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经济:美国武器如何助长海地致命的帮派暴力

2023 年 9 月 19 日,与海地 G9 帮派联盟有联系的帮派成员在海地太子港站岗(路透)

多年来,随着武装团体使海地陷入更深的动乱,人权倡导者和民间社会团体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阻止非法枪支流入犯罪团伙——尤其是来自美国的非法枪支。

现在,随着首都太子港致命帮派袭击激增,他们的呼声再次响起。

海地著名人权组织国家人权捍卫网络(RNDDH)的律师兼项目主管罗西·奥古斯特·杜塞纳说道,“海地没有武器或弹药工厂。”

“因此,在海地流通并引起海地哀悼的武器和弹药来自其他地方,而且大部分来自美国。”

从手枪到半自动甚至军用枪支,由于国家机构薄弱、腐败以及监控该国广阔海岸线的挑战,流入海地的各种武器和弹药基本上不受控制。

“今天,如果美国特别想帮助海地,他们可以帮助控制离开他们国家的东西,” 杜塞纳表示,“那已经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了。”

武器助长暴行

2023 年 8 月 14 日,太子港,男子在要求结束帮派暴力的抗议活动中奔跑(路透)

海地多年来面临政治不稳定,部分原因是外国干预以及腐败的政客和商界精英经常利用武装团体来促进其利益。

但 2021 年 7 月海地总统若弗内尔·莫伊兹遇刺后,情况急剧恶化。 这起杀戮造成了权力真空,进而增强了武装团伙的影响力,该团伙约有 200 个,在全国各地活动。

据联合国称,该团伙目前控制着太子港约 80% 的地区。他们越来越多地提出政治要求,包括要求未经选举产生的海地总理阿里埃尔·亨利辞职,后者已承诺在压力下辞职。

专家还表示,这些团伙现在使用更加先进的武器来推进他们的追求。

3 月 18 日,太子港发生一系列帮派暴力事件后,一名男子在数人尸体被移走时哭泣(路透)

这些武器和其他帮派行动的资金主要来自贩毒、绑架、勒索和其他犯罪活动。在海地,联合国发现仅 2023 年就有超过 2490 人被绑架,并报告了 4789 起凶杀案 (PDF),比上一年增加了 119.4%。

1月下旬,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负责人加达·瓦利就海地武器扩散问题向联合国安理会发出警告。

瓦利表示,“只要这些团伙继续获得非常先进的枪支,他们就仍然有能力让海地人民陷入恐怖统治。”

目前有超过36万人因暴力事件而流离失所,世界粮食计划署警告说,该国正面临人道主义危机和饥荒威胁。

哪些枪支被贩运到海地?

2022 年 5 月 9 日,太子港向媒体展示了警察打击犯罪团伙时没收的武器(路透)

目前海地有多少被贩运的枪支没有确切的数字。

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2023 年的一份报告 (PDF) 援引海地全国解除武装、复员和重返社会委员会的说法称,该委员会估计,截至 2020 年,该国可能拥有多达 50 万件合法和非法武器。

半岛电视台无法独立核实该数字。

海地如何打破暴力和不稳定的循环?

但联合国报告的作者和巴西智库伊加拉佩研究所的联合创始人罗伯特·穆加表示,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大多数贩运到海地的枪支弹药最初来自美国”。

穆加指出,2020 年至 2022 年间,美国烟酒枪械和爆炸物局 (ATF) 查获并提交追查的运往海地的武器中,80% 以上是从美国制造或进口的。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其中超过 50% 是手枪,大约 37% 是步枪。”

小型武器调查研究小组的高级研究员马特·施罗德表示,向海地贩运步枪的数量也超过了向加勒比其他国家的类似贩运。

他解释说,这包括在美国“非常流行”并且可以使用大容量弹匣的半自动步枪,例如,近年来运往海地的武器包括 AR-15 和 AK-47。

美国官员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向记者讲述 2022 年 8 月 17 日缴获的运往海地的武器(路透)

此外,在前往海地的途中,至少有两支 0.50 口径步枪(类似于军事狙击手使用的步枪)被缴获。虽然尚不清楚该国有多少此类步枪,但施罗德表示,这些缴获的枪支是“危险信号”。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些都是非常强大的武器,它们专为远距离作战而设计,可以击中一英里外的目标,它们也被用来对付车辆。”

他补充说,他们使用弹药筒,“几乎和你的手一样大”。

“稻草人”采购、走私路线

3 月 6 日,一名士兵在太子港的检查站检查一个人的财物是否有武器(路透)

一般来说,原产于美国的销往海地的武器是由“稻草人”购买的:这些人从有执照的经销商处购买枪支,但隐瞒了购买枪支是为其他人的事实。

伊加拉佩研究所的穆加表示,这些购买者的目标是“枪支法律相对宽松”的美国各州,包括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佐治亚州、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

除了拥有主要港口外,佛罗里达州还与海地有着密切的文化联系。 迈阿密地区距离太子港约 1100 公里(683 英里),是美国最大的海地侨民社区的所在地。

海地
枪支走私路线
海地非法枪支弹药的主要来源是美国,特别是美国佛罗里达州,有的还经多米尼加共和国和牙买加到达海地

购买后,这些武器将通过陆路、空中和海上走私到海地。穆加解释道,“海地边境容易出现各种违禁品,包括非法枪支和弹药。”

该国拥有 1771 公里(1100 英里)的海岸线,与伊斯帕尼奥拉岛上的多米尼加共和国有 360 公里(223 英里)的陆地边界,它还拥有许多秘密机场、私人港口和非正式道路,枪支可以通过这些道路走私。

穆加表示,“政治和经济精英、帮派和私人保安公司的联合体正在从各种来源采购武器,并通过秘密航班将其带入该国,装入货运中,并用骡子运过陆地边境。”

“由于犯罪团伙控制了全国各地的主要出入和分销点——包括港口、仓库和道路——他们能够不受惩罚地转移产品。”

海地会处于崩溃的边缘吗?

最近发生的一起刑事案件涉及海地 一个名为“400名没有经验的人”(400 Mawozo)的帮派团伙中自称“国王”的乔利·杰米恩,揭露了武器贩运到该国的运作方式。

据美国司法部称,杰米恩指示帮派成员将资金转移给佛罗里达州的同谋购买枪支。

美国司法部表示,这些同谋在佛罗里达州的枪支商店购买了至少 24 支枪支,包括 AK-47、AR-15 和一支 0.50 口径步枪,同时谎称自己是真正的买家,这些武器随后被伪装成食品和家庭用品,并通过集装箱走私到海地。

杰米恩在二月份承认了自己在该计划中所扮演的角色,目前正在等待判决。一名去年认罪的同谋于 2 月 28 日被判处 60 个月监禁。

杰米恩的“400名没有经验的人”团伙实施了暴力绑架活动,包括 2021 年绑架了十多名美国和加拿大传教士。 当时的团伙成员发布了一段视频,要求赎金。 他们警告说,否则传教士将被枪杀。

美国与国际努力

在总理阿里尔·亨利宣布计划于 3 月 12 日辞职后,太子港的一名抗议者在示威中焚烧轮胎(法新社)

总部位于海地的美国正义与民主研究所执行主任布赖恩·康坎农表示,“根本问题”是美国“枪支泛滥,而这里对枪支的监管非常宽松”。

小型武器调查估计,2017年,美国平民拥有超过3.93亿支枪支,这相当于每 100 人拥有一把枪支,占世界民用武库的近 40%。

但康坎农承认,过去18个月里,美国政府在阻止武器流向海地方面做得更好,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其结果之一是交通已被转移到多米尼加共和国。

康坎农表示:“由于这些船只受到了更好的检查,人们没有将[武器]送往海地,而是将它们送往多米尼加共和国,然后走私[到海地]。”

海地
海地港
海地有 1771 公里(1100 英里)的海岸线,但据联合国称,只有少量的警察和海关存在,几乎没有海上监视能力

最近,这条迂回路线的最新例子涉及被定罪的武器贩运者埃利塞尔·索里·罗德里格斯 (Elieser Sori-Rodriguez),现年 51 岁,今年二月,他因从美国走私数十支枪支弹药到多米尼加共和国而被判处近五年监禁。

多米尼加当局表示,据称,这些武器装在标有家庭用品的盒子里装运,目的地是海地。

尽管如此,美国总统乔·拜登政府还是采取了新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包括加大对稻草人购买和走私的处罚力度,以及对被指控为该团伙提供支持的海地领导人实施制裁。

去年,华盛顿任命了一名协调员,负责起诉加勒比地区(包括海地)的枪支贩运行为。美国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调查部门还在海地设立一个跨国刑事调查单位,“以便利调查和起诉”。

美国政府表示:“这个新部门将重点打击枪支弹药走私、人口贩运和跨国帮派活动等犯罪活动。”

3 月 5 日,在太子港德尔马斯 6 街区举行新闻发布会后,帮派头目吉米·“烧烤”·切里齐尔与帮派成员站在一起(路透)

海地还设有联合国制裁和武器禁运机制,针对任何威胁该国和平与稳定的人。 海地强大的 G9 帮派联盟领导人吉米·“烧烤”·切里齐尔已成为该措施的目标,该措施于 2022 年通过。

与此同时,去年 7 月,安理会决议 (PDF) 敦促成员国“防止非法武器贩运和转移,包括在其领土上检查运往海地的货物”。

但根据穆加的说法,“现实情况是,只要枪支弹药的供应和需求量很大,它们就会继续从美国贩运到包括海地在内的邻国”。

他补充道:“这不仅是因为美国有数以万计的枪支零售店,还因为加勒比地区数百个犯罪团伙的持续胃口。”

腐败和薄弱的国家机构

3月6日,一名士兵在太子港军事总部外禁止使用武器的标志旁站岗(路透)

在海地,一些国内因素使武器走私变得更为复杂,这些因素包括缺乏正常运作的国家机构、猖獗的腐败以及帮派、政客和商人之间的联系。

去年,根据透明国际的腐败指数,该国在 180 个国家中排名第 172 位,是世界上得分最低的国家之一,海地国家警察资源不足,只有几千名警员。

海地犯罪学家尤德琳·切里扎德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武器进入海地就像你可以从国外带一袋大米一样,就像你可以带一双运动鞋一样。”

“我必须补充一点,这是一个巨大的经济部门。 这是一种运转良好的犯罪经济。”

2019年2月18日,一名男子在太子港海地警察局前骑摩托车(路透)

根据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2023 年的报告,虽然手枪在美国的售价约为 400 至 500 美元,但在海地的转售价格高达 10000 美元,具体取决于需求。

切里扎德解释说,虽然海地 1987 年宪法和后来的法令 (PDF) 中制定了管制枪支持有的法律,但无论是司法部门、执法部门还是任何政府部门都无法控制枪支的蔓延。

她说:“正是司法系统和警方在控枪方面的拖延,导致了枪支的放纵逐渐增加,并且放纵已经成为常态。”

她还指出,当局参与了枪支贩运活动。例如,海关官员被指控帮助武装团体获取运往海地的武器。

海地人权组织称,商人和政客也受到牵连并从枪支流通中获利。

例如,2022 年 7 月下旬,国家人权防御网络 (RNDDH) 报告称,在海地西北海岸的和平港查获了从佛罗里达州乘船抵达的武器和弹药。

2021 年和 2022 年报告的枪支缴获情况

一名被指控参与贩运计划的男子以及该船的船东被捕,但不久之后,他们就被命令释放。 RNDDH 表示,其收到消息称,在向几名司法人员支付了超过 20 万美元后,他们被释放。

一名前海地官员还暗示社会知名人士参与武器贩运。
2021 年和 2022 年报告的枪支缴获情况

2023 年 12 月,这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在太子港高档地区的一家热门酒吧向国际危机组织 (ICG) 智囊团发表讲话时表示,“与他们合作的人就在这里闲逛。”

“他们是那些生活在合法与非法之间的人,他们与银行有联系,他们帮助携带武器。”

“在悬崖边上”

3 月 18 日,一名妇女在太子港被枪杀的尸体被救护车移走时哭泣(路透)

小型武器调查局的施罗德表示,虽然解决这个问题确实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为了解决从美国向海地贩运武器的问题,必须解决“转让链中的每个环节”,从枪支生产到处置。

这意味着与枪支店老板合作,确保他们能够发现稻草人购买的迹象, 这还意味着确保有足够的资源用于调查和起诉贩运案件以及筛查海外货物。

施罗德还表示,至关重要的是要确保合法出口到该地区的武器不被转入海地帮派手中。

“你必须平息海地的暴力事件,那不用说了,这确实是一个重要的部分,”施罗德补充道,“然后当海地不再处于无法无天的状态时,你就可以开始加强他们的控制机制。”

切里扎德表示,海地需要一个拒绝“与武装团体勾结并致力于并决定打击不安全局势”的政府,她补充说,对于“气喘吁吁”的海地人民来说,风险再大不过了。

“今天,这不仅仅是一场政治和不安全危机,这也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有些地方已经开始缺水了,”她告诉半岛电视台。 “人们再也无法忍受了。

“我们真得、真得处于——我该怎么说——悬崖的边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