时佩戴塞尔维亚国旗,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设立一个国际日来纪念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事件(路透)

与此同时,波斯尼亚塞族领导人米洛拉德·多迪克否认波斯尼亚城市发生了种族灭绝,并表示,他的政府不会承认联合国的决议。

多迪克在斯雷布雷尼察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斯雷布雷尼察没有发生种族灭绝。”

1995 年 7 月 11 日,即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内战结束前几个月,波斯尼亚塞族军队占领了当时受联合国保护的飞地斯雷布雷尼察。

接下来的几天里,波斯尼亚塞族军队杀害了约 8000 名穆斯林男子和青少年,这一罪行被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和国际法院定性为种族灭绝。

该事件被认为是二战以来欧洲最严重的单一暴行。

除了设立阵亡将士纪念日外,该决议谴责“任何否认”种族灭绝的行为,并敦促联合国成员国“维护既定事实”。

德国和卢旺达在致其他联合国成员国的信中,将这次投票描述为“团结起来纪念受害者并承认国际法院所发挥的关键作用的重要机会”。

‘挑衅’

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塞族领导人对此做出了强烈反应。

为了缓和紧张局势,该决议的作者应黑山的要求补充说,种族灭绝的罪责是“因人而异的,不能归咎于任何种族、宗教或其他群体或整个社区”。

这还不足以安抚贝尔格莱德。

塞尔维亚临时代办萨萨·马特在周日致所有联合国代表团的一封信中警告说,提出“历史敏感话题只会加深分歧,并可能给巴尔干地区带来额外的不稳定”。

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瓦西里·内本齐亚称该决议“具有挑衅性”,是“对和平与安全的威胁”。

莫斯科此前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谴责“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罪”的决议。

多迪克——塞族共和国总统,波斯尼亚的塞族实体,四月份有数千人示威反对该决议——表示,斯雷布雷尼察种族灭绝是一场“骗局”。

欧盟对此做出了强烈回应,外交事务发言人彼得·斯塔诺表示:“不能否认”,“任何试图对此表示怀疑的人在欧洲都没有立足之地”。

对于大屠杀受害者的亲属来说,联合国辩论是他们寻求和平的重要时刻。

79 岁的斯雷布雷尼察和泽帕母亲协会联合主任卡达·霍蒂克 (Kada Hotic)表示,“那些带领人民采取[否认种族灭绝]立场的人必须接受真相,这样我们才能找到和平并继续我们的生活,” 她在种族灭绝中失去了儿子、丈夫和两个兄弟。

波斯尼亚三方主席团的波斯尼亚族成员丹尼斯·贝奇罗维奇表示,该决议“对于传播真相至关重要”。

来源 : 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