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就塔利班问题向世界发送信息:“更为现实并与之互动”

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在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发表意见 (美联社)

“更为现实。拿出耐心。与之互动。最重要的是,不要去孤立它”,这些都是巴基斯坦在应对再次在邻国阿富汗掌权的塔利班新生政府时所采取的策略的支柱。

巴基斯坦政府提议国际社会制定一份最终在外交上承认塔利班政权的路线图——如果塔利班能够满足国际社会的要求,那么它就能得到某些奖励。然后再坐下来与该组织的领导人进行面对面的谈判。

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22日在联合国大会世界领导人峰会期间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概述了这一想法。

库雷希向美联社记者指出,“如果他们不辜负这些期望,他们就会让事情变得更容易,甚至是对他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得到接受,这是获得认可的必要条件。”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必须意识到:还有什么选择?还有哪些选择?这就是现实,他们能逃避这个现实吗?”

“更为现实”

库雷希表示,巴基斯坦“与国际社会一样”希望看到一个和平、稳定的阿富汗,一个不再让恐怖分子有立足之地的阿富汗,并希望塔利班确保“阿富汗的土地永远不会再被用来对付任何国家”。

他还补充称,“但我们要说的是,在做法上你们需要更加现实”,“尝试一种创新的方式与他们互动。过去用来应对他们的方法并没有起作用。”

库雷希认为,对塔利班领导人的期望可能包括建立一个包容性的政府,以及对人权的保障,特别是女性的人权保障。

另一方面,他认为,如果阿富汗政府能够得到发展、经济和重建援助,以帮助该国从几十年的战争中恢复过来,这可能会激励阿富汗政府。

库雷希敦促美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他冻结了阿富汗政府资金的国家立即解冻这些资金,以便“推动阿富汗恢复正常”。

他还承诺,巴基斯坦准备在与塔利班打开沟通渠道方面发挥“建设性的积极作用”,因为巴基斯坦也将受益于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

这是塔利班第二次统治阿富汗。塔利班对阿富汗的第一次统治发生在1996年至2001年,而在“911”袭击事件后,他们被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推翻。

在塔利班统治期间,塔利班领导人和警察禁止女孩上学,禁止妇女外出工作,或者在没有男性陪同的情况下离家外出。

在塔利班的统治被推翻后,阿富汗妇女在这个由男性主导的社会中仍然面临挑战,但仍越来越多地进入政府和许多领域内担任强有力的职位。

但当美国上个月从阿富汗撤军时,阿富汗政府崩溃了,新一代的塔利班卷土重来,并且几乎立即接管了阿富汗。在那之后的几个星期内,许多国家对塔利班临时政府没有出现其发言人所承诺的那种包容性而感到失望。

虽然新的塔利班政府允许低龄女孩上学,但它尚未允许中学女生返校,也未允许大多数女性重返工作岗位,尽管它曾在4月份承诺女性“可以在正确佩戴穆斯林面纱的情况下,在教育、商业、健康等社会领域内提供社会服务”。

“等待情况发展”

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拥有很长的边境线,双方之间存在长期且有时冲突不断的关系,包括试图阻止当地的恐怖主义,但是有人却认为,它同时也在鼓励当地的恐怖主义。

对于巴基斯坦而言,确保无论新的阿富汗提供什么,都不会对巴基斯坦构成威胁,才符合它的根本既得利益。

库雷希表示,这需要一种稳定和校准的方法。

他指出,“这必须是一种现实的评估,双方都需要持务实的观点,这将为最终的承认定下基调。”

库雷希建议国际社会在对待塔利班时保持耐心并基于现实主义 (美联社)

他还表示,好消息是塔利班正在倾听,“他们并非对邻国和国际社会的言论无动于衷”。

那么他怎么知道他们在听呢?库雷希表示,在阿富汗占主导地位的普什图人是当前的临时政府的主要构成,但该临时政府在21日增加了部分来自该国少数民族的代表,饭兜和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和哈扎拉人,他们是这个以逊尼派为多数的国家内的什叶派穆斯林。

“是的,现在还没有女性”,库雷希说道,“但是让我们等待情况发展吧。”

他强调称,塔利班必须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作出决定,以提高他们的接受度。

库雷希表示,“在我看来,国际社会能做的就是坐在一起并制定出一份路线图。”

“如果他们实现了这些期待,国际社会就可以根据这项计划来帮助他们稳定经济。这就是国际社会能够提供的人道主义援助。这就是他们在帮助重建阿富汗等问题时能做的事情。”

他还补充称,“有了这张路线图,我认为国际合作将会更有成效。”

“积极信号”

22日晚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与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美国、中国、英国、俄罗斯和法国举行会议之后表示,期望“建立一个和平、稳定的阿富汗,并让人道主义援助能够无障碍或无歧视地完成分配”。

他还希望“阿富汗的女性权利能够得到尊重,并且不会成为恐怖主义的避难所,此外还拥有一个能够代表不同阶层人民的包容性政府”。

库雷希表示,国际社会可以在不同的平台上找出解决当前局势的最佳办案。

与此同时,他还强调,形势似乎正在企稳。

他指出,在塔利班于8月15日夺取阿富汗政权的不到6周后,巴基斯坦方面得到消息称,当地的法律和秩序已经得到了改善,战事已经停止,许多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正在重返家园。

库雷希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迹象。”

他还表示,巴基斯坦还没有看到新的阿富汗难民涌入。这对巴基斯坦人来说是一个敏感的问题,他们有强烈的动机去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

人道主义危机、经济衰退、工人重返工作岗位或返校却拿不到工资、缺钱,这些都可能导致阿富汗人越过满是漏洞的边境并逃往巴基斯坦。在长达几十年的冲突中,这些难民的涌入给巴基斯坦带来了经济上的损失。

库雷希要求保持耐心与现实。他还指出,毕竟,过去稳定阿富汗的每一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所以不要指望新的努力能够立即在应对塔利班方面取得成功。

既然美国及其盟友“未能在过去的20年内说服他们或者消灭他们,那么你将如何指望在未来两个月或两年内做到这一点呢?”

当被问及他是否预测过阿富汗在6个月之后的局势时,库雷希将问题抛回给美联社记者称,“你能向我保证美国在未来6个月内的行为吗?”

来源 : 美联社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