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迪米访美议程:解决美国与伊朗分歧属重中之重

卡迪米在伊拉克议会选举前几个月访问华盛顿 (盖帝图像)
卡迪米在伊拉克议会选举前几个月访问华盛顿 (盖帝图像)

这一次,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访问华盛顿以及他即将于今天周一在白宫与美国总统乔·拜登会面的结果也多种多样。他将率领一个高级别政府代表团,包括外交部长、国防部长、石油部长、贸易部长和文化部长。

这是卡迪米在去年8月20日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会面之后第二次访问美国,其议程将包括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民主党多数党议长查克·舒默的会晤。

卡迪米的文件包中有许多重要文件,最引人注目的是伊朗与伊拉克的关系、随着伊朗新总统易卜拉欣·莱西上台而对美国利益的反思、第四轮战略对话、美军今年年底从伊拉克撤军的时间表以及伊拉克效忠伊朗各派系的基本要求。

这次访问仍带来了许多可能性和问题,最突出的是此次访问是否只是议会提前选举前3个月的媒体审查和正常化,以及他能对伊拉克境内的美国-伊朗冲突达到高潮做些什么?在他确认不需要战斗部队后,他能否说服拜登政府有必要从该国撤出战斗部队?

评论与矛盾

事实上,这次访问与前一次没有任何区别,这次访问将是媒体检阅的重演,是卡迪米史无前例的庆祝活动,正如政治分析家伊亚德·安珀博士所说,他排除了访问内容水平发生任何变化的可能,原因在于伊拉克代表团未能就其希望从美国得到什么做出解决。

在这次访问之前,有3项与美国军事存在有关的不同且相互矛盾的声明,其中第一个来自卡迪米,他强调伊拉克需要后勤支持和训练;外交部长福阿德·侯赛因以相反的方式回应了他,福阿德认为美国的军事存在是有必要的;第三个来自国家安全顾问卡西姆·阿拉吉,他表示,这个阶段对美国军事存在的需求是主观的,并不紧迫。

安珀说,这种矛盾给人一种这次访问缺乏了明确议程的印象,并表明了军事存在是美国第二优先事项,并不第一重要,撤出作战部队没有问题,美国承诺捍卫伊拉克政治体系和政治进程的首要任务是意识到挑战的性质。

关于卡迪米对一方面维护国家主权一方面执行希望外国军队从该国撤出的武装团体和政治力量想要的事情的​​政治立场,安珀告诉半岛电视台,伊拉克政治力量如果真的想清除这些力量,他们应该就是否要求外国军队撤离达成一致。他强烈批评了两极分化和媒体检阅,它们将留在争论的圈子中而不会促成现实,他强调需要解决美军及其存在的必要性问题。

阿富汗情景

鉴于伊拉克和美国之间的伙伴关系,对于阿富汗的情况会在伊拉克重演的担忧,珀认为伊拉克和阿富汗之间不存在任何比较,更不用说它们的局势完全不同。伊拉克不需要军事存在和战斗力量,但它首先需要确保民主进程的连续性和持久性,尽管它遇到了挫折和失败以及在一些地方出现了错误。

安珀警告不要期待美国增加对政治进程的支持,他强调美国仅仅在与阿富汗不同的军事背景下是伊拉克的盟友和伙伴,预计如果发生阿富汗这种情况,伊拉克将面临彻底的经济和政治崩溃,因为其政治力量无法在核心问题上达成全国共识。

调解人角色

关于伊拉克将成为调解人或桥梁以解决或至少平息美国和伊朗在其领土内加剧的冲突的可能性,以及卡迪米可以与美国新政府不像过去那样在安全和军事层面而是只在外交层面上讨论该问题,政治分析家哈希姆·金迪在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中,排除了伊拉克扮演这个角色的能力,总理权力不完善以及缺乏统一的政治决策,这使他无法在这个文件中发挥重要作用。

金迪显然对卡迪米缺乏乐观情绪,他预计卡迪米的访问将传达某些信息,对两方之间的存在、影响和势力提出具体看法。他强调,美国没有在采取空中行动时考虑伊拉克的主权和安全,鉴于它正在轰炸伊拉克境内忠于伊朗的武装派别。

这次访问与上次伊拉克即将于10月10日举行议会选举之际与特朗普的会面不同,如果不是战略上的话,至少在战术上有所不同,这可能是由于两国关系的发展。伊拉克议会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穆萨纳·阿明表示,随着许多问题以及美国新政府打交道方式的变化,两国之间建立了一种新机制。

阿明认为这些因素是积极的,并将反映在伊拉克更加稳定的局势上,因为拜登政府并不打算像特朗普政府那样通过增加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并通过世纪协议和其他协议制造危机,以及在地区层面不断挑衅并提出许多敏感话题。

议会委员会成员对此次访问对外国文件的关注感到惊讶,他说这些文件主要是美国和伊朗的利益,而不是伊拉克的利益,他强调了美国在伊拉克的重要性及利用美国解决敏感和重要问题,特别是那些与有关安全和服务以及反腐败斗争有关的问题的重要性。

美国已经制定了商业战略,如果不是长期的,至少是中期的,随着政治的不断变化,解决问题的进展或快或慢,这一切意味着美军不可能从伊拉克撤出。 阿明告诉半岛电视台,他预计,美国将在某些地区重新定位,或者可能将大部分部队转移到伊拉克的库尔德地区,或者留在该国西部地区。

最后的机会

伊拉克政治家米萨鲁·阿鲁西在谈到莱西担任邻国总统后对伊拉克与伊朗关系未来以及对美国利益的影响时说,卡迪米对华盛顿的访问可能是他从拜登那里获得真正、实际支持的最后机会,前提是他能证明他不害怕伊朗新的凶猛行动及其下一任总统。

美国在伊拉克的利益是积极的、战略性的,不是暂时的,不受美国国务院或政府的任何策略的影响,无论是现任还是前任。阿鲁西对半岛电视台说,玩弄辞藻并不能表明伊拉克政府的实力,而是证实了它的弱点,讨论美军撤军是绝对的天真。

伊拉克目前的形势证实了它需要与美国建立战略军事关系,而不是基于邻国或某些武装团体的意愿逃避这一责任。目前存在两个敏感阶段,第一是伊拉克和美国代表团之间的对话和协议,另一个是卡迪米和拜登的会晤,这是伊拉克总理的最后一次机会,无论伊美对话的性质和结果如何,卡迪米都可以推动其政府取得成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