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控拉达克地区居民为何抗议印度中央政府?

2023年2月15日在新德里举行的抗议活动中,拉达克居民举着标语牌,要求为其所在地区建邦并落实其他的民主权利 (美联社)

在四年之前,当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府从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分离出拉达克之时,该地区首府列城爆发出喜悦之情。大多数选民甚至因此为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所在的政党投票,以实现长期需求。他们还指责印控克什米尔领导人歧视以佛教徒为主体的喜马拉雅地区——该地区以其白雪皑皑的山峰和茂密的草原而闻名。

但是列城的欢乐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

印度政府决定直接从新德里管理该地区,从而引发了当地人对该地区民主边缘化、开发项目缺乏发言权以及地区海拔高达5730米的、生态敏感的喜马拉雅地区被军事化的担忧。

今年3月6日,在与印度内政部举行的最新一轮会谈没有取得任何结果之后,有数百人聚集在列城。拉达克地区的活动人士索南·旺楚克发起了为期21天的绝食抗议,要求下放权力并落实宪法保护,以对抗他所谓的“威胁着部落身份丧失的外部影响力”。

旺楚克表示,“我想采取和平的方式……以便我们的政府和政策制定者能够注意到我们的痛苦,并为此采取行动。”

谁是最新抗议活动的幕后组织者?其诉求是什么?

2019年8月,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政府取消了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并将其分为两个联邦直辖地区——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以及拉达克地区。

但是拉达克地区的领导人表示,他们在当前的官僚机构中失去了政治代表权,并且在新德里政府宣布的发展项目中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印度联邦政府通过的允许外来者在该地区定居和创业的新法律,也引起了当地人的警惕。

20世纪90年代中期和21世纪初期在列城和卡吉尔成立的两个自治机构,现已被剥夺了大部分的权力。被称为拉达克自治山发展委员会的当地机构,在列城和卡吉尔地区的医疗保健、土地和其他有关本土问题的相关决策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

人们庆祝拉达克地区从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分离出来 (半岛电视台)

人们一直走上街头抗议。在去年一月,活动人士旺楚克在气温零度以下露营,进行了为期5天的禁食抗议,以突显规划中的采矿和工业项目对原始环境造成的威胁。

2月3日,数千名居民聚集在拉达克地区的主要城市列城,其组织者是列城最高机构(Leh Apex Body)和卡吉尔民主联盟(Kargil Democratic Alliance),二者分别代表以佛教徒为主体的列城和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卡吉尔的意愿。

抗议者们要求拉达克建邦,而这是印度宪法第六附表下规定的部落地位——允许在一个邦内形成自治行政区划,并具有一定的立法、司法和行政自治权。他们制定有关土地、森林、水和采矿等重要事物的法律——这对一个部落人口占到97%的地区至关重要。

“对于我们这个人口稀少的部落来说,捍卫我们的权利是非常重要的”,在列城抗议中演唱说唱歌曲的学生拉多尔·拉珀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

“我们在2019年举行了庆祝,以为我们已经等待这一刻很久了,但却没有用。”

拉多尔·拉珀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发布的一首印地语歌曲已被观看69000次。它被称为“拉达克的第六附表”,以下是其中一些歌词的翻译:

我的同胞们,听听拉达克的声音吧。当一个人连话都不敢讲的时候,这个政府能有多好呢?我们不只是在胡言乱语。我们的家正处于危险之下。

这两个地区的代表们与新德里方面举行了多次抗议和会议,要求让原住民获得土地和就业权利。

新德里与拉达克地区领导人之间的9轮会谈陷入了僵局。在3月4日举行的上一场会议上,也未能取得具体成果。

教育家、当前抗议活动中的知名人士旺楚克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们希望该地区能够恢复民主。”

长期以来,列城的大多数佛教徒一直对位于420公里之外的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的地区权力中心感到不满。当印度取消克什米尔的半自治地位并分裂该地区时,旺楚克表示,他希望拉达克的立法机构能够参与地区决策。但这并没有发生。地区政府由一名副州长领导,而副州长则由印度总统任命。在当前的安排下,达克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感到自己的代表权不足。

在取消克什米尔的半自治地位之前,外来者被禁止购买土地并在该地区定居。但现在,拉达克地区越来越担心潜在的人口结构变化和脆弱的生态系统遭到破坏。克什米尔人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拉达克地区的居民们表示,将印度宪法第六附表的适用范围扩大到拉达克地区,将保护他们免受人口结构变化和外来者资源开发的影响。

甚至连当地的人民党领导人也支持这些诉求。

“我们与人民站在一起,我们也要求宪法规定的保障措施”,来自列城的印度人民党领导人纳旺·萨姆斯坦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

拉达克人也为喜马拉雅地区的军事化感到担忧 (法国媒体)

拉达克面临哪些环境问题?

拉达克以其冰川和冰川湖而闻名,它们是该地区的主要水源。喜马拉雅冰川及其供水的河流盆地被称为“亚洲水塔”。它们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冰冻淡水资源之一。

然而,气候变化引起的冰川退缩和气候变化,使该地区面临缺水压力,当地居民表示,这威胁到他们的未来。他们还表示,越来越多的游客也给有限的资源增添了压力。

在夏季的旅游旺季,游客人数超过了27.4万人。在2022年的前8个月共有45万名游客访问拉达克地区。政府促进旅游业和开发该地区自然资源的计划,引起了当地居民的警惕。

据报道,政府已经提出了7个水电项目,此外还有多个工业集团对勘探该地区丰富的硼砂、黄金、花岗岩、石灰石和大理石等矿产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当地的太阳能项目也正在进行招标,而拉达克地区政府已在寻求获得清理157公顷的林地以建设输电线路的许可。

旺楚克表示,“这些开发项目会给人们带来一些便利,但是,没有人对这类开发感兴趣。”

“没有民主,发展有何用?”他这样质问道,并补充称,拉达克将成为只对利润感兴趣的实业家的游乐场。

当地活动人士旺楚克发起了一场绝食活动,以敦促政府实现人们的诉求

“他们对未来或者当地人不感兴趣。”

在过去三年内,印度建设了军事基础设施。在因领土争端而与中国的关系紧张之际,他们在这里修建了道路和桥梁等设施,并出于军事目的而获取土地。失去土地的当地人表示,他们感到非常脆弱。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列城活动人士对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我们不能公开这样说,但是我们希望军队尽可能可持续。”

这位35岁的男性表示,当地人的担忧被忽视了。

卡吉尔人为何参加抗议活动?

卡吉尔位于列城以西约200公里处,当该地区遭到分裂时,卡吉尔希望成为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克什米尔的一部分,并且指责列城政府存在政治和金融方面的歧视。

然而,过去三年来,该地区的政治格局发生了结构性的转变。列城和卡吉尔开始联手,在许多拉达克分析师看来,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现在,两个地区的领导人克服了宗教和政治上的分歧,并为了“更伟大的事业”而团结起来。对此,旺楚克认为,这是在“为拉达克的身份而战”。

卡吉尔民主联盟成员萨贾德·卡吉利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来自列城和卡吉尔的人们现在已达成一致的看法。

“我们的恐惧与我们的身份、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人口结构有关,这是真实的,该地区的每个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

“不仅是人口结构变化,还存在更大的担忧,即我们的生态环境将被破坏。”

2023年2月15日在新德里举行的抗议活动中,拉达克居民举着标语牌,要求为其所在地区建邦并落实其他的民主权利 (美联社)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