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中国谴责世卫组织违背常识 突尼斯调查疫苗接种中心的混乱 数百名乌干达人接种了假疫苗

Tunisia starts COVID-19 vaccinations
突尼斯的新冠疫苗接种运动(路透社)

中国方面22日拒绝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开展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活动的计划,包括病毒可能从实验室泄漏的假设。与此同时,突尼斯方面也对宰牲节第一天出现在疫苗接种中心内的混乱局面展开了司法调查。

中国方面22日表示,世卫组织关于在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框架下扩大针对中国实验室活动的审计范围的提议,是对常识的不尊重,也是对科学的傲慢态度。

在美国越来越大的压力下,世界卫生组织本月提议对新冠病毒溯源开展第二阶段的调查,包括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和对海鲜市场进行扩大化的审计。而美国助理国务卿温迪·谢尔曼将于本周末访问中国。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提出的计划包括“对在2019年12月发现首例人类感染病例的地区(武汉)的相关实验室和研究机构的活动进行审计”。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2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对这项“不尊重常识、对科学持傲慢态度”的提议“感到非常震惊”。

中国强烈反对病毒来自实验室泄漏的假设。

中国一直强调实验室泄漏是“极不可能”的情况,这也是世卫组织在今年1月与中国在武汉进行联合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

武汉病毒研究所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袁志明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该实验室于2018年建立以来,“没有发生过病原体泄漏或感染事件”。

突尼斯调查疫苗接种中心的“混乱”场面

突尼斯总统府21日宣布,将对宰牲节第一天出现在新冠疫苗接种中心的混乱场面展开司法调查。

这是由突尼斯官方通讯社报道的官方声明中提到的内容。

突尼斯总统府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总理希沙姆·迈希希委派代理司法部长哈斯娜·本·苏莱曼向公诉方提出要求,以调查新冠病毒预防接种中心在20日出现的混乱局面。

这项声明批评了疫苗接种中心在宰牲节期间没有为年龄组提供必要接种剂量,也没有与中央和地区的卫生和安全当局进行协调。

突尼斯的多个疫苗接种中心在20日出现了希望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员的过度拥挤和踩踏事件,这些人员的数量超出了预期,导致接种中心关闭并暂停了疫苗接种的进程。

突尼斯卫生部计划在宰牲节期间的20日和21日为该国18岁以上的人员提供新冠疫苗接种,之后却因人满为患而宣告暂停。

突尼斯政府领导人20日宣布终止该国卫生部长法齐·马赫迪的职务,并任命社会事务部长穆罕默德·特拉贝尔西担任代理卫生部长。

上述事情发生的背景是,人们担心突尼斯会出现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浪潮,其特点是变异病毒阿尔法毒株和德尔塔毒株在大多数地区内的广泛传播,并导致感染和死亡比例迅速上升。

古巴的感染人数急剧上升

另一方面,“泛美卫生组织”21日警告称,古巴许多地区的新冠病毒感染率正在“急剧上升”,传染性极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正在这些地区内蔓延。

泛美卫生组织主任卡丽莎·艾蒂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古巴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呈上升趋势,该国许多省份内的感染人数正急剧上升。”

世界卫生组织地区机构负责人补充称,马坦萨斯旅游区的情况“极其微妙”。

泛美卫生组织紧急情况负责人西罗·乌加尔蒂表示,自该病毒于2020年3月出现在该国以来,古巴这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国家在本周登记了创纪录的感染人数。

他还补充称,古巴本周登记了“超过4.3万例感染病例,这项数字与前一周相比共增加了21%,平均每天新增6199 例感染病例”,他还指出,德尔塔变异毒株正在“多个省内迅速传播”。

古巴并没有加入由世界卫生组织支持并由泛美卫生组织在拉丁美洲管理的、向贫穷国家分发疫苗的COVAX计划,但它自主研发了新冠病毒疫苗,并于今年5月中旬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其中两种疫苗的接种运动。截至7月11日,该国已有30%的居民受益。

印度登记4.5万例“黑木耳病”

印度21日宣布,该国在过去两个月中共登记了超过4.5万例“黑木耳病”(又称“毛霉菌病”),这是一种死亡率超过50%的真菌感染人体的疾病,特别会在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群中传播。

印度卫生部副部长巴拉蒂向议会表示,已经有超过4200人死于这种“毛霉菌病”,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但它已在印度的新冠病毒治愈者之间传播。

这种高度侵袭性的真菌感染疾病的致死率超过了50%,医生往往被迫摘除部分患者的眼睛、鼻子和颚骨,以防止感染到达其大脑。

据印度政府称,该国西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受这种疾病影响最大,目前已经登记了9348例感染病例。

这种被称为“黑木耳”的毛霉菌,是一种黑色的真菌,能够通过呼吸或皮肤感染进入人体。

糖尿病患者或免疫系统较弱的人员,以及接受过器官移植的人员最有可能感染这种疾病。

两名运动员感染了新冠病毒

日本东京2020年奥组委22日表示,奥运村内的两名运动员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组织者宣布了11例新增病例,其中包括两名运动员,从而使感染总人数达到了86人。

数百名乌干达人接种了假疫苗

乌干达当局21日表示,该国约有800人接种了一剂或多剂造假的新冠疫苗,这是“不道德”的医护人员欺诈行动的内容之一。

在该国今年5月至6月期间的疫情高峰期,当时登记的单日新增感染病例达到1700例,而这些造假疫苗自那时便已存在,有时甚至会与水混合注射。

负责监测卫生服务的瓦兰·纳马拉解释称,参与这项欺诈行动的人员,首先针对的是那些希望付费接种疫苗的人员,在国家遭受疫苗短缺之苦时,这些疫苗通过全国性的接种运动而免费分发。

他告诉法新社记者表示,“不法分子以赚钱为目的,用造假疫苗欺骗民众”,他还指出,其中已有两名卫生工作者被捕,而另一名医生仍然在逃。

瓦兰还呼吁接种疫苗的人员不要担心,因为经测试表明,这些疫苗并不含任何危险物质,“其中一些只有水”,他解释称,涉案人员对每剂疫苗收取25至120美元不等的费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相关文章

中国报告了自今年1月以来最高的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主要出现在与缅甸接壤的云南省。由于变异毒株德尔塔的传播,云南省当前的新冠肺炎病例正在激增。

Published On 2021年7月20日

2019年末新冠疫情的蔓延,以及随之而来在全世界范围内采取的严格防控措施,尤其对儿童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心理危机,家长们对这些问题的处理方式有时会抑制对孩子们的影响,有时则大大加剧了对孩子们的影响。

Published On 2021年7月21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