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基辛格: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的“战争贩子”去世 享年100岁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去世,享年100岁。图为他在2019年参加领导力论坛的照片 (路透社)

很少会有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被人称为战争贩子,但是声音沙哑、神秘莫测的美国外交家亨利·基辛格却是其中之一。

当地时间11月29日,亨利···基辛格在其位于康涅狄格州的家中去世,享年100岁。但他身上的对立面却不止于此。

基辛格是一位成为了名人的学者,也是一位逃离纳粹的犹太少年,一位自认爱与美女约会的“秘密浪荡者”,一位改变了历史进程的权谋型的美国总统顾问,一位在过完他最后一个生日后仍然表现活跃的工作狂。

关于这位美国前国务卿到底是一位精明的顾问还是一位无情的鹰派人士的争论,不太可能很快得出结论。他曾在两位美国总统的领导下任职:理查德·尼克松、杰拉尔德·福特,而两者都是共和党人。

基辛格在中国对美国外交开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美苏武器协议以及以色列人与阿拉伯人之间建立和平等问题上所做的工作没有任何争议。然而,关于他在越南战争中的作用以及他对反共独裁政权的支持——特别是在拉丁美洲,却仍然存在分歧。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历史教授杰里米·苏里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从30000英尺的高度看待这个世界,他推进广泛的利益和长期的目标,但他低估了人们将要承受的负面代价,尤其是那些生活在与美国不同的社会中的人。”

在2021年,98岁的基辛格与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家丹尼尔·胡滕洛克尔联名撰写了一本关于人工智能的著作。

施密特在该书出版时告诉播客主持人蒂姆·费里斯,“九十多岁的亨利·基辛格对数字世界一无所知,尽管如此,他仍对此有很多的看法。”

施密特表示,“但是他已经以刚刚进入数字世界和人工智能的人们的敏捷和速度,掌握了数字世界和人工智能”,“这对他来说是很特别的。这是一种天赋。”

基辛格的儿子大卫·基辛格在其百岁生日庆典之前,也提到了他父亲这种长寿的独特性,而现任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也出席了这场庆典。

在2023年5月,大卫·基辛格在《华盛顿邮报》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他不仅比大多数同龄人、著名批评家和学生都活得更久,而且在他九十多岁的时候仍然不知疲倦地活跃在各处。”

当被问及布林肯出席这场聚会的情况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韦丹特·帕特尔指出了两者之间的政策“差异”。尽管如此,他补充称,布林肯自上任以来曾多次“有机会”与这位前任高级外交官员接触。

基辛格的人生故事具有典型的美国移民成功的元素。在1923年,他出生于德国菲尔特,父母是虔诚的犹太中产阶级。面对高涨的反犹太主义浪潮,他们逃离了纳粹德国,于1938年开始在纽约定居。

基辛格曾在驻德美军部队服役,并亲眼目睹了具有决定性而残酷的布拉格战役。作为一名以德语为母语的人,他被指派担任反情报职务,并因追踪前盖世太保官员而获得铜星勋章。

在1947年,他回到了美国,并在哈佛大学开启了他著名的学术生涯,并在约翰·肯尼迪总统和林登·约翰逊总统的领导下兼任白宫顾问,从而开启了他奋斗一生的工作道路。

谴责道德说教的现实主义者

基辛格谴责其同僚们在冷战时期的道德说教,并呼吁采取实用主义。他表示,对于共产主义侵略的“灵活反应”将利用常规武器和核武器作为威慑,而不是威胁实施全面的核报复。

巴黎政治学院的历史学家马里奥·德尔·佩罗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通过将自己塑造为典型的欧洲现实主义者,而向不成熟且天真的美国传授严酷且不可改变的国际关系法则,从而赢得了声誉。”

在1968年,当选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任命基辛格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自此,基辛格开始重塑美国的外交政策机器,他绕过了国务院,并将权力集中到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手中。

2002年,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庆祝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于1972年与中国国家主席毛泽东会晤以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30周年 (路透社)

苏里补充道,“基辛格创造了一个运作复杂的民主机制模型,以作出缺乏公众支持但却符合国家利益的战略选择。他是具有争议的,但他的现实政治影响了两代的政策制定者。”

他所青睐的“秘密渠道”会谈为美国与中国的外交开放,以及美国与苏联之间签订《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武器协定》(SALT I)铺平了道路。他曾写道,在外交事务中,美国“没有永恒的朋友或敌人,而只有利益”。

他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越南战争——到1969年,这场战争的代价越来越高、伤亡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不受欢迎。基辛格通过与北越展开谈判来寻求“有尊严的和平”,同时利用毁灭性的轰炸行动来提高自身讨价还价的能力。

“政治最根本的问题不是对邪恶的控制,而是对道德正义的限制”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

基辛格的计划将这场战争延长了4年,其中包括对老挝和柬埔寨实施秘密轰炸,从而造成22000名美军和更多的东南亚人口丧生,并帮助了实施种族灭绝的“红色高棉”在柬埔寨夺取政权。

基辛格在巴黎与北越谈判代表进行的秘密会谈的曝光,为他赢得了名人地位。记者质疑他与模特坎迪斯·伯根、女演员吉尔·圣约翰等人约会的荒唐行为,而他却说,“权力才是终极春药。”

诺贝尔和平奖

1973年1月达成的停火协议为基辛格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同年,他在以色列、埃及和叙利亚之间的穿梭外交帮助阻止了赎罪日战争升级为华盛顿与莫斯科之间的代理人对峙。

范德比尔特大学历史学家托马斯·施瓦茨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是第一位美国名人外交官:一位拯救世界、缔造和平的标志性外交政策奇才,但他也出现在人物杂志和新闻风格的版块上。”

“他是一个喜欢与美女约会的浪荡公子。后来的每个人都被拿来与他比较,并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1972年,基辛格在向尼克松总统汇报工作。基辛格在前往莫斯科参加贸易谈判的途中,还将前往巴黎与北越进行和平谈判 (美联社)

这为后来的地缘战略家设定了很高的标准——从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到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再到康多莉扎·赖斯。然而,对于一些人来说,基辛格所谓的才华被夸大了。

德尔佩罗指出,“人们对基辛格的天赋及其俾斯麦式的现实政治存在很多的议论。”需要指出的是,德尔佩罗是《古怪的现实主义者:亨利·基辛格与美国外交政策的塑造》一书的作者。

“当然,他在任期内取得了许多的成功,但是其中一些成功——例如美国对中国的开放、与莫斯科签署限制战略武器协定,或多或少是不可避免的历史潮流,并且已经在约翰逊的领导下进行过探索。而越南战争却被他延长了,只为寻求那种虚幻的、自私自利的、能够带来荣誉的和平。”

基辛格咨询公司

基辛格在福特任期结束时离任,但仍继续为总统们提供建议,并撰写了有关全球关系的文章,还在电视上讨论伊拉克、叙利亚、乌克兰以及其他战争。他的秘密公司——基辛格咨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Inc.)可为客户提供商业战略咨询。

他在1979年出版的回忆录《白宫岁月》荣获了国家历史图书奖。

他无情的实用主义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审视,尤其是在英裔美国记者克里斯托弗·希钦斯于2001年出版的著作中——称之为战争罪犯的《亨利·基辛格的审判》(The Trial of Henry Kissinger)。

希钦斯抨击基辛格轰炸柬埔寨、支持印度尼西亚占领东帝汶,并策划推翻智利马克思主义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以及支持阿根廷右翼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

基辛格(左)支持阿根廷将军奥古斯托·皮诺切特(中)——后者持续17年的统治充满了侵犯人权及种族灭绝的指控 (路透社)

活动人士争取发出逮捕令并模拟逮捕基辛格。另一位记者西摩·赫什谈到了他的“阴暗面”,但拒绝提起诉讼。

赫什表示,“他有自己的判决;他必须独自生活。”

《亨利·基辛格和美国权力的困境》一书的作者施瓦茨则更富有同情心。基辛格最好被理解为一名现实主义者,他捍卫了一个带给他远离毒气室的生命线以及常春藤盟校教育的国家。

“由于基辛格带有纳粹德国的背景,他怀疑选举并不总是带来自由民主,而是可能导致不同类型的人民选择、群众统治和独裁”,施瓦茨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

“他因为迁就独裁者而受到攻击——从皮诺切特到埃及的萨达特。人们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但历史表明,很难为那些人民进行过血腥斗争的国家带来人道主义的民主替代方案。”

评估基辛格的记录现在已经是历史学家的工作。对于这位拥有两个孩子的父亲而言,道德总是很复杂的。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政治最根本的问题不是对邪恶的控制,而是对道德正义的限制”。

1973年,时任埃及总统的萨达特(右)与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在开罗塔希拉宫举行会议,以寻求中东战争的和平解决方案 (美联社)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