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近东救济工程处?为什么它对巴勒斯坦人很重要?

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

近东救济工程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是加沙的主要人道主义机构,在以美国为首的主要国际捐助者因“恐怖”指控而削减为该机构提供的资金后,该机构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资金危机。

近东救济工程处负责人菲利普·拉扎里尼称,暂停资助的措施是对已经遭受以色列近四个月不间断轰炸的巴勒斯坦人的“额外集体惩罚”。

在以色列指控近东救济工程处的12名工作人员涉嫌参与去年10月7日哈马斯对以色列境内的袭击事件之后,这些援助迅速暂停。联合国已对与袭击相关的近东救济工程处工作人员采取了行动,但仍表示反对撤资之举。

拉扎里尼在本周四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加沙战争有增无减,而国际法院呼吁为加沙提供更多的人道主义援助,因此,现在是加强近东救济工程处而不是削弱它的时候。”

“如果资金继续暂停,我们很可能会在二月底之前被迫关闭我们的业务——不仅仅是加沙,而且还有整个地区。”

以色列的指控仍未得到证实

巴勒斯坦人指责以色列伪造信息来玷污加沙的近东救济工程处——该机构拥有13000名工作人员,负责管理学校、医疗诊所和其他基本服务。专家们表示,以色列的指控尚未得到证实。

联合国发言人斯蒂芬·杜加里克在本周二表示,以色列尚未与联合国分享其情报档案。

人权观察组织英国主任亚斯敏·艾哈迈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人权观察组织并不清楚联合国或者资助近东救济工程处的任何国家,是否已经看到了支持以色列所指控内容的任何书面证据或材料。

她补充道,“这并不是说没有提供这些。”

亚斯敏·艾哈迈德表示,人权观察已经询问英国政府看到了哪些导致其暂停资助的、有关指控的书面证据。

以下是有关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更多信息,以及它对巴勒斯坦人——特别是加沙人——的重要性。

近东救济工程处为何成立?

近东救济工程处由联合国大会于1949年12月8日创建,旨在为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难民提供包括食品、医疗保健和教育在内的基本支持。以色列在1948年的建国导致超过70万巴勒斯坦人被迫流离失所,而巴勒斯坦人将之称为“大灾难”(Nakba)。

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行动遍布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还包括东耶路撒冷、加沙地带、叙利亚、黎巴嫩和约旦。

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援助物资

它有什么作用?

近东救济工程处为生活在巴勒斯坦境内外的近60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支持。它就像一个提供直接服务的准国家——例如学校、初级保健中心和其他社会服务。此外,它还向巴勒斯坦人提供贷款。

然而,它并不管理难民营,因为维护法律、秩序和安全并不属于其职责范围。

近东救济工程处与同样成立于1949年的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难民署)分开运作。虽然难民署为难民提供临时保护与援助,但它对近东救济工程处行动区域内的巴勒斯坦难民没有管辖权。

尽管近东救济工程处向巴勒斯坦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它并没有对巴勒斯坦难民进行重新安置的授权,而以色列也对此表示反对。

在2021年,约545000名儿童在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学校内就读,其社会安全网计划(SSNP)的援助惠及398044名受益人,目前已有170万人通过过该机构获得了重要的人道主义援助。

以色列对加沙战争
近东救济工程处一览
近东救济工程处建立于1949年,是一个专门为巴勒斯坦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教育、健康和社会服务的联合国机构。 (半岛电视台)

为什么它对巴勒斯坦人很重要?

近东救济工程处以多种方式帮助巴勒斯坦人,并为他们提供多种资源。

自以色列在去年10月7日对加沙地带发动战争以来,近100万加沙巴勒斯坦人(占飞地总人口的近45%)一直在近东救济工程处开设的学校、诊所和其他公共建筑内避难。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学校和建筑物所具有的安全空间非常有限,目前已经远远超出了其为境内流离失所的巴勒斯坦人提供庇护所的能力。

加沙几乎所有人口现在都依赖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基本必需品,包括食品、水和卫生用品。

该联合国机构在其设立的学校、医疗中心等场所内雇用了数千名巴勒斯坦人,从而为在过去的70年内生活在以色列占领之下的巴勒斯坦人提供了急需的就业机会。

在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以及阿拉伯邻国境内的大型难民营内,有超过30000名巴勒斯坦人为近东救济工程处工作。自2005年以来,其在加沙地带的服务变得越来越重要——以色列和埃及对加沙地带实施的封锁导致其经济崩溃,并使加沙成为世界上失业率最高的地区之一。

2023年12月,国际劳工组织和巴勒斯坦统计局确定,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加沙地带至少失去了66%的就业机会。而近东救济工程处通过为巴勒斯坦人提供就业机会来帮助缩小他们的失业率。

谁是近东救济工程处最大的捐助者?

在2022年,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最大政府捐助者分别是美国、德国、欧盟、瑞典、挪威、日本、法国、沙特、瑞士和土耳其。

以色列对加沙战争
谁资助近东救济工程处?
该联合国机构在2022年总共收到了117亿美元的资助,其中最大贡献来自美国、德国和欧盟 (半岛电视台)

在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工作人员受到指控后,美国、德国和瑞士已暂停向该机构提供资金。

鉴于这些指控,欧盟在周一宣布将审查是否可以继续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资金。然而,预计欧盟在二月底之前不会为该机构提供任何额外的资金。

作为最大的捐助国之一,挪威敦促其他捐助国反思削减资金可能带来的更广泛的后果。

挪威外交大臣艾德在本周三告诉路透社记者,“近东救济工程处是加沙150万难民的重要生命线。该机构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国际支持。为了避免对数百万人实施集体惩罚,我们需要区分个人可能做的事情和近东救济工程处的立场。”

以色列对加沙战争
要捐助者暂停为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资金
以色列指控近东救济工程处几名雇员涉嫌参与哈马斯10月7日的袭击后,至少有九个国家宣布暂停或审查对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机构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款 (半岛电视台)

近东救济工程处有多少个难民营又登记了多少位巴勒斯坦难民?

  • 在加沙,有1476706名巴勒斯坦人在那里的8个巴勒斯坦难民营内被登记为难民。
  • 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在871537名登记难民中,有近四分之一居住在19个难民营内,而其他人则居住在城镇和村庄内。
  • 叙利亚有9个官方难民营和3个非官方难民营,其中居住着575234名登记的巴勒斯坦难民。
  • 还有489292名巴勒斯坦难民居住在黎巴嫩的12个难民营内。
  • 约旦境内共有2307011位难民,那里设有10个近东救济工程处的难民营。其中共有3个非官方难民营,而营地周围还居住着其他难民。

冻结援助对巴勒斯坦人意味着什么?

现在,近东救济工程处最大的捐助国已经冻结了对它的援助,而加沙境内外的巴勒斯坦人正面临着可怕的饥饿威胁。

近东救济工程处加沙事务主任兼联合国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副人道主义协调员托马斯·怀特表示,“很难想象,在没有近东救济工程处帮助的情况下,加沙人将如何度过这场危机。”

他还表示,“拉法已经挤满了逃离轰炸的人们。”他所指的是以色列对加沙的密集轰炸——目前已经摧毁了加沙70%以上的房屋并使近200万人流离失所。

以色列为何要削弱近东救济工程处?

长期以来,以色列一直主张解散近东救济工程处,并认为其使命已经过时。在本周一,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声称近东救济工程处“已经被哈马斯渗透了”。

内塔尼亚胡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指控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他关于近东救济工程处已被哈马斯渗透的说法受到了外界的质疑,因为该联合国机构一直在与以色列共享其工作人员名单。

杜加里克表示,“每一年,近东救济工程处都会与其工作所在国分享其工作人员名单”,“至于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所做的工作,它则会同时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以色列政府(作为这些地区的占领国)共享其工作人员名单。”

长期以来,以色列一直寻求终结近东救济工程处,并认为该联合国机构在使巴勒斯坦难民问题“永久化”,因为它允许巴勒斯坦人将难民身份代代相传,而以色列则拒绝接受这些难民返回家园的权利。

就在以色列最近对近东救济工程处雇员提出指控之际,国际法院临时裁决要求以色列防止种族灭绝行为并扩大对加沙的援助。

巴勒斯坦的国际法专家戴安娜·布图表示,“我认为这些指控在国际法院裁决后立即出现并非巧合”,“其目的是转移外界对国际法院裁决的注意力,并将之转移到近东救济工程处身上,以破坏任何追究以色列责任或制止其实施种族灭绝的企图。”

英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克雷格·默里写道,针对近东救济工程处12名工作人员的指控“为国际法院的判决提供了反叙事的宣传,并且降低了近东救济工程处在法庭上提供的证据的可信度”。

近东救济工程处持卡人、西岸民间社会活动家扎伊德·阿马利表示,以色列还希望取消近东救济工程处,以迫使加沙和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因绝望而迁移到其他地方。

有证据表明以色列一直试图强行驱逐巴勒斯坦人,除了定居者在国家的支持下将巴勒斯坦人从被占西岸和东耶路撒冷驱逐出境的长期历史之外,以色列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奇最近还重申了让巴勒斯坦人“自愿移民”以离开加沙的想法,而这只不过是强迫流离失所的委婉说法。

他还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针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这一举措,符合其将更多的巴勒斯坦人从他们的土地上赶走,以建造更多非法定居点的总体目标。”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