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排名下调:莫迪领导下的印度计划构建自己的民主指数

2024年2月20日,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于在莫拉娜·阿扎德体育场举行的公开集会上发表讲话,期间他还为印控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的多个项目揭幕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所领导的政府,已经与印度一家主要智库接洽,以期开发一个本土的民主评级指数,旨在帮助印度应对最近在国际组织发布的排名中出现的名次下调——印度方面担心这可能会影响该国的信用评级。

据两位密切参与该项目讨论的人士透露,观察者研究基金会(ORF)正在为此制定评级框架——该基金会在多项举措上与印度政府存在密切合作。预计该指数将更贴近印度方面的叙事,而不是受到莫迪团队批评的西方排名。

一位要求匿名的印度政府高级官员表示,“印度转型国家研究所(NITI Aayog)在今年一月份召开了一场审查会议,并且决定观察者研究基金会将在几周内发布这英民主排名。”

这位官员表示,新的排名制度可能很快就会发布。不过,具体需要多久尚不清楚,也不清楚该指数是否可能在印度上周六宣布即将举行的全国选举之前公布。印度将从4月19日开启分7个阶段进行的投票,计票日期为6月4日。莫迪极有可能获得他的第三个总理任期。

“观察者研究基金会正在准备制定的民主指数在几周前经过了同行评审过程和专家方法分析……它可能很快就会发布”,另一位熟悉事态发展的消息人士这样表示。

观察者研究基金会没有回应半岛电视台的询问。需要指出的是,观察者研究基金会与印度外交部联合主办了“瑞辛纳对话”(印度官方一年一度的高规模国际论坛,相当于印度的慕尼黑安全会议和香格里拉对话)以及其他主要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秘密会议,而今年的“瑞辛纳对话”已于2月21日至23日期间举行。

印度政府的公共政策智库“印度转型国家研究所”一直在引导莫迪政府内部关于全球排名的讨论,该智库表示,不会制定这项指数,但也没有证实或否认是否参与帮助其他智库准备制定这类指数。

“印度转型国家研究所不会制定任何民主指数”,该机构的发言人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印度政府会基于由全球各个实体选定的全球指数,来推动该国的改革和增长。”

然而,根据半岛电视台获得和查阅的内容,印度政府机构之间在过去3年内的会议纪要及电子邮件表明,在印度民主资格受挫的严峻挑战之下,莫迪政府内部的局势日益紧迫,其中还包括印度自行编写的一份报告。

2024年3月12日,阿萨姆邦学生会的所有成员在印度古瓦哈提举行火炬游行,以抗议《公民身份修正法案》。印度实施了一项引发争议的法律——该法律因将穆斯林排除在邻国寻求庇护者快速获得公民身份的机制之外,而受到广泛的批评

“有缺陷的民主”还是“自诩监护人”?

这项行动是在2021年美国非营利组织“自由之家”等国际指数将印度的地位从“自由民主国家”下调为“部分自由民主国家”之后开始的。总部位于瑞典的V-Dem研究所将印度划分为“选举专制国家”。而经济学人智库则在其2020年的民主指数中将印度排在第53位,并称之为“有缺陷的民主”,还列举了印度的《公民身份修正法案》(CAA)、公民登记名单(NRC)以及撤销印控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等等因素。

在选举前夕,《公民身份修正法案》于上周宣布实施,而这距离议会通过该法案已有4年时间,该法案引入了批评者所谓的印度首个基于宗教的公民身份测试。在其作用下,来自邻国的非穆斯林寻求庇护者可以快速获得印度国籍。据其反对者称,《公民身份修正法案》的倡议可能会驱逐数百万世世代代生活在印度东部和东北部的家庭,但他们和许多印度人一样没有正式的出生文件。在2019年,印度终止了赋予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半自治地位的特殊宪法条款。

印度在经济学人智库民主指数中的排名在2016年至2020年间急剧下降,但在此后略有改善:从2022年的第46位上升至2023年的第41位(与波兰并列)。不过,印度仍被视为“有缺陷的民主”。

印度政府驳回了这些国际排名,并称印度“不需要说教”。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于2021年3月指责这些排名背后的机构行事“虚伪”,并称他们是“自诩的世界监护人,他们很难接受印度有人不寻求他们的认可”。

2016年11月23日,印度城市艾哈迈达巴德,一名男子手里拿着印度卢比的新纸币。印度政府担心世界民主指数排名的下调可能会影响该国的主权评级 (美联社)

“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

然而,尽管在公开场合虚张声势,但在幕后,印度政府却一直感到担忧。

在2021年,印度中央政府内政部、外交部和立法部门等部门的高级官员受内阁秘书拉吉夫·高巴指示,以监测印度民主指数的表现,并找到导致该国排名下降的领域。

印度政府开始监控30个全球指数的表现,并且由不同的部委负责跟踪各项评级。例如,法律和司法部的立法部门被指定关注经济学人智库的民主指数。而印度转型国家研究所则被要求创建一个主控板来监测所有指数的数据。

在该内阁秘书于2022年7月召开的监测这类指数的审查会议上,其会议纪要指出,印度转型国家研究所时任首席执行官阿米达·康德“建议印度转型国家研究所优先监测具有高声誉风险的全球指数”。

这份会议纪要还指出,印度总理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桑吉夫·桑亚尔“提请该委员会注意出版机构/数据机构在基准测试中的偏见、方法错误、样本量不足、对基于感知的调查权重不当、以同一种标准衡量全球所有情况等等问题”。

他们还指出,由于“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治理指标会影响主权评级”,桑吉夫·桑亚尔主张有必要指出印度的担忧所在。他指出,我们应该要求世界银行以及发布一些全球指数的其他多边机构,在这些问题上实行问责制并保持透明度。

世界银行的全球治理指标(WGI)报告了全球范围内200多个国家的总体和个别治理指标,是评级机构在确定国家主权评级时所使用的关键信息。印度内部的评估在此前发现,印度的分数在所有方面都“远低于”其他国家。这份政府评估承认印度需要做得更好,并表示“由于智库、调查机构和国际媒体对印度的最新负面评论”,印度可能会出现全球治理指标分数下降的风险。

在2020年6月,时任印度财政部首席经济顾问的桑亚尔准备进行题为《影响印度主权评级的主观因素: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的演讲。其中指出,“自由之家”报告中提到的因素也导致了该国2020年的得分在全球25个最大民主国家中大幅下降的情况。2020年的“自由之家”报告提到,“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纷纷遭了遇令人震惊的挫折”,并强调称,“印度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府在2019年的一系列行为,侵犯了印度和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民主权利”。

2023年10月5日,印度孟买,媒体成员在抗议拘留记者的活动中举起标语牌。在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领导下,印度的新闻自由指数排名急剧下降 (美联社)

对全球评级的担忧

印度政府并不是唯一对各机构用于主权评级的参数提出异议的政府。独立经济学家也对这些指数提出了质疑。

英国海外发展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拉辛·罗伊表示,“我们知道,主权评级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这是印度、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其他主要发展中国家提出的主要批评。我完全支持这一批评。”

但是罗伊质疑印度政府对证明印度民主资格的强调,以及这与该国主权评级之间的联系。

他还表示,“如果你看看民主和政治稳定等因素,就会发现它们在主权评级中的权重相当小”,“它们可能确实构成了评级机构定性评估的一部分。这些机构可能存在偏见。但我认为这里引人注意的事情是,为什么这个政府担心民主排名等相对较小的事情,而对人均收入这样的重要问题视而不见?”

就在桑吉夫·桑亚尔于2020年6月发表演讲的几个月之后,印度政府开始采取措施以制定自己的指数,以反驳西方对它的降级。印度外交部在2021年1月的一份内部报告中写道,“我们可能会鼓励印度独立智库之一根据综合参数来推出自己的年度世界民主报告。”

该部委还在其报告中建议印度在世界各地的外交使团,积极与V-Dem和无国界记者等组织合作,向他们提供信息并帮助他们在未来的报告中将“印度置于民主和新闻领域自由指数的正确位置”。根据全球媒体监管机构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的最新报告,印度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的排名从2022年的第150位下降至当前在180个国家中的第161位。

印度司法部则要求印度驻伦敦高级专员署寻求经济学人智库对印度评估的详细信息。在2021年7月,印度司法部与外交部之间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该专员署曾多次尝试联系经济学人智库。报告指出,“经济学人智库不欢迎任何参与,因此该专员署在一段时间内进行了多次尝试才最终与之取得联系”,但该智库“礼貌而坚定地拒绝了专员署提出的提供数据、研究或类似成果的提议”。

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于2024年3月8日在东京举行的日经论坛上发表讲话。苏杰生批评了降低印度全球排名背后的国际评级组织,并称他们为“自诩的世界监护人” (美联社)

“将会损害印度的情况”

但这并没有阻止印度政府。同样是在2021年,印度外交部敦促印度下议院议长奥姆·比尔拉向驻新德里的外国使团负责人介绍印度民主的稳健性,并且为他准备了“演讲稿”。

其笔记中写道,“西方之外存在着一个广阔的民主世界,它赋予民主和多元化更普遍的吸引力。但要在当前形势下体现这一点,思想的力量和信仰的力量需要远超历史偏见。这种融合是否能够超越根深蒂固的框架,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印度就掌握着答案的关键。”

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周二在韩国民主峰会上发表讲话,并引用古代印度经文作为印度民主传统悠久的证据。他指出,“印度古老的文明以深厚的哲学传统和对个人自由的深深尊重为标志,并为我们今天珍视的民主理想奠定了基础。”

经济学家罗伊表示,印度政府的做法似乎暴露出对“其自身对民主、新闻自由和其他事物的态度缺乏安全感,无论对排名的主观影响如何,这些都是负面的”。

他还表示,印度制定的民主评级可能会给该国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他指出,如果该指数被认为是由印度政府推动的,那么其他国家和组织就不会承认其可信度。

罗伊表示,“事实上,我想说的是,一旦政府开始采取这种做法,印度的这种情况就会受到损害。鉴于民主和主权评级的其他主观因素影响较小,最好的做法是忽略它们。”

目前尚不清楚印度设计的民主评级指数可能会使用哪些参数。半岛电视台向印度外交部、司法部和观察者研究基金会发送了详细调查问卷,但尚未收到答复。在回复寻求置评的电子邮件时,桑吉夫·桑亚尔的办公室拒绝对此发表评论,并推诿称,桑亚尔的官方日程非常繁忙,因此对其无法回应置评要求而感到遗憾。”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