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克里米亚平台”峰会:是否能改变俄罗斯7年前的既成事实?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起了举办“克里米亚平台”峰会的倡议,旨在将克里米亚半岛问题永久性地列入国际议程 (路透社)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起了举办“克里米亚平台”峰会的倡议,旨在将克里米亚半岛问题永久性地列入国际议程 (路透社)

乌克兰正处于其史上最伟大的事件的风口浪尖之上——这是部分官员对8月23日举行的“克里米亚平台”国际峰会的评价,据悉,这场峰会是根据该国总统泽连斯基在去年9月提出的倡议而举行的。

此场峰会的举行恰逢8月24日乌克兰独立30周年的纪念日,根据该国外交部的说法,会议在短期内的目标如下:

  1. 确保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的问题始终处于国际议程之内。
  2. 应对与这种“占领”相关的安全挑战以及对俄罗斯日益增加的国际压力。
  3. 敦促各国不要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
  4. 防止克里米亚的进一步出现“侵犯人权”的行为。
  5. 赔偿克里米亚鞑靼人因拒绝占领而遭受的损失。
  6. 对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军事化”问题以及亚速海和黑海地区问题展开讨论。

从长远角度来看,会议追求的主要目标是结束对克里米亚半岛的占领并将其归还乌克兰。

驻守在克里米亚的俄罗斯军队(路透社)

纠正错误

乌克兰方面认为,由于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缺乏任何机制,该平台将纠正一个持续长达7年的错误,即俄罗斯在2014年通过一次富有争议的全民公投后,将克里米亚半岛纳入其领土,但是此举未得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承认。

乌克兰外交部长德米特里·库莱巴认为,该平台将纠正这一错误,未来参与该平台的国家圈子将会进一步扩大。

立场上的退步

但是许多人认为,促使乌克兰举办此类活动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是在克里米亚问题成为对俄罗斯实施广泛政治和经济制裁的基础之后,部分国家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有所退步。

在这种退步中最为突出的例子是欧盟两大国家——德国和法国的立场,而且两国还是调停解决乌克兰东部分歧的“诺曼底四方”成员。

在几周前发表的一份引人关注的声明中,乌克兰总统办公室顾问奥列克西·阿里斯托维奇表示,“在俄罗斯经受住了7年的考验之后,德国放弃了乌克兰,转而支持俄罗斯。”

对此,他解释称,“西方国家普遍担心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因此准备与俄罗斯进行谈判。”分析人士认为,造成这种立场退步的因素主要有几个,总结如下:

  • 总体上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并取消制裁的愿望,因为这些制裁并没有阻止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政策,但却损害了以德国和法国为首的许多欧洲国家的经济。
  • 西方阵营试图阻止中国与俄罗斯达成任何可能的军事联盟。
  • 德国坚持与俄罗斯启动“北溪2号”天然气项目,而美国对该项目的强硬态度已经有所减弱。

参与水平

这些及其他因素可能解释了乌克兰外交部打造的“克里米亚平台”的规模和参与程度所引发的争议。到目前为止,共有44方参与,其中包括来自9个国家的元首,即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摩尔多瓦、斯洛文尼亚和芬兰。

据该部表示,与会者还包括欧洲理事会主席,来自罗马尼亚、格鲁吉亚、克罗地亚和瑞典的总理,来自土耳其、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奥地利、荷兰、卢森堡、爱尔兰、丹麦、保加利亚、黑山、挪威和北马其顿的外交部长,以及来自英国和葡萄牙的国防部长,此外还有美国总统的私人特使。

政治分析家德米特罗·沃龙科夫表示,“这些量化指标令人鼓舞,但更重要的不是国家名单,而是代表这些国家的参与水平。”

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解释称,“直到最近,土耳其、德国、法国和美国等主要国家都没有具体说明其参会代表的级别,这表明该问题的确有仔细的考虑,并解释了为什么世界上许多国家不愿意参与这个问题,并最终仅限于支持的政党。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处在欧盟的框架内,并没有什么新的情况。”

他还表示,“急于响应乌克兰呼吁的国家,是那些感到俄罗斯对它们构成了威胁的国家,以及担心乌克兰危机会在其领土上重演的可能性的国家,例如波罗的海国家、波兰、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

拉夫罗夫认为,西方国家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是“可耻的” (路透社)

来自俄罗斯的压力

在过去的几周内,乌克兰官员一再重申,“俄罗斯正在勒索和威胁各国,劝阻他们不要参与克里米亚平台。”

乌克兰总统发言人谢尔希·尼克福罗夫表示,“任何百分之百确认参与该平台的国家都会立即面临压力,因此,有些国家对参会保密,有些则大胆宣布其决定。”

乌克兰外长库莱巴认为,“鉴于这些情况,各国对克里米亚平台的参与,是一场非常简单的考验,即谁站在被占领的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和国际法的这边,或者站在俄罗斯和俄罗斯侵略的立场那边。”

“巫婆聚会”

尽管俄罗斯加强了对克里米亚的控制,并认为将之称为不得逾越的红线,但是该平台的举行似乎激怒了它。

俄罗斯外交部表示,“俄罗斯将乌克兰宣布的结束对克里米亚占领的战略,视为不可接受的威胁,任何国家参与克里米亚平台的活动,都是对俄罗斯领土完整的侵犯。”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最近还将该平台描述为“巫婆聚会”,这是一个带有讽刺意味的俄罗斯说法,指巫婆或巫师在夜间举行的庆祝会议。

拉夫罗夫认为,“西方国家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是可耻的,是对该岛的侵犯,因为岛上居民已经表达了他们的自由意志。”

解放策略

尽管困难重重,乌克兰却不断努力;而俄罗斯尽管加强控制,但却仍然愤怒。在这两者之间,提出了有关“克里米亚平台”能否改变俄罗斯多年前强加给该半岛的既成事实的问题。

鉴于克里米亚问题主要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问题,包括政治分析人士德米特罗·沃龙科夫在内的许多人担心,该平台的呼吁无法得到回应。德米特罗表示,“我们必须承认,经济利益在我们的世界中发挥着最大的作用。而在克里米亚和黑海的问题上,俄罗斯向乌克兰和西方强加了既成事实的政策。”

他还补充称,“对克里米亚的占领,是对乌克兰和欧洲安全的真正威胁,但正如我们通过多次联合军事演习所看到的那样,加强北约在黑海的存在就将面临这种威胁。至于解放克里米亚的问题,它会第一时间引起乌克兰的关注。”

另一方面,民主倡议中心主任伊霍尔·科胡特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该平台是乌克兰结束对克里米亚占领的战略和遵守国际宪章的开始,我将其比作导致苏联解体的西方政策。”

科胡特认为,“俄罗斯的弱点是它受到的孤立和持续的经济压力,我们需要努力和耐心,才能迫使俄罗斯让步,无论需要多长的时间。”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观察人士称,水问题是两国事务中的重中之重,它将成为俄乌两国发生新战争的导火索。乌克兰未来研究所专家伊利亚·科萨说,“存在战争的可能性是因为俄罗斯无法从北克里米亚运河以外的其他来源获得足够淡水。”

2021年8月17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