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南非的关系是否因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而处于崩溃边缘?

美国国务聊布林肯与南非外交部长潘多尔会面 (通讯社)

美国众议院正在审查一项法案,要求在与南非关系紧张之际重新评估两国关系。

南非外交部长潘多尔最近访问了华盛顿特区,据信,她此行旨在让美国战略界了解南非在与美国存在分歧的关键领域内的立场。

以下是有关美国的这项法案、两国近期的紧张局势以及合作意义的更多信息。

美国国会的南非法案是关于什么的法案?

今年2月6日,《美国-南非双边关系审查法案》在美国众议院被提出。

该法案称,“与其宣称的不结盟立场相反,南非政府有与恶意行为者站在一起的历史,其中包括美国认定的外国恐怖组织和伊朗政权的代理人哈马斯,此外,它还寻求与中俄建立更为密切的关系”。

该法案声称,非国大(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党)自1994年首次执政以来,就与哈马斯保持着联系。

该法案指责南非政府成员和非国大领导人在去年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以色列后发表了反犹太和反以色列的言论。这是指南非外交部在这场袭击后发表声明称,袭击的根源在于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持续非法占领”。

该法案列举了包括潘多尔在内的南非领导人谴责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领土,并与哈马斯和伊朗领导人进行沟通的事例。

该法案还确定了南非“与俄罗斯之间跨越军事和政治空间的牢固关系”,以及南非与中国之间的互动。中国和美国是南非最大的两个贸易伙伴。同样,南非也是美国和中国在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那么美国总统乔·拜登将需要在120天内向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和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提交一份包含重新评估两国关系结果的报告。目前尚未对该法案进行投票,但上周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对此进行了口头表决。

斯坦福大学非洲研究中心退休兼职教授乔尔·萨莫夫表示,“在我看来,这项法案确实不太可能在美国国会两院获得通过并由总统签署。”萨莫夫最近的研究涉及非洲的教育和政治,并且特别关注南非的情况。

萨莫夫表示,南非和美国都认为两国关系很重要,他预计,双方会寻求维持这种关系。他还补充称,相信潘多尔访美的目的是缓和南非与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萨莫夫将美国的这项法案称为“象征性的行为,而不是一项立法行为”,旨在表明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和立法者“对南非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的行为感到不满”。

他解释称,这是因为“政治就是政治”,两国都面临朝着不同方向发展的政治压力,但在更大的范围内,“这种关系足够重要且需要得到保护”。

南非将如何应对?

潘多尔在上周访问华盛顿,以讨论该国与美国国会议员之间的紧张关系。

潘多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迈克·汉纳采访时表示,“这几乎意味着,当美国采取某种立场时,南非必须效仿”,她还补充称,与南非持相同立场的其他国家可能不会受到同样方式的对待。“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们是非洲人,还是存在其他的原因”。

她还猜测,该法案的推出可能是由于南非关于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的立场,以及南非于2023年12月29日向国际法院提起了针对以色列的种族灭绝诉讼。

她指出,美国对南非将以色列告上国际法院的举动感到“不安”,这一点已经在“多项决议”中被提及,她援引了今年一月由200名议员签署的一封致拜登政府的信件,其中“谴责了南非在国际法院对以色列提起种族灭绝指控的行动”。

潘多尔补充说,美国最近这项法案指控非国大“与哈马斯存在某种形式的伙伴关系”,这是“完全不真实”。

她补充称,该法案还与南非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不结盟立场相关。潘多尔表示,“我们外交政策的基本理念是我们始终寻求和平,我们始终寻求谈判。南非《自由宪章》授权我们始终追求国际和平与友谊。”

南非与美国之间的关系最近还有哪些痛点?

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在上周二询问如何以0到10的等级来评价南非和美国之间的关系时,潘多尔回答称,“与行政部门之间的关系高于6分,而与立法者之间的关系低于6分”。

最近发生的事件给两国关系制造了压力。在2023年5月,美国驻南非大使指责南非通过一艘与一家受制裁的公司有联系的货船向俄罗斯提供武器,以用于其对乌克兰的战争,而该货船秘密停靠在开普敦市附近的海军基地内。

这促使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对此开展了独立调查,这项调查在2023年9月得出结论称,“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南非向俄罗斯提供了武器。拉马福萨表示,这项指控“对我们的货币、经济和世界地位造成了最具破坏性的影响;事实上,它玷污了我们的形象”。

2023年8月,一名南非官员表示,该国不会屈服于美国的压力而停止在其网络上使用中国公司华为制造的设备。

合作对南非和美国有何重要性?

南非是美国在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在2022年,美国对南非的出口额达到了93亿美元。约有600家美国企业在该国开展业务。南非和美国还签署了多项合作贸易协议。

美国国会于2000年批准了《非洲增长与机会法案》,该法案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提供了超过1800种产品免税进入美国的权利。在2022年1月,美国因侵犯人权为由而将埃塞俄比亚、马里和几内亚等多个国家从该法案中除名。在2023年10月,美国又宣布计划将乌干达、加蓬、尼日尔和中非共和国除名。这些计划已于2024年1月生效。而退出该法案的潜在威胁也笼罩着美国与南非之间的关系。

但是,萨莫夫表示,“至少在本届政府内,美国似乎不太可能采取任何措施来危害《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虽然围绕该法案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它如何让非洲国家的产品更容易进入美国市场,但事实上,它也使美国成为了非洲产品的优惠市场。

除了双边经济关系之外,两国还在其他领域开展了密切合作——例如,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双方联合启动了遏制新冠病毒传播的全球行动计划。

据美国国务院网站称,美国和南非还就气候相关举措开展了合作,例如减少碳排放等任务。

此外,萨莫夫表示,“美国还将南非视为重要的中间人”,“在美国对穆加贝和津巴布韦特别不满的时期内,美国严重依赖南非作为中间人,而不寻求与穆加贝直接进行互动。”

潘多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这种信任感。

这位南非外交部长指出,“我们是美国重要的合作伙伴,他们对我们来说也是如此”,“因此,我的确希望我们能够修复双边关系,并在我们多年来建立的既定基础上继续下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