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的帮派是什么?它们想要得到什么?您可能想要了解的信息

2024年3月11日,海地帮派成员坐在海地太子港的街道旁边 (路透社)

在最近几周内,海地的武装团体占据了全球的头条新闻——枪手袭击了该国首都太子港的警察局、监狱及其他机构,并从实际上使该市陷入瘫痪。

但是长期以来,这些帮派的势力一直撼动着海地的日常生活与政治,并使该国陷入了长达数年的危机。

最新的例证就发生在本周——该国总理阿里尔·亨利宣布,一旦过渡总统委员会成立并选出继任者,他就将辞职。

他的这项声明是在国际社会和帮派领导人的压力之下发出的——他们警告称,如果未经选举产生的总理亨利不下台,那么这个加勒比国家就可能会面临“内战”。

然而,亨利计划的辞职并没有缓解这些帮派对该国的控制——帮派势力控制着太子港近80%的地区。

他们还承诺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预海地事务。其中包括在联合国支持下向海地派遣一支由肯尼亚领导的多国武装部队,以帮助海地国家警察应对广泛的暴力与骚乱。

但是,海地的武装团伙到底是什么?这些团伙如何运作?它们想要得到什么?国家最终能够或者应该如何处理它们?以下是您可能想要了解的内容。

海地危机

海地的武装团伙是什么?

据信约有200个武装团伙在海地开展活动,其中近一半活动在该国首都太子港——这里有两大帮派联盟。

第一个是G9家族与盟友联盟,简称“G9”,由绰号“烤肉”的切里齐耶领导,他是一名前海地警察,曾因参与海地暴力活动而受到联合国和美国的制裁。

第二个则是GPep,由加布里埃尔·让-皮埃尔领导。在GPep成立之前,他是一个名为“Nan Brooklyn”的帮派的头目。GPep的总部位于太子港贫困的太阳城区。

多年来,G9和GPep一直是竞争对手,相互争夺太子港各大社区的控制权。这两个组织都被指控在其管辖地区及其想要接管的地区实施大规模的杀戮和性暴力。

但切里齐耶表示,这两个帮派组织在去年年底达成了一项意为“共同生活”的协议,以合作并罢免总理亨利。

国际危机组织高级顾问马里亚诺·德阿尔巴表示,“我们并不确定这种动态会持续多久”,“但是它们在2023年9月组建了联合联盟,这基本上是为了应对多国安全任务团将被部署到海地的可能性,而且他们希望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领导海地G9帮派联盟的头目、代号“烤肉”的切里齐耶

这些帮派从何而来?

数十年来,海地的帮派一直与该国的政客、政党、商人或其他所谓“精英”阶层有着密切的联系。

例如,G9就与海地泰特卡莱党(PHTK,或译“光头党”)存在联系,而该党是海地前总统莫伊兹的政党,后者于2021年7月遭到暗杀。莫伊兹在遇害前不久选择亨利担任该国总理职务。

另一方面,GPep则一直与海地反对党存在联系。

帮派暴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多数专家将这一现象追溯至海地前总统弗朗索瓦·杜瓦利埃(绰号“医生爸爸”)和他的儿子让-克洛德·杜瓦利埃(绰号“小医生”)时代——他们的独裁统治持续了29年的时间。

该家族建立并利用了一个准军事组织——令人畏惧的“通顿马库特”——来镇压对其统治的反对者。该组织杀害并折磨了数以千计的人员。

海地问题专家、弗吉尼亚大学教授罗伯特·法顿表示,武装团伙在海地并不是什么新的现象。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一直是这个国家历史的一部分。”

但法顿解释称,海地的武装团体在今天也已不同。

海地危机

如何做到的?

法顿指出,他们拥有比以前更好的武器,并且其攻击的“复杂程度”也达到了新的水平。例如,据报道,在今年三月初,枪手在袭击太子港的两座监狱时使用了无人机,而该事件只是最新一轮暴力事件的一部分。

法顿还解释称,武装团体“直到最近”还受制于政客、政党和商人。法顿指出,这些人“可以控制它们”。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再如此。

法顿指出,“它们本身就已经成为了一股力量”,“这意味着他们基本上可以向某些政客或许多政客发号施令,并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或者可以做什么。”

帮派是如何获得自治的?

法顿指出,“他们能够独立于政客和商人以筹集更多资金。”而这个过程包括绑架勒索、贩毒和走私小型武器等等。

但是法顿和德阿尔巴都强调,海地的武装团体不仅仅具有犯罪性质。

德阿尔巴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它们还具有政治属性”,“它们通过非法活动而获取收入,并且愿意将其武器用于政治目的。”

海地:危机扩大

那么它们想要得到什么呢?

德阿尔巴表示,海地的主要帮派越来越多地提出政治诉求,特别是在2021年莫伊兹总统遇刺并导致该国政府出现权力真空之后。

例如,这些帮派最近实施的暴力活动就包括对亨利总理辞职的要求。

但是它们的野心远不止于此。例如,G9的头目切里齐耶曾警告称,他的部队将会反对任何外国势力对海地的干预,并表示他希望帮助领导该国摆脱当前的危机。

德阿尔巴表示,“这些团体越来越认为,保持其相关性与存在的唯一方法就是,它们至少能够在某种重要程度上管理政治权力。”

法顿将这些帮派的长期目标概括为:对海地领导层产生持久的影响力。“这不仅仅是说,‘让我在犯罪活动方面做任何我想做的事吧’。它们所要求的更多——‘我想要一些权力’。就是这样。”

那么,在了解这一切之后,海地将如何应对这些帮派暴力?

这是一个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问题。虽然没有明确的答案,但大多数专家都认为,海地的帮派暴力问题不能与该国整体的政治和经济形势脱节。

该国是拉丁美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也是财富分配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它面临着许多系统性的问题,例如高失业率和缺乏机会,而这些问题也助长了武装团体的力量。

法顿指出,“许多年轻人没有未来、没有工作、没有教育。他们真的没有希望。你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之中的一些人会加入帮派。这是一个结构、社会和经济层面上的问题。”

不过,法顿指出,虽然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国家的长期愿景,但目前,该国迫切需要重建秩序。

暴力事件已经导致太子港超过20万人流离失所,而海地警方缺乏资源来对付这些帮派势力。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本周还警告称,海地“正处于毁灭性的饥饿危机的边缘”。

3 月 8 日,海地警察在该国首都太子港的一条街道上巡逻 (路透)

是否会部署由肯尼亚领导的多国部队?

这个问题的答案仍不清楚。肯尼亚官员在本周二表示,这个东非国家正暂停计划前往海地的安全任务,以静观政治过渡的进展。

肯尼亚总统鲁托在本周三表示,“一旦总统委员会按照商定的程序就位”,那么肯尼亚将会“率领”海地特派团以执行任务。

海地的帮派正在根据加勒比共同体和共同市场(CARICOM)在11日制定的条款,来选择过渡总统委员会的代表。美国、联合国和其他国家也是这些谈判的参与方。

过渡委员会将设置7名拥有投票权的成员(从海地各政治派别和私营部门内选出),以及2名不具投票权的观察员。该委员会将负责选出一位临时总理。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13日下午告诉记者,美国预计该过渡委员会将在“未来几天内”成立。

德阿尔巴表示,虽然“需要建立一种机制来加强海地的安全局势,但是这些犯罪团伙在人口中的存在如此混杂,任何多国安全特派团都很难仅仅通过武力来真正消灭它们”。

海地危机

那么还需要发生什么?

德阿尔巴表示,这场危机必须从安全和政治的双重轨道上解决。

他还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局面,而与此同时,海地有着极为糟糕的外国干预历史,而且没有产生任何结果”,“这不是一个需要投入大量资金,然后就能得到解决的问题。”

在德阿尔巴看来,无论如何,海地人都需要带头寻找解决方案,但他们也需要获得帮助,以建立有效的国家机构。

他还表示,“如果这种情况未能发生,如果现任政府无法为人民提供任何帮助,那么,这些帮派必将继续占据上风。”

法顿也认同稳定领导层的必要性。他还表示,“这是一条很长的道路,但眼前的问题是新政府的组建并由新政府选出总理。”

他补充称,下一步的考虑将是解决帮派暴力问题。

“你能和帮派谈判吗?如果不能与帮派谈判,那么肯尼亚人能够按时到达吗?他们有能力对付这些帮派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