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不是和平”:普京战时俄罗斯洗牌背后的原因为何?

即将离任的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左)将由安德烈·别洛乌索夫接替 (路透)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对内阁进行了重大改组,他将解除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12年的谢尔盖·绍伊古的职务,并任命他为联邦安全委员会秘书,该职位自2008年以来一直由尼古拉·帕特鲁舍夫担任。

此举引发了克里姆林宫观察人士的猜测,他们好奇是什么导致了这一意外举动,以及这对绍伊古、帕特鲁舍夫和即将成为俄罗斯新国防部长的副总理兼经济学家安德烈·别洛乌索夫意味着什么。

绍伊古被认为是普京的忠实拥护者,两人曾多次被拍到一起穿越西伯利亚深处进行男子钓鱼探险,并在整个入侵乌克兰的过程中领导俄罗斯武装部队。

别洛乌索夫的任命预计将于本周得到联邦委员会的确认。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告诉媒体:“今天,战场上的胜利者是那些对创新更加开放、对尽快实施更加开放的人。总统现阶段自然决定国防部应由文职人员领导。”

观察人士表示,这次改组是一个信号,表明俄罗斯没有计划结束对乌克兰的战争,现在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了。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国际历史系博士生兼客座教师杰夫·霍恩表示:“这表明克里姆林宫并不是寻求退出乌克兰,而是为了尽可能延长其承受冲突的能力。由于经济缺陷,俄罗斯能够扩大规模的程度非常有限。但他们可以维持一定程度的消耗战,并且可能希望比乌克兰能做得更久。”

绍伊古即将担任军工委员会副主席。他还将领导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FSVTS),该机构负责与其他国家的军事硬件往来。

多本有关普京和俄罗斯的书籍的作者马克·加莱奥蒂在《旁观者》杂志上写道,“随着经济学家接管国防部,老部长担任政策和顾问角色,技术官僚方兴未艾。但目标不是和平,而是一场更有效的战争。随着普京着眼长远,‘特别军事行动’现已成为其政权的核心组织原则,他知道他需要技术官僚来维持他的战争机器的运转。”

普京的法令还将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从国防部中删除,绍伊古只对总统本人负责。

俄罗斯国防智库军事政治分析局的亚历山大·米哈伊洛夫对国营塔斯社表示:“(在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的短短两年多时间里,谢尔盖·绍伊古的专业水平已经超越了国防部长的水平。”他指的是绍伊古的国际专业知识水平和海外经验。

军事专家罗布·李在X上写道,“这似乎并不是为了降职绍伊古,他不仅获得了安全委员会秘书的重要职位,还将保留对国内和国外防务问题的监督权。”

“这场洗牌中的最大输家似乎是帕特鲁舍夫,他也是入侵乌克兰背后的关键决策者之一。”

目前尚不清楚帕特鲁舍夫的新任务将在哪里。

然而,绍伊古的新职位可能并不像他们看起来的那样。

此次改组是在国防部副部长铁木尔·伊万诺夫因贿赂指控被捕不到一个月后进行的。

政治分析师兼R.Politik创始人塔蒂亚娜·斯塔诺瓦亚在Telegram上撰文,提到绍伊古职业生涯最近的动荡时称,“安全委员会正在成为普京‘前’关键人物的蓄水池,放不下,却无处容身。”

伊万诺夫以奢华的生活方式而闻名,并被指控将用于重建饱受战争蹂躏的乌克兰城市马里乌波尔的资金收入囊中。斯塔诺瓦亚还指出了最近与俄罗斯技术集团Rostec的纠纷、被指控工作缓慢的国有军火制造商绍伊古以及去年瓦格纳叛变的后果。

斯塔诺瓦亚继续说道,“普普京由此明确表示,与之前立场的联系将保留,连续性很重要,这完全符合他的精神。但这一切更让人想起将绍伊古带出比赛的愿望,以免冒犯,并获得最高荣誉。不是因为他是朋友,而是因为这对普京本人来说更安全。就像2020年1月发生在梅德韦杰夫身上的事情一样。显然,这就是安全委员会为自己辩护的方式:确保前重量级人物的安全,他们无处可容,不能被赶走。”

安德烈·别洛乌索夫是谁?

与绍伊古一样,别洛乌索夫也被认为是普京的忠实拥护者和政府支出的热心支持者,被认为是2019年备受争议的增值税增加的幕后黑手。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安德烈·科列斯尼科夫表示:“普京最奢侈的任命之一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别洛乌索夫担任国防部长。现在对普京来说重要的是确保用于战争的巨额资金不被窃取。”

一位与克里姆林宫关系亲近的消息人士告诉俄罗斯独立新闻媒体《贝尔报》:“别洛乌索夫不仅仅是(任务)的执行者,他对俄罗斯经济应该如何运作有自己的愿景,并尽其所能地将其付诸实践。”

另一位消息人士补充说,2014年,他是当时唯一一位与普京关系密切、支持吞并克里米亚的经济学家。

经济学家康斯坦丁·索宁(Konstantin Sonin)在X上发表的一篇长文中表示:“我认识俄罗斯新任国防部长安德烈·别洛乌索夫很多年了”他补充道,他们现在不喜欢这种关系。“新的变化,即别洛乌索夫在国防部中取代绍伊古,绍伊古在联邦安全委员会中取代帕特鲁舍夫,完美地诠释了我们的‘堕落独裁’理论。”

“事情并没有按照普京的计划进行,但他将无休止地轮换同一小群忠诚者。普京一直害怕让新人走上权力岗位,即使在最好的时期,他们也一定是没有自己观点的无名小卒。在他的统治即将结束时,更是如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