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希望获得印度“帕斯曼达”穆斯林的选票 他们会上钩吗?

在艾哈迈达巴德举行的公开会议上,一名妇女举着印有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照片的标语牌 (美联社)

本月早些时候,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电视采访中谈到了该国的穆斯林,否认他在竞选集会上发表了针对少数群体的仇恨言论。

在印度举行大规模大选之际,莫迪在几次集会上发表讲话,他将穆斯林称为“渗透者”和“那些有很多孩子的人”,这是他的印度人民党(BJP)及其极右翼盟友几十年来一直用来对付该国最大的少数民族的熟悉的“狗哨”。

但莫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对自己的演讲受到的批评感到“震惊”,这甚至促使印度选举委员会向印度人民党主席发出警告。

“谁告诉你每当有人谈论有更多孩子的人时,就会推断他们是穆斯林?为什么你们对穆斯林如此不公正?” 莫迪转而询问电视记者,她本人也是穆斯林。

“贫困家庭的情况也是如此。哪里有贫困,哪里就有更多的儿童,无论他们的社交圈子如何。我没有提到印度教或穆斯林。我说过,一个人能养多少孩子就养多少。不要让政府不得不照顾你的孩子的情况出现。”

莫迪被指控发表反穆斯林仇恨言论 (半岛电视台)

据了解,莫迪不会收回自己的言论,但他对“贫困家庭”的强调以及其他人对穆斯林“不公正”的暗示,凸显了印度人民党政治竞选中经常被忽视的一个方面。尽管其政治是由印度教多数主义意识形态驱动的,但它仍试图侵入印度2亿穆斯林中最大的一部分,即“帕斯曼达人”(Pasmandas)。

“社会正义的世俗化”

该词于20世纪90年代首次由东部比哈尔邦前议员阿里·安瓦尔使用,乌尔都语中的意思是“那些被抛在后面的人”。安瓦尔曾两次担任联合人民党议员,因反对与印度人民党结盟而于2017年被开除党籍。

1998年,安瓦尔成立了他的组织全印度帕斯曼达穆斯林马哈兹(AIPMM),以推动一种激进的、在特权穆斯林中相当不受欢迎的想法:该社区遵循种姓制度,就像南亚的大多数印度教徒和其他宗教一样,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穆斯林不同。

安瓦尔在比哈尔邦首府巴特那的住所告诉半岛电视台,“《古兰经》没有提到种姓。 但这是南亚的现象,高种姓穆斯林对低种姓穆斯林造成了很多不公正。”

帕斯曼达政治家阿里·安瓦尔在比哈尔邦巴特那的住所 (半岛电视台)

安瓦尔表示,几个世纪以来,印度教徒中所谓的“低种姓”已经皈依了“无种姓”伊斯兰教,却发现自己受到种姓身份或职业的限制。

例如,他说一名皈依伊斯兰教的印度教洗衣工(dhobi)即使在改变宗教信仰后仍然是“低种姓”洗衣工。他补充道,另一方面,“高种姓”穆斯林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中东或中亚,有些人甚至声称自己是先知穆罕默德家族的直系后裔。

根据帕斯曼达理论家的说法,印度穆斯林主要分为三个种姓。等级制度的顶层是阿什拉夫家族:赛义德家族、谢赫家族、莫卧儿家族和帕坦家族。然后是 Ajlaf(落后者)和 Arzal(贱民)。最后两组组成帕斯曼达人。这些种姓包括 ansaris(织布工)、qureshis(屠夫)、kunjda(菜贩)、darzi(裁缝)和 mansoori(棉农)等。

巴特那的出租车司机穆罕默德·卡鲁表示,跨种姓婚姻在穆斯林中仍然是一种禁忌 (半岛电视台)

安瓦尔在2001年出版的《争取平等之战》(Masawat Ki Jung)一书中写道,植根于种姓制度的做法,例如同族通婚、贱民制度和独立墓地,很快就成为南亚穆斯林生活的一部分。他在书中表示,阿什拉夫家族享有对穆斯林政治和组织的霸权,包括少数民族的国营机构。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2019年当选印度议会议员的27名穆斯林中,只有3人是帕斯曼达。

安瓦尔说道,“我们希望社会正义世俗化。为什么一个边缘化群体和另一个边缘化群体之间应该存在差异?世俗政党将穆斯林视为同质的投票群体,而穆斯林政党只希望穆斯林聚集在一起。然后是印度人民党,它在意识形态上是一个反穆斯林的上层种姓政党。我们反对印度教和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

印度人民党的外展活动

自2022年以来,印度人民党在印度穆斯林之间明显的分歧中感受到了机会,并试图拉拢社区中的帕斯曼达部分。它的主张是:享有特权的穆斯林垄断了有影响力的政治、行政、社会和宗教地位,使帕斯曼达人没有代表权或资源。

推动力直接来自顶层。当年,莫迪在党内工作人员高层会议上发表讲话时,命令他们“与帕斯曼达穆斯林等少数民族打成一片”。

2010年,新德里,在全印度帕斯曼达穆斯林马哈兹组织的旗帜下举行抗议活动,要求政府结束对穆斯林和基督徒中“低种姓”的歧视,穆斯林男子抽着水烟(一种传统的水烟管) (路透)

同年晚些时候,随着印度人民党在拥有近3900万穆斯林的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重新掌权,该党任命帕斯曼达穆斯林丹麦人阿扎德·安萨里 (Azad Ansari) 担任该邦少数民族福利和宗教基金部长,指的是穆斯林个人或团体为宗教、教育或慈善目的而提供的捐赠。

同年,印度人民党向六名穆斯林(其中四名帕斯曼达人)发放了在国家首都德里举行公民投票的门票。他们四人都是选举中的亚军,每个席位都有数十名候选人。

与此同时,莫迪开始发表公开声明,主张提高帕斯曼达人的地位。2023年6月,他在中央邦首府博帕尔的一次集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处境不利的穆斯林“遭受了压迫”,但该国没有对此进行讨论。

他说道,“他们仍然没有获得平等的权利,被认为是贱民。然而,印度人民党正在本着‘Sabka Saath,Sabka Vikas’(万众一心,同舟共济)的精神开展工作,为所有人提供包容性和福利。当人民党工作人员带着这些事实和论点去拜访穆斯林兄弟姐妹时,他们会更好地向他们解释,并消除他们的误解。”

上个月在北方邦一次选举集会上的另一次演讲中,他攻击反对党“利用穆斯林作为选票库,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赋予他们权力”。

莫迪表示,“每当我谈论帕斯曼达穆斯林的问题时,他们(反对派)就会变得焦躁不安。这是因为顶层的人拿走了所有的好东西,并迫使帕斯曼达穆斯林在目前的状况下生存。”

印度选举:印度穆斯林感觉如何? (半岛电视台)

印度人民党内部人士表示,他们的帕斯曼达外展活动受到两个因素的指导。第一,证明种姓制度——经常被用来强调印度教社会内部的分歧——也是一种穆斯林现象。第二,从反对派手中夺走帕斯曼达的选票。然而,他们承认种姓制度的概念通常很难向普通穆斯林解释。

印度人民党少数民族小组主席贾迈勒·西迪基强调,“帕斯曼达人是属于印度种姓结构的印度穆斯林。”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他们占穆斯林人口的85%。国大党、萨马杰瓦迪党等反对党仅将它们用作选票库。他们进一步压迫落后穆斯林的上层种姓穆斯林。他们在清真寺委员会、属人法委员会和其他此类机构中获得席位。”

他补充道,“莫迪总理表示,他将为穷人的福利而努力,当我们为穷人的福利而努力时——无论你谈论哪种计划——穆斯林都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他们在经济上落后。”

西迪基表示,在全国选举前夕,他的政党在该国总共543个议会选区中确定了65个穆斯林人口超过30%的选区。其中13个席位位于西孟加拉邦和北方邦,4个席位位于比哈尔邦。这是正在进行交错选举的三个主要邦。

2023年,印度人民党准备了一项为期四个月的外展计划,其中包括在65个已确定选区的每个选区确定5000名政府福利计划的穆斯林受益人,并使他们成为该党在选举前发起的“Sneh Yatras”(情感游行)的一部分。这些选区的另一项运动旨在使穆斯林成为“Modi Mitra”(莫迪之友)。

印度人民党特别针对的帕斯曼达部分是穆斯林妇女,她们被纳入印度人民党名为“Shukriya Modi bhaijaan”的计划(谢谢莫迪兄弟)。该计划旨在感谢总理的计划,例如分发免费烹饪气瓶、为穷人提供住房贷款和免费医疗保险。印度人民党声称约有100万穆斯林妇女参与了该活动。

但据印度人民党称,这项以穆斯林妇女为中心的运动的主要目标是“感谢”莫迪通过了一项将“三声离婚”(triple talaq)或立即离婚定为犯罪的法律,根据这种做法,穆斯林男子只需说三次“talaq”(意为离婚)就可以与妻子离婚。这种做法遭到伊斯兰学者的反对,他们坚持《古兰经》规定的更长的离婚程序,但这种做法在部分穆斯林中很普遍。

印度人民党的西迪基解释道,“穆斯林被告知印度人民党是他们的敌人。但我们去向他们表明我们正在帮助穷人和有需要的人。我们希望他们体验莫迪政府。”

‘马与草交朋友’

那么,印度人民党的帕斯曼达策略奏效了吗?

新德里发展中社会研究中心的一个研究项目Lokniti网络的国家协调员桑迪普·沙斯特里告诉半岛电视台,“吸引穆斯林穷人帮助印度人民党在地区选举中获胜。它帮助他们在古吉拉特邦和卡纳塔克邦的邦选举中获得了穆斯林的选票。”

他补充道,“选举的最后阶段是在较大的邦进行。重点将是通过宣传莫迪的扶贫福利计划,从反对派手中夺走部分穆斯林选票。”

但半岛电视台在比哈尔邦和西孟加拉邦采访的几位穆斯林持有不同意见。

穆罕默德·马克布尔是巴特那达尔加卡尔巴拉地区一名53岁的日薪工人,他告诉半岛电视台,直到印度人民党最近开始接触帕斯曼达这个词后,他才第一次听说帕斯曼达这个词。但他坚称他不同意右翼政党的说法。

他说道,“这些事情以前发生过,但现在不会了。今天,阿什拉夫的女儿要嫁给ansaris(织布工)。大家坐在一起吃饭。伊斯兰教中没有‘jaat-paat’(种姓制度)。”

马克布尔说,他第一次听说帕斯曼达这个词是在印度人民党开始外展活动之后 (半岛电视台)

距离马克布尔不远,35岁的木匠穆罕默德·诺沙德坐在穆斯林墓地的大门旁边。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帕斯曼达这个词。赛义德家族、阿什拉夫家族、ansaris(织布工)、qureshis(屠夫)每个人都住在这个街区。我们没有像印度教那样的种族隔离制度。每个人都把死者埋在这个墓地里。”

在邻近的西孟加拉邦,市政工作人员兼兼职记者伊布拉·萨加尔·曼苏里表示,他也不相信莫迪的帕斯曼达外展活动。

他在距离邦首府加尔各答约50公里(31英里)的奈哈蒂镇住所说道,“他说了一些有利于帕斯曼达穆斯林的话,但如果我们看看他的任期,我们看不到他做了任何事情。这是巩固选票的策略,但穆斯林并不相信。”

伊布拉·萨加尔·曼苏里(左)和穆罕默德·马赫布尔·伊扎尔在奈哈蒂镇 (半岛电视台)

坐在伊布拉旁边的是29岁的店主穆罕默德·马赫布尔·伊扎尔,他否认种姓僵化在穆斯林中和印度教徒中一样普遍。

他说道,“我对帕斯曼达这个词不太了解,但我不认为伊斯兰教像印度教那样是一个以种姓为基础的社会。”

“我们每天都在新闻中看到针对穆斯林的暴力和暴行,印度人民党对此表示支持。我认为他们无法让我相信其他穆斯林对我造成的伤害比人民党造成的伤害更大。”

然而,有些人不同意这种观点,并对社区中的种姓制度有更强烈的感受。

34岁的穆罕默德·卡鲁在巴特那驾驶旅游车。当他开车在繁华的城市闲逛时,他说道跨种姓婚姻仍然是穆斯林的一大禁忌。

卡鲁告诉半岛电视台,“我见过阿什拉夫家族拒绝与ansaris(织布工)一起吃饭,他们拒绝将女儿嫁给我们。他们认为我们的社会秩序比他们低。但这不像印度教徒。我们没有看到太多围绕种姓的暴力行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穆斯林因其宗教信仰而面临攻击。如果印度人民党考虑穆斯林,那就是他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印度人民党的西迪基拒绝了这些指控,而是声称他们的政党是唯一有计划提高弱势穆斯林地位的政党。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印度人民党执政十年后,穆斯林认为这是唯一关心帕斯曼达人和穆斯林妇女的政党。事实上,他们说他们正在寻找这样一个不沉迷于分裂政治的政党。”

“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有着非常深厚的联系。总理(莫迪)给予他们(穆斯林)福利并因此给予他们平等的方式对穆斯林的思想产生了影响。我们肯定会在这次选举中看到这种影响。”

帕斯曼达领导人安瓦尔不同意,称印度人民党的外展活动是“洗眼”,并指责该党宣扬宗教仇恨。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据说,马与草交朋友,马就会死。如果印度人民党不搞地方自治主义,那么他们的政党就完蛋了。这是穆斯林社区的诱饵,我认为他们知道社区不会上当。”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