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莫迪较量:摇摇欲坠的反对派联盟能否击败印度总理?

比哈尔邦首席部长尼蒂什·库马尔第九次宣誓就职,此前他从印度联盟转而与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全国民主联盟联手 (社交网站)

周末,印度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个笑话,主角是72岁的尼蒂什·库马尔,他曾九次担任印度东部比哈尔邦首席部长。

库马尔领导人民党(统一派)(Janata Dal United),或简称JD(U),曾是反对派集团“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INDIA)的一部分,该集团由两打以上的政治团体组成的团体,希望在3月至5月的全国选举中与总理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JP)较量。

但周日,他脱离了该集体,转而与印度人民党领导的政党联盟全国民主联盟(NDA)联手。他辞去了首席部长的职务,然后再次宣誓就职,这次是与他的新伙伴一起,这一切都在几个小时内完成。

该笑话(翻译后)写道:“尼蒂什·库马尔是唯一一位在担任首席部长期间辞去首席部长职务以继续担任首席部长的首席部长。”

印度人民党及其盟友可能会大笑。距离近十亿印度人投票选举下届政府还有两个月,库马尔退出该联盟对反对派挑战莫迪的机会构成打击,莫迪的目标是第三次担任总理。这也暴露了反对派联盟中更深层次的裂痕。

同样在上周,邻国西孟加拉邦首席部长兼草根国大党(TMC)党魁玛玛塔·班纳吉退出了由印度主要反对党国大党领导的联盟。除国会外,该联盟主要由地区、邦特定政党组成。

班纳吉和库马尔都以与国会不和为由退出联盟。争论的焦点是:谁可以竞争该国543个议会席位中的多少个席位。

国会与地区政党

“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希望利用印度的简单多数当选的选举制度,在所有议会选区派出一名联合反对派候选人来对抗印度人民党和新民主联盟。反对党认为,此举将确保反印度人民党的选票得到巩固,而不是分散在各个反对派之间。

但就共识候选人达成一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政治分析家和心理学家桑杰·库马尔告诉半岛电视台,“所有地区政党都指责国会试图向他们施加很大压力,并要求获得比他们应得的席位更多的席位。”

人民党(统一派)秘书长KC Tyagi证实了这一说法。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国大党热衷于占据政治空间,但不想将空间让给地区政党。

Tyagi 说道,“在国会实力雄厚的州,他们不会放弃哪怕一个席位。然后在地区政党实力雄厚的州,他们想要不成比例的席位。不仅仅是我们,联盟的所有成员都对他们感到不舒服。”

同样,草根国大党的班纳吉在宣布决定脱离联盟的同时,表示与国会的席位共享谈判失败是单独参加投票的原因之一。

同样令草根国大党和人民党(统一派)感到恼火的是,拉胡尔·甘地是国大党议员,也是甘地家族的后裔,领导该党数十年,在没有充分咨询他们的情况下,就踏上了从东部到西部的旅程。

这次旅程被称为“Bharat Jodo Nyay Yatra”,大致翻译为“通过正义游行团结印度”,这是甘地去年的“Bharat Jodo Yatra”的续集,当时他从印度南部步行了4000多公里(2485英里)。

巴纳吉和尼蒂什·库马尔都表示,他们没有被问到经过他们统治的州的朝圣路线。人民党(统一派)进一步表示,该党应该在反对派联盟的旗帜下组织一项全国性的计划,而不是国会计划,这只会树立甘地的形象。

该联盟的选民还指责国会推迟席位共享谈判。去年,国大党在重要的南部卡纳塔克邦和北部丘陵的喜马偕尔邦赢得了省级选举。虽然这为该党(以及印度反对派)提供了一些反对莫迪的动力,但12月在印度北部三个重要邦中央邦、恰蒂斯加尔邦和拉贾斯坦邦的失利对国大党来说是一个打击。

班纳吉和库马尔表示,国大党推迟了席位共享谈判,希望赢得与人民党一对一竞争的这三个州。在这些州获胜将使国会在联盟中处于更好的讨价还价地位。

INDIA vs INDIA

该联盟在旁遮普邦和喀拉拉邦等邦也面临挑战,“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INDIA)的合作伙伴是主要竞争对手,印度人民党的影响力微不足道。

在旁遮普邦,“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成员平民党(AAP)是执政党,国大党是主要反对党。平民党还在国家首都德里管理政府。

同样地,在喀拉拉邦,左翼阵线统治该州,而国大党则是反对派。

班纳吉和库马尔上周退出时,旁遮普省平民党首席部长巴格瓦特·曼宁宣布,他的政党将在该州单独行动,不会与国大党结盟。

然而,平民党官方表示,虽然旁遮普邦的席位谈判正在进行中,但它已与德里等其他几个邦的国会达成了初步谅解。

平民党发言人兼德里立法者苏瑞布·布哈瑞瓦吉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们与国会举行了两次会议,国会的高级领导人出席了会议。我们与他们进行了非常有建设性的对话,并就一些州进行了讨论。我们很快就会结束讨论。”

他补充道,“关于旁遮普邦,我们的国家单位不太热衷于结盟。但我们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将国家单位的利益与德里中央政党领导层的利益进行谈判是国大党和联盟中其他地区政党面临的挑战。

然而,在一些邦,席位共享谈判正在取得进展。印度人民党统治的北方邦主要反对党萨马杰瓦迪党(SP)主席阿基莱什·亚达夫宣布,他愿意让国大党争夺该邦80个议会席位中的11个席位。

萨马杰瓦迪党发言人阿舒托什·维尔马告诉半岛电视台,根据联盟规则,在某个邦具有最高影响力的联盟合作伙伴将决定该邦的席位共享。

维尔马还指出,在旁遮普邦等反对派联盟合作伙伴位居第一和第二的邦,该联盟正计划进行一场“战术战斗”。

维尔马说道,“在该联盟的一次会议上,决定在旁遮普邦和喀拉拉邦(选举)将以类似的方式进行。印度人民党在这些邦中排名第三或第四。在这些邦,我们不想让印度人民党成为主要反对派。这就是我们的策略。”

“政治映像不好”

半岛电视台联系国会,请其对其“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的合作伙伴的指控发表评论,但尚未收到回应。

国大党秘书长贾伊拉姆·拉梅什在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班纳吉和库马尔的退出对“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来说是不好的事情。

拉梅什表示,“情况可能会更好。政治映像,人们正在观看。有消息称,一个政党要离开,它将与印度人民党组建政府,而另一个政党对我们不满意。这看起来不太好。这对‘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的形象不利。”

不过,他补充道,该党并未放弃对该联盟的希望。

政治分析家桑贾伊·库马尔表示,印度人民党将从该联盟分裂中获益。在比哈尔邦,人民党(统一派)领导的政府进行了全州种姓普查,印度联盟希望将其作为选举纲领,实际上承诺对属于几个较低种姓(统称为OBC,即其他落后阶层)的人加强平权行动。

他说道,“印度人民党将从尼蒂什·库马尔做出的新转变中受益。与过去相比,印度人民党现在动员其他落后阶层选票会容易得多。”他补充道,“尼蒂什·库马尔是因进行种姓普查而获得赞誉的领导人。既然他已经倒戈了,印度人民党就可以获得这份功劳。”

在西孟加拉邦,库马尔表示,草根国大党、国会左翼联盟和印度人民党之间的三方较量将有助于莫迪的政党。

然而,无论其内部是否存在裂痕,印度人民党都对反对派联盟的前景不屑一顾。

印度人民党发言人RP Singh表示:“我们从未认真对待过这个联盟。” 他提到该党如何在2019年议会选举中赢得543个席位中的303个席位。他说道,这次该党的目标是获得350个席位。

他表示,虽然选举可能即将临近,但印度人民党已经“为此努力了两年”。

“无论结盟与否,都不会影响印度人民党。”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