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投无路”:缅甸军方准备庆祝武装部队日

2023年缅甸武装部队日举行的阅兵式 (美联社)

缅甸军方将于本周三在现首都内比都为庆祝武装部队日而举行例行阅兵式。来自三个军种的数千名武装部队士兵将列队行进,此外,还将有坦克在街道上行驶、战斗机从头顶呼啸而过。

但是展示实力无助于掩盖这样一个现实——缅甸军队正处于数十年来最为虚弱的阶段。或许自1949年克伦民族联盟占领当时的首都仰光的永盛街区以来,缅甸军队还没有在战场上遭受过如此大的羞辱。

预计在2021年政变中夺取政权的陆军总司令敏昂莱将会领导此次庆祝活动,尽管他在最近失去了大片的领土,并且面临前着所未有的、要求他下台的呼声——即使是在亲军方的圈层内部。

智库缅甸和平与安全研究所执行主任敏佐乌(Min Zaw Oo)表示,“他已成为缅甸武装部队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陆军总司令。”

在昂山素季领导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在2020年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之后,敏昂莱发动军事政变并夺取了政权,随后,军方杀害了数百名走上街头呼吁军方下台的抗议者。血腥的镇压运动激起了各地的武装叛乱——无论是几十年来一直动荡不安的、有少数民族争取政治自治权的边境地区,还是以缅族为居民主体的、过去一直保持和平的中心地带。

反政变抗议者践踏该国军事领导人敏昂莱的海报 (美联社)

广泛的武装抵抗导致缅甸军队捉襟见肘、人手不足。在去年10月下旬,由缅甸三个民族武装团体组成的“三兄弟联盟”,发动了一场代号“1027”的军事行动,并以惊人攻势占领了掸邦北部、钦邦南部以及若开邦的大片领土——当地的激烈战斗仍在继续。

国际危机组织缅甸高级顾问理查德·霍西表示,“1027行动及随后的军事行动表明,缅甸军队比我们想象中要脆弱得多”,“然而,缅甸军队的崩溃似乎并未迫在眉睫。将军们已经走投无路了,而且他们很可能看到除了继续战斗之外别无选择”,他还补充称,就敏昂莱个人而言也是如此——他“似乎决心要坚持到底”。

虽然“三兄弟联盟”与更广泛的民主起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其他武装组织在“1027行动”之后也发起了自己的攻势,似乎是希望从军队当前的脆弱性中受益。

在政变后成立的人民国防军和克伦民族国防军分别占领了实皆地区和克耶邦的城镇和领土,而克伦民族国防军目前正在克耶邦首府的街道上作战。成立于1961年并且在目前与政变后运动密切相关的克钦独立军,支持实皆地区的战斗,并于本月初在克钦邦发动了大规模的协调攻势。

敏佐乌表示,缅甸军队在掸邦北部、若开邦和克钦邦“节节败退”——这些地区强大的少数民族武装团体正在带头冲锋。但是实皆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军方成功收复了一些被政变后成立的抵抗组织夺走的主要城镇。

敏佐乌表示,“亲民主反对派的武装力量仍然薄弱,而且四分五裂”,他还解释称,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更为成熟的少数民族武装团体。

理查德·霍西也同意这种看法。

缅甸局势 (通讯社)

他认为,“缅甸军队最强大的敌人就是规模较大的少数民族武装团体,而且他们不太可能向内比都进军,因为他们有着离家乡更近的优先目标”,“在政变后建立的抵抗部队将有动力向首都进发,但是他们缺乏必要的火力、协调和经验。”

当“三兄弟联盟”与缅甸军方在中国的斡旋下签署停火协议之后,掸邦北部的激烈战斗随之结束,从而允许这些团体巩固对其最新宣称的领土的控制权。

但是克伦民族国防军主席坤贝杜(Khun Bedu)表示,停火也使缅甸军方能够“巩固权力并继续维护对中部地区的控制”。

他指责外界继续支持缅甸军队并为之提供更先进的技术。自军事政变以来,中俄都曾向缅甸军队提供包括战斗机在内的武器。坤贝杜在最近表示,军方更频繁地使用装有炸药的自杀式无人机发动袭击,或者向抵抗阵地投掷炸弹。

保持凝聚力

由于最近遭遇的失败,敏昂莱面临着来自军方官员以及支持者的、极不寻常的公开批评。一位空军少将称他是“缅甸军队历史上最糟糕的领导人”,而极端民族主义者则在“1027行动”后举行的集会上呼吁他下台。

但是在推翻一个广受欢迎的文职政府的三年后,在遭受前所未有的领土损失、灾难性的经济崩溃以及似乎无法保护支持者免遭暗杀的情况下,更大的问题可能在于缅甸军队将如何能够长久地团结在一起。

只有两起部队级别的叛变——两者都是松散接受军事指挥命令的民族主义民兵,并且已经处于高度自治状态。

与鼓励叛变军方的组织“人民目标”(People’s Goal)合作的活动人士辛扎尔(Thinzar Shunlei Yi)表示,“尽管面临广泛的反对,军方仍然通过对外投射力量来保持其凝聚力,这也是世界各地军事机构的共同策略。”然而,她还表示,这种对力量的看法受到了最近发生的事件的挑战。

她还表示,军队历史性的“灌输技术深深植根于民族主义和宗教意识形态”,但这类技术现在越来越受到少数民族和亲民主团体的拒绝,并让“士兵及其家人在不断变化的社会范式中感到迷失”。

她补充称,“叛逃的士兵——尤其是年轻一代,往往是因为对军队行动的幻灭,而不是对革命的支持。”

自去年10月底开始的一场重大攻势,重振了缅甸许多地区反对政变的力量 (路透)

坤贝杜表示,士兵们很难叛逃,因为他们的家人基本上被囚禁在军事定居点内,低级别部队受到上级军官的密切监视。

他还表示,“我们不断询问,并试图联系他们。但是叛逃的人数并不是很高。”

冲突的激烈程度——包括抵抗力量以军事支持者和家庭作为打击目标——原本旨在向军方支持者施加压力,但这实际上可能降低了分裂的可能性。国际危机组织在2022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令人闻风丧胆的准军事组织骠绍梯民兵(Pyusawhti)正是由担心遭到抵抗组织暗杀的亲军方平民组成的。

敏佐乌表示,“三兄弟联盟”成员之一的若开军(AA) 据称屠杀了试图逃离若开邦皎道的军人家属,“我们没有观察到那里发生大规模投降的案例”,这表明士兵们现在认为“战斗至死”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他还表示,“在那次事件发生之后,在所有被占领的基地当中,若开军部队都虏获了军方高至上校级别的官员的尸体,因为他们都拒绝投降。”

与此同时,缅甸军方越来越多地依靠空袭和远程炮击,来反击目前超出其控制范围的地区。

霍西指出,“军队在全国范围内处于不利地位,除了几个最重要的地点以外,它无法保卫领土或者发动有效的反击。它非常虚弱,但它仍在战斗”,“它目前无法获胜,但它仍然拥有致命火力,而且可以无差别地使用”,包括对平民目标发动攻击。

在流血和屠杀的背景之下,执政的缅甸军方颁布了一项军事草案,计划从民众中强行招募数万人入伍。霍西表示,这可能是敏昂莱的“部分政治举措”,目的是向该国其他高级军官表明,他正在“采取行动以解决军事上的弱点,即使征兵在这方面不太可能产生效果”。

这项努力很快就陷入了混乱。据报道,在应征入伍的士兵中发生了自杀事件,还有一些人员逃往国外的报道。一些负责执行征兵任务的地方军事官员遭到暗杀,还有一些官员集体辞职。

出现在2012年缅甸武装部队日的敏昂莱。他已确保其盟友占据了关键的军事地位 (美联社)

尽管敏昂莱遭遇了多次失败,但目前尚不清楚需要发生什么才能达到机构崩溃或者内部政变的程度。

“敏昂莱有着很多的批评者,显然他是一位软弱的领导人,但是高层内部却没有明显的派系斗争迹象”,霍西指出,“他有13年的时间让其盟友担任高级职务,而任何反对他的人都将面临付出沉重代价的风险。”

敏佐乌表示,缅甸军队有着“不反抗前辈的强烈传统”,这也是敏昂莱的“生命线”,但却不能保证他能永远生存下去。

敏佐乌还表示,“如果有人决定打破组织规范,我们也不应感到意外。”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