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在2023年面对的潜在风险

世界在2023年面对的潜在风险 (盖帝图像)

美国《时代》杂志发表的一篇分析文章,阐述了2023年将在政治和经济层面上日益加剧,并且让许多领导人与决策者感到担忧的一些风险。

该杂志的国际事务编辑伊恩·布雷默以“2023年的重大全球风险”为题,发表了这篇分析文章。文章指出,对民主受到威胁的担忧被夸大了,而事实上最为重大的风险将是以下这些:

1.“流氓俄罗斯”

这篇文章认为,处于令人窒息的封锁之下的俄罗斯,将从一个全球参与者转变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流氓国家”,并对欧洲国家、美国以及其他国家构成严重的威胁。

他还表示,在西方的孤立和制裁之下,在国内要求其展示实力的巨大压力下,深陷乌克兰泥潭的俄罗斯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因此,它将诉诸数以千计的小规模行动,来发动损害西方利益的不对称战争,而不是公然实施侵犯,或者需要动用经济和军事力量的侵略,因为莫斯科已经不再拥有这样的力量。

作者预计,莫斯科方面的这种非公开战争,将会包括通过与克里姆林宫相关的黑客来攻击西方国家的公司、政府机构和基础设施,此外,他还预计俄罗斯会通过支持和资助虚假信息和极端主义的散播,来加强对西方国家选举的攻击,此外,它还将继续破坏乌克兰的基础设施。

2.全面制造混淆的武器

《时代》杂志的这篇文章称,近期取得的技术进步,代表着人工智能在操纵人类和破坏社会稳定的能力上出现的重大转变,而2023年正是这个方向上的一大转折点。

布雷默在这篇文章中指出,被称为“生成式人工智能”的人工智能新形式,将允许用户创建逼真的图像、视频和文本,而这只需要他们设置几条指令。

他还预计,人工智能产生的语言模型能够通过图灵测试——这项测试主要是考察机器模仿人类智能的能力。此外,他还预计,随着应用程序“深度伪造”(DeepFake)、面部识别和语音合成技术的快速发展,图像控制将成为历史。

他还表示,这些工具将帮助威权统治者在国外破坏民主和在国内压制异议,此外,民主国家内的暴民和民粹主义者将能够把人工智能当作武器,在牺牲民主和公民社会的基础上,实现自身狭隘的政治利益。

3.通胀冲击波

《时代》杂志的这篇文章强调,在2021年始于美国、然后又于2022年席卷全球的通胀浪潮,将在今年产生强烈的经济和政治影响。这将是世界经济陷入衰退的主要原因,此外,它还将加剧市场波动和金融压力,而其政治后果将在世界各地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4.西方与伊朗之间的对抗

布雷默在这篇分析文章中预测,今年将会出现西方与伊朗之间的对抗,而伊朗目前正面临着内部的紧张局势和外部的巨大挑战。

普京建议在土耳其建立一个出口天然气的区域中心 (半岛电视台)

5.能源危机

作者还预计,地缘政治和经济因素,以及生产方面的问题,将会共同给能源市场制造更为严峻的形势,尤其是在2023年的下半年,从而将会提高家庭和企业的生活成本,并增加依赖进口的政府的财政负担,此外,还将扩大“欧佩克+”联盟与主要消费国之间的分歧。

6.全球发展停滞

在过去的两代人中,全球GDP总量提高至3倍,几乎所有国家都实现了经济增长,有超过10亿人摆脱了极端贫困,并且在许多国家成为了中产阶级。 然而,这一进展却因近年来世界上发生的许多危机而宣告破产,其中包括新冠疫情、俄乌战争和全球高通胀水平等等。

《时代》杂志的这篇文章认为,随着繁荣时期获得的经济、安全和政治成果的流失,全球数十亿人的处境将在2023年变得更加脆弱。此外,世界各地的中产阶级也将萎缩,许多国家将会经历政治动荡。

7.美国的割裂

布雷默在这篇分析文章中提到的风险之一,是美国政治两极分化进一步加深的可能性。他认为,得益于国会中期选举的结果,美国能够避免在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走向一场宪法危机,但是在2023年,它仍将是世界上政治两极分化最严重、最紊乱的发达民主国家之一。

布雷默表示,在美国爆发政治暴力的可能性极高,在共和党控制的各州与民主党控制的各州之间,极端的政治两极化将使美国企业及外国企业难以将美国视为一个富有凝聚力的市场,尽管其经济实力非常明显。

8.“TikTok”一代的挑战

布雷默在这篇分析中强调,在1990年至2010年期间出生的一代,是第一代完全被互联网侵入日常生活的人。这一代人在数字设备和社交媒体中找到了实现跨境交流的方式,从而使之成为第一代真正全球化的人,而这也使之成为了他们所在国家的新的政治与地缘政治参与者,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

作者认为,这一代人拥有能力和动力来通过互联网组织其努力以重塑公司政策和公共政策,而这将使世界各地的公司处境艰难。而且这一代人可能仅仅通过按键便能扰乱某个国家的政治。

9.缺水

布雷默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强调,水资源短缺将成为今年的全球性挑战,而各国政府仍将会把这个问题当作暂时性的危机来处理。作者建议相关当局不要再将水资源短缺作为一场危机来处理,而是要转变为通过管理与水资源短缺相关的风险来应对这个问题。他还表示,这种转变无法在2023年完全实现,从而将需要投资者、保险公司和私营公司根据自身的情况,来寻找应对这项挑战的解决方案。

来源 : 美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