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就俄乌战争持“强硬立场”的背后原因为何?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右)和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在签署安全协议后合影,呼吁法国向基辅提供军事和民事援助(法新社)

2022 年 2 月俄乌战争爆发之后不久,法国总统马克龙寻求通过外交手段帮助解决冲突。

马克龙在战争的第一个夏天表示,重要的是,莫斯科不应该受到羞辱,并且应该建立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欧洲安全秩序。

但从去年开始,马克龙急剧转向所谓的鹰派外交政策。

法国总统上个月在巴黎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不应该排除西方军队在乌克兰部署军队与俄罗斯作战的可能性,这一建议激怒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并被乌克兰的主要支持者驳回。

3月5日,马克龙在布拉格发表讲话时宣称,欧洲人在对抗莫斯科时不能成为“懦夫”。

如何解释马克龙态度的转变?

马克龙此举之际,乌克兰在战场上面临严重问题,而美国的军事支持也被推迟。

虽然乌克兰的主要目标是在战争中保持坚定立场,但基辅在与一个人口三倍于其的国家作战时缺乏人力。

弹药短缺是另一个重大挑战,在去年反攻的背景下,乌克兰正在努力扩大军队规模。

有人担心,这些条件将让莫斯科更加自信地采取行动,不仅在乌克兰,而且可能在摩尔多瓦、南高加索和萨赫勒地区。

与此同时,巴黎越来越担心俄罗斯针对法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的混合战争。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欧洲、俄罗斯和欧亚项目访问学者、法国欧洲和外交部前官员马蒂厄·德罗因表示,“法国最近一直是混合攻击的特定目标——[例如]网络、虚假信息,这可能有助于马克龙接受俄罗斯更具侵略性的现实。”

与此同时,马克龙希望推进欧洲摆脱华盛顿战略自主的愿景,并展示,欧洲有能力在不依赖美国的情况下支持基辅——特别是考虑到唐纳德·特朗普可能连任总统。

昆西负责任治国研究所欧亚项目研究员阿廷·德西蒙尼安 (Artin DerSimonian)表示:“毫无疑问,对特朗普连任总统的担忧让欧洲人意识到他们需要为自己的防御做更多的事情。”并补充说,“整个非洲大陆的这种认识有助于马克龙推动战略自主。”

欧洲日益独立于华盛顿

特朗普上个月竞选过程中的一些言论令欧洲政策制定者感到担忧。

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次活动中,他告诉听众,他会鼓励俄罗斯人对任何未能达到支出准则的北约成员国“为所欲为”。

德罗因表示,马克龙一直警告法国的欧洲伙伴,美国对乌克兰的立场已经转变,乔·拜登总统政府“可能只是美国政治中的一个插曲,而不是回归正常”。

“当然,我们随时欢迎[美国人]。 我们知道我们有多么依赖[华盛顿]的安全保证,但事实是我们不能再无限期地指望它了,这是许多欧洲人正在意识到的。”

“这绝对是[马克龙]心中一直在想的事情。”

俄乌战争
乌克兰各地区处于哪方势力控制之下?(半岛电视台)

尽管马克龙关于向乌克兰派遣西方军队的言论在很大程度上遭到了法国大多数北约盟国的拒绝,但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以及其他一些距离俄罗斯较近的国家都感到高兴。

在整个俄乌战争期间及在此之前的许多年里,一些东欧和中欧国家认为,包括法国在内的国家过于急于安抚克里姆林宫,而未能意识到存在的威胁。

德西蒙尼安告诉半岛电视台说,“马克龙对乌克兰的强硬立场——至少在口头上——可能是缓解欧洲大陆东部地区担忧的进一步尝试。”并补充说,“无论马克龙是否兑现他的言论,他肯定赢得了欧洲大陆东部地区的青睐,这可能对法国未来的战略计划有用。”

德罗因表示,这“确实有助于团结”。

德罗因补充道,除了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等例外,东欧和中欧国家是“最直言不讳、最支持乌克兰”的国家,并且“热烈欢迎”马克龙的转变。

马克龙的转变似乎始于去年 5 月底,当时,他是在布拉迪斯拉发智库 GLOBSEC 主办的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

他在一次讲话中承认,巴黎未能充分听取俄罗斯和乌克兰附近北约成员国的担忧。

德罗因表示,“他当然意识到,如果他想建立一个更强大的欧洲和一个战略上更加自主的欧洲,正如他通常所说的那样,他需要这些国家,这无疑是协调欧洲两个半球的一种方式。”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