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阿联酋利益实施非法勾结活动:两名美国人和一名阿联酋人受指控的详情

揭开特朗普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的更多秘密 (半岛电视台)
揭开特朗普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的更多秘密 (半岛电视台)

纽约市东区联邦法院21日指控两名美国人和一名阿联酋人在阿联酋高级官员的指示下,在美国境内从事非法活动和勾结活动以促进阿联酋的利益。

根据该法院发布的起诉书,被告分别是美国公民托马斯·约瑟夫·巴拉克(74岁)、美国公民马修·格莱姆斯(27岁)和阿联酋公民拉希德·苏尔坦·谢希(4​3岁)。美国司法部当天的一份声明表示,巴拉克和格莱姆斯已经被逮捕,并将在21天下午出庭,而谢希仍然在逃。

起诉书包含7项针对上述3名被告的罪名,这些非法活动涉及在阿联酋高级官员的指示下,通过在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候选人竞选活动期间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立场,以及美国政府在此期间的外交政策立场,以及寻求影响美国舆论以支持阿联酋。

非法活动与妨碍司法公正

法院指控3名被告在2016年4月至2018年4月期间,为阿联酋从事共谋和间谍工作。此外,这份起诉书还指控巴拉克妨碍司法公正,并曾在2019年6月20日与联邦执法人员的面谈中提供多项虚假陈述。

起诉书中写道,3名被告多次利用巴拉克的关系和人脉,以接近可能最终当选总统的候选人、高级竞选官员、高级政府官员以及美国媒体,以便在不透露自己真正效忠对象的情况下,推进外国政府的政治目标。

这些法庭文件显示,在2016年4月至2016年11月期间,巴拉克曾担任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竞选活动的非正式顾问;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期间,巴拉克曾担任总统就职委员会主席。自2017年1月起,在与美国的中东外交政策相关的问题上,巴拉克就开始向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提供非正式建议。他还争取获得美国政府内的高级职位,其中包括中东问题特使之职。

与阿联酋高层接触频繁

巴拉克曾担任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全球投资管理公司的执行董事长,而格莱姆斯则是该公司的一名员工,曾直接向巴拉克负责。在相关的时间段内,谢希曾是阿联酋的代理人,并与巴拉克和格莱姆斯频繁接触,并在美国和阿联酋举行了多次私人会谈。

起诉书还指出,被告们利用巴拉克的职位——首先是竞选活动的高级外部顾问,随后又是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以促进阿联酋的利益并向其提供情报信息,同时还没有告知美国司法部长他们是在阿联酋高级官员的指示下行事的。

法庭文件显示,与3名被告保持密切联系的阿联酋官员中,包括4名高级官员。这份文件没有提及他们的姓名,并仅仅通过以下方式指代:阿联酋1号官员、阿联酋2号官员、阿联酋3号官员、阿联酋4号官员。

秘密武器

法庭文件指出,巴拉克直接通过谢希与格莱姆斯而与阿联酋政府的最高领导层保持定期且频繁的联系。巴拉克多次将谢希称为阿联酋推进其在美国的外交政策议程的“秘密武器”。

这些文件中包括许多例子,以证明巴拉克、谢希和格莱姆斯在美国采取了许多措施以推进阿联酋的利益。例如在2016年5月,巴拉克在总统候选人关于美国能源政策的竞选演讲中,插入了赞美阿联酋的言论,同月,他还通过电子邮件将事先为演讲写好的草稿发给谢希,以传递给阿联酋高级官员,而后者对他所做的一切表示赞赏。

同样,在2016年和2017年期间,3名被告接收了阿联酋高级官员有关巴拉克用来促进阿联酋利益的国内媒体活动的指示和评论,其中还包括对话要点。当巴拉克出现在一场多次称赞阿联酋的新闻采访中后,他向谢希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上面写着:“成功了……”在2016年10月通过美国杂志发表一篇评论文章之前,巴拉克和格莱姆斯还征求了阿联酋高级官员的指示,并且在阿联酋高级官员的指示下删改了部分内容。

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之后,3名被告一再按照阿联酋官员的指示行事,以影响新政府的外交政策立场,并使之对阿联酋有利。

阿联酋的愿望清单

例如,在2016年12月,巴拉克、格莱姆斯、谢希与阿联酋高级政府官员举行了会议。在那次会议期间,巴拉克建议阿联酋人制定一份“愿望清单”,以阐明阿联酋希望美国新一届当选政府上台的前100天、前6个月、前一年甚至任期的4年内实现的美国外交政策项目。

2017年3月,巴拉克与另外2名被告同意推动一位受阿联酋高级官员青睐的人员获得美国驻阿联酋大使的候选人资格。2017年5月,当美国和阿联酋高级官员在白宫举行会晤之后,巴拉克同意向谢希提供有关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的观点和反应的非公开信息。

2017年9月,谢希就阿联酋反对“为解决卡塔尓和阿联酋等中东国家之间的持续分歧”而在戴维营举行峰会的提议与巴拉克进行联系,在此之后,巴拉克试图建议美国总统不要举行这场峰会。而这场峰会最后真的未能举行。

私人电话

为进一步实施“涉案的犯罪阴谋和犯罪行为”,巴拉克与格莱姆斯在谢希的协助下,使用专用手机并且安装了安全的通信应用程序,以促进巴拉克与阿联酋高级官员之间的沟通。

被告互发短信和电子邮件,以通过影响美国对卡塔尔国的外交政策的方式,来促进阿联酋的外交政策利益。

谢希在其手机上留下的记事中,包括一封写给阿联酋官员的信件草稿,上面写着他在前一天见过巴拉克,后者告诉他,几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正试图说服总统相信“卡塔尔是受害者”。

起诉书还指邮,谢希、巴拉克与格莱姆斯没有向美国司法部长提供必要的知会,以说明他们是根据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而在美国境内作为外国政府的代理人行事。据悉,该法案规范了外国政府在美国境内的游说活动.

虚假否认

2019年6月20日,巴拉克主动会见了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据称,在这场会面中,巴拉克提供了多项虚假陈述,其中包括虚假否认谢希从未要求他代表阿联酋采取行动。

美国司法部在21日发表的声明中指出,巴拉克和格莱姆斯已于20日上午被捕,并定于21日下午在加利福尼亚中区法院受审。

这项声明补充称,来自纽约东区的助理检察官莱恩·哈里斯等人,以及国家安全部反情报和出口管制部门的检察官马修·麦肯齐将审理此案。

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司检察官马克·莱斯科在起诉书中指出,包括前总统在内的这些官员,他们的这些行为无异于叛国,并称司法部将通过这份起诉书对所有涉案人员实施禁令,无论其财富或权力状态如何,此外,还将禁止外国在今后施加这种非公开的影响力。

他们将面临后果

纽约东区代理司法部长杰奎琳·卡苏利斯表示,3名被告削弱了美国人民关于外国政府试图影响“我们的政府和我们的公众舆论”的知情权,她还指出,逮捕这些人员,是要警告那些按照外国政府的指示行事而不披露其行为的人员,以及那些试图误导调查人员之人,并让他们明白,他们终将被绳之以法并面临后果。

美国联邦调查局刑事调查办公室副主任卡尔文·奇弗斯20日表示,“今天的起诉书证实了联邦调查局坚定不移的承诺,即铲除那些认为他们可以通过牺牲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利益为代价,来操纵政权之人”,他还补充称,据称巴拉克滥用他与政府官员接触的机会,以非法形式推进外国政府的利益。对此,他解释称,联邦调查局将与美国的外国合作伙伴协调,以确保对任何试图施加非法影响的人员提出指控。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来自“欧佩克+”联盟的3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记者表示,俄罗斯正牵头解决沙特和阿联酋之间的争端,以帮助达成在未来几个月内增加石油产量的协议,而欧佩克及其盟友至今尚未确定下一次会议召开的日期。

2021年7月8日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