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前律师迈克尔·科恩在纽约审判中作证的关键要点

唐纳德·特朗普前律师迈克尔·科恩于 5 月 13 日离开曼哈顿的家,就前总统封口费刑事审判中出庭作证(路透)

迈克尔·科恩——唐纳德·特朗普封口费案的关键检方证人——在审判开始以来最受广泛期待的出庭日子之一对这位美国前总统作证。

科恩——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和调解人——周一告诉法庭说,他代表前任老板撒谎和欺凌。

科恩说道,“这是完成任务所需要的,”他时不时地瞥一眼特朗普,而特朗普正无精打采地坐在纽约市法庭被告席旁的椅子上。

检察官指控特朗普伪造与 2016 年大选——特朗普赢得了该大选——前支付的封口费相关的商业记录。

检方的案件取决于科恩在投票前向成人电影明星斯托米·丹尼尔斯支付了 13 万美元,以试图阻止她公开谈论 2006 年她所说的与特朗普的性接触。

这位前总统否认发生过任何此类遭遇,他还否认说,对他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此次审判正值特朗普11月竞选之际。

以下是科恩在审判第 16 天的证词中得出的主要结论。

迈克尔·科恩出庭作证指控前老板唐纳德·特朗普

科恩称他做了特朗普想要的“任何事”

57 岁的科恩周一作证说,将他的角色描述为特朗普的调解人是公平的,并强调,他照顾“他想要的任何事情”。

科恩没有担任传统的公司律师,而是直接向特朗普汇报,并且从未隶属于特朗普集团总法律顾问办公室。

他说,他的职责包括重新谈判商业伙伴的法案、威胁要起诉人们以及在媒体上发表正面报道。

他补充说,特朗普主要通过电话或亲自沟通,从未设置电子邮件地址。

科恩表示,“他会评论说,电子邮件就像书面文件,他认识太多人,他们因为拥有检察官可以在案件中使用的电子邮件而直接失败。”

法庭草图显示,5 月 13 日,特朗普闭着眼睛坐着,科恩正在接受检察官苏珊·霍芬格的讯问(路透)

科恩详细介绍了平息负面新闻的努力

科恩作证说,在 2015 年与特朗普和时任《国家询问报》出版商戴维·佩克 (David Pecker) 会面时,三人讨论了利用超市小报来提高特朗普的候选资格,同时攻击他的竞争对手事宜。

根据证词,特朗普告诉佩克,如果他意识到可能出现负面新闻,请告知科恩,三人同意佩克将尽力压制任何此类报道。

当特朗普准备宣布竞选总统时,据称,他告诉科恩,将会有“很多女性挺身而出”。

科恩进一步解释说,作为特朗普当时的律师,鉴于《国家询问报》在美国数以万计的超市收银台旁的知名度很高,他试图利用《国家询问报》的权力为老板谋取利益。

他作证说,在《国家问询报》提醒他有人兜售涉嫌与前《花花公子》模特凯伦·麦克杜格尔有染的故事后,他立即去找了特朗普。

科恩回忆说,他曾去过特朗普的办公室,询问他是否认识麦克杜格尔或对这个故事有任何了解,科恩说,特朗普随后告诉他要确保这个故事不会被泄露。

科恩表示,他认为这篇报道如果发表,将对特朗普的总统竞选产生“重大”影响。

麦克杜格尔的消息传出后不久,《国家问询报》支付了 3 万美元,平息了一名门卫关于特朗普有未婚生子的虚假谣言。科恩记得特朗普在得知门卫挺身而出后告诉他说,“你来处理。”

科恩周一的证词与出版商佩克在审判早期的类似说法相呼应。佩克就所谓的“抓捕”计划作证,该计划旨在压制 2016 年投票前可能对特朗普产生负面影响的报道。

斯托米·丹尼尔斯在特朗普纽约封口费审判第 13 天出庭作证

科恩称出版商向他施压要求赔偿

《国家问询报》支付 15 万美元压制麦克杜格尔的报道后,科恩作证说,该小报的出版商一直在逼迫他让特朗普偿还费用。

科恩讲述了在他最喜欢的意大利餐厅与佩克的会面,出版商因埋葬特朗普涉嫌与这位前花花公子模特的绯闻而没有得到回报而感到不安。

科恩表示,佩克担心的是,“对他来说,向母公司首席执行官隐瞒这笔钱太多了”,而且他已经拿出 3 万美元来压制门卫的故事。

科恩补充说,佩克在某个时候还向他表示,他的公司美国媒体公司有一个“文件抽屉——或者按照他的描述是一个上锁的抽屉——里面存放着与特朗普先生相关的文件”。

科恩表示,他很担心,因为该出版商与特朗普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多年前,而且佩克正在竞选另一家媒体公司的领导者。 科恩担心如果佩克离开,这些文件会发生什么情况。

特朗普5月13日出席曼哈顿刑事法庭的第十六天审判(路透)

科恩称特朗普对丹尼尔斯的说法感到愤怒

科恩周一还告诉陪审员,特朗普对成人电影明星丹尼尔斯购买有关她与前总统发生性接触的故事感到愤怒。

“他对我说,‘这是一场灾难,彻底的灾难。’ 女人会恨我,”科恩作证道,“‘伙计们,他们认为这很酷,但这对竞选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科恩解释说,他得知丹尼尔斯在特朗普 2016 年总统竞选的关键时刻推销她的故事。 电视节目《走进好莱坞》的一段录音刚刚被泄露,特朗普在节目中吹嘘自己抓住女性生殖器。

距离 2016 年 11 月选举日仅几周,这段录像让特朗普竞选团队忙于控制损失。

这位前总统的辩护团队表示,向丹尼尔斯付款可能是为了避免特朗普及其家人的尴尬,而不是为了促进他的竞选活动。 但科恩作证说,特朗普似乎只关心这对他的总统竞选的影响。

科恩在谈到特朗普的妻子时说道,“他没有想到梅拉尼娅。 这一切都与竞选有关,”在辩护席上,特朗普摇了摇头。

科恩补充说,他记得特朗普说:“只要通过选举就可以了,因为如果我赢了,它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我是总统,如果我输了,我也不会真正关心。”

唐纳德·特朗普的“封口费”审判正在纽约法院进行

科恩称特朗普告诉他,“就这么做”

科恩还提供了有关他向丹尼尔斯支付封口费的详细证词,这是检方案件的核心。

科恩说,特朗普敦促他推迟向丹尼尔斯的律师付款,直到选举结束后,并告诉他这个故事不再重要。 2016 年 10 月,丹尼尔斯的故事即将曝光,科恩说特朗普让他终于付钱了。

科恩作证说,“他向我表示:就这么做吧,”特朗普建议他与特朗普集团高管艾伦·韦塞尔伯格会面并寻找解决方案,然而,韦塞尔伯格拒绝付款,因此,科恩说他决定自己出钱。

科恩作证说,“我最终说,‘好吧,我会付钱’,”他解释说,他拒绝自掏腰包,但在特朗普向他保证“你会拿回钱”后,他最终态度软化了。

特朗普的律师辩称,科恩是个人行为,但他在证人席上否认了这一观点,科恩周一表示。“一切都需要特朗普先生的签字。”

科恩还在证词中描述了他如何成立一家空壳公司——被错误地列为“房地产咨询公司”——以便通过特朗普大厦街对面的银行付款。

检察官向陪审员出示的电话记录显示,科恩在访问银行的那天早上两次拨打了特朗普的电话。

特朗普的辩护团队预计将在本周晚些时候的盘问中挑战科恩的可信度,并将他描绘成一个不可信任的骗子。

科恩于 2018 年承认与封口费相关的联邦指控以及向国会撒谎,他被判处三年徒刑。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