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特朗普纽约封口费案件审判第 18 天要点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为 5 月 16 日在曼哈顿刑事法院开始诉讼做准备(美联社)

在纽约,唐纳德·特朗普刑事封口费审判已进入第五周,被取消律师资格的律师迈克尔·科恩已连续第三天就他与美国前总统的互动作证。

但周四,特朗普的辩护团队再次趁机试图在科恩的证词中找出漏洞,抨击他的可信度、他的动机,甚至对他关于刑事案件中关键事件的回忆发动抨击。

科恩——他曾是特朗普核心圈子成员——是检方的明星证人,而且很可能是检方在结案前最后传唤的证人。

这位前律师指控前共和党总统、现任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策划了一项计划,在 2016 年竞选前向成人电影明星斯托米·丹尼尔斯支付封口费。

丹尼尔斯坚称她与特朗普有染,检察官称,当特朗普通过科恩以 13 万美元收买她的沉默时,她正准备向媒体推销自己的故事。

他们声称,这笔付款的目的是压制 2016 年总统选举期间的负面报道,特朗普最终赢得了选举。这位共和党政客当时已经因一段录音而受到审查,在录音中他描述了抓住女性生殖器的过程。

科恩本人此前承认与封口费有关的联邦竞选财务违规行为。

但特朗普否认了对他的指控以及事件本身。他在此案中面临 34 项伪造商业记录的重罪指控,这是针对他的四项正在进行的刑事起诉之一。

他是第一位面临刑事指控的美国前任或现任总统。 以下是审判第 18 天的要点:

5 月 16 日,迈克尔·科恩离开公寓大楼前往纽约曼哈顿刑事法院(美联社)

辩方质疑科恩的动机

周四,辩方立即恢复了对科恩的攻击,调查这位被取消律师资格的律师是否有证据表明他是出于对特朗普的个人敌意而动机。

在当天的审理过程中,他们用从 2020 年播客中剪下的科恩自己的录音对质,显示这位前律师对特朗普被定罪的前景感到高兴。

录音中,科恩表示,他希望“这个人最终进监狱”,并“因为他对我和我家人所做的事情而内心腐烂”。

科恩在一段视频中说道,“它不会带回我失去的一年或对我的家人造成的伤害。 但复仇是一道最好冷着吃的菜。”

又过了一会儿,他说道:“你最好相信我希望这个人下台。”

这些音频片段与科恩在证人席上相对端庄的行为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播客中,他神情活跃,说话速度极快,不时夹杂咒骂。

辩方还试图强调为什么科恩对他的前任老板如此仇恨。 律师托德·布兰奇暗示科恩正在谋求白宫办公厅主任的职位,但最终感到失望。

布兰奇问科恩说,“事实是,科恩先生,你真的很想在白宫工作,对吗?”

科恩回答道,“不,先生,”后来又说布兰奇没有正确地“描述”他的动机。

美国众议员劳伦·博伯特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其他共和党支持者一起出席法庭外的新闻发布会(路透)

科恩在宣誓后作证说谎

科恩仍然是检方案件的关键支柱,作为唯一可以在审判中心就有关封口费的某些私下讨论作证的证人。

因此,周四的辩方继续打击他的可信度,要求他重温宣誓时撒谎的时刻,以便对他目前的证词提出质疑。

例如,布兰奇提出了这样一个事实:科恩于 2018 年承认曾就在莫斯科建造特朗普大厦的尝试失败一事向国会撒谎。

布兰奇问科恩,“你在宣誓后撒了谎,对吗?”科恩回答:“是的,先生。”

科恩长期以来一直坚称,他当时撒谎是出于对特朗普的忠诚。

布兰奇还就科恩发表的声明向他施压,科恩表示,面对 2018 年的指控,包括逃税和违反竞选财务行为,他感到有压力认罪。

当被告在法庭上认罪时,他们必须确认他们是自愿认罪的。 布兰奇用这一点问科恩:当他说他自愿认罪时,他是否在宣誓下撒谎了?

科恩表示,“那不是真的。”

此外,辩方还强调了科恩在法庭申请中使用人工智能生成虚假法律引文的例子,再次对这位前律师的可靠性提出质疑。

5 月 16 日,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曼哈顿刑事法院休息期间离开法庭(路透)

辩方质疑科恩的证词

在对科恩的可信度提出质疑后,辩方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为检方作证的关键时刻。

例如,科恩本周早些时候作证说,他在 2016 年 10 月给特朗普的保镖基思·席勒 (Keith Schiller) 打电话,作为联系特朗普本人的一种方式。

科恩解释说,这次电话是关于“斯托米·丹尼尔斯的情况”以及他们计划转给她的律师的封口费事宜。

但周四,特朗普的辩护人质疑这是否是科恩当时与席勒接触的真正原因,辩护律师布兰奇表示,科恩转而寻求席勒的帮助,以处理一名 14 岁的男子一直向他的手机拨打骚扰电话的情况。

布兰奇向陪审团展示了科恩在 2016 年谈话的同一天晚上写给席勒的短信,短信中写道:“如果我的手机和办公室收到骚扰电话,我可以向谁咨询?”

他接着问科恩,他对 2016 年电话谈话的描述是否“是谎言”,以及焦点是否是骚扰电话,而不是封口费。

科恩回应道,“其中一部分是关于电话,但我知道基思当时和特朗普先生在一起,而且可能不仅仅是这样。”

休息后,布兰奇问科恩他是如何回忆起这么久以前的具体细节的。

科恩回答道,“这些电话是我过去六年来一直在谈论的事情。”并补充说,“它们过去和现在都极其重要,而且非常重要。”

唐纳德·特朗普审判第 18 天期间举行的众多侧边栏目之一,律师们与胡安·梅尔尚法官会面(路透)

辩方辩称合同“完全合法”

检方多次反驳辩方的主张,在盘问过程中提出反对意见,并要求与法官进行“边栏”对话。

但辩方继续试图破坏检方的核心叙述,即特朗普试图隐瞒向丹尼尔斯支付的封口费,作为影响 2016 年大选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相反,布兰奇试图将这些行为视为普通的法律策略。

他向科恩提供了丹尼尔斯签署的保密协议副本,并指出上面找不到特朗普的签名,然后他问科恩:“在你看来,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这都是一份完全合法的合同,对吗?”

科恩同意了,“是的,先生。”

他还让科恩确认保密协议是商业法中的常规做法。

布兰奇进一步质疑封口费是否与 2016 年大选有任何关系。

他指出科恩过去曾就向门卫支付一笔单独的封口费发表过声明,称特朗普对门卫的故事感到“担忧”,因为“这涉及到仍然与他共事并为他工作的人”。

辩方还提出了评论,科恩回应了特朗普的指控,即丹尼尔斯勒索他钱以保持沉默。

布兰奇问科恩:“在你看来,有两种选择:付钱,或者不付钱,然后故事被爆料出来。”科恩一如既往地回答说:“是的,先生。”

对科恩的盘问定于周一恢复。 特朗普要求周五休庭,以便他能够参加小儿子巴伦的毕业典礼。

众议员马特·盖茨(中)主持 5 月 16 日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新闻发布会,而一名抗议者举着一块牌子,称他和在场的其他共和党人是“马屁精”(路透)

特朗普代理人挤满法庭

尽管科恩在当天的诉讼过程中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但陪同特朗普出庭的共和党议员们也是如此。

特朗普以要求共和党同僚忠诚而闻名,因此,随着审判的持续,几位著名政客纷纷前往曼哈顿刑事法院以表达他们的支持。

周四,随行人员包括不少于九名美国众议院议员,其中包括佛罗里达州煽动者马特·盖茨、科罗拉多州的劳伦·博伯特和亚利桑那州的安迪·比格斯。

事实上,众议院监督委员会的成员太多,以至于投票被推迟,以便他们从纽约飞回华盛顿特区。

这次投票涉及一项决议,要求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藐视法庭,因为他未能交出与另一起特朗普案件相关的录音,这一次涉及他在离任后处理机密文件的情况。

不过,在纽约期间,几位代表借此机会谴责了特朗普面临的无数法律麻烦。

例如,马特·盖茨将特朗普描述为“马铃薯先生”,指的是一种具有可互换部件的儿童玩具。

他解释说,检察官“必须将一堆不属于一起的东西拼凑在一起”才能拼凑出针对前总统的案件。

马特·盖茨还因其周四早上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帖子而引发批评,该帖子显示他看着特朗普进入法庭。

盖茨写道,“总统先生,退后一步,做好准备。”

批评者指出,他的话呼应了特朗普在 2020 年电视辩论中被问及有关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和“骄傲男孩”等极右民兵问题时发表的声明。

特朗普当时表示,“‘骄傲男孩’,退后一步,做好准备。”他后来否认知道骄傲男孩是谁,该组织的高级成员因参与 2021 年 1 月 6 日袭击美国国会大厦而被判有罪并被判入狱。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