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总理莫迪在“飞马”间谍软件丑闻中被控“叛国”

至少有两名莫迪政府的现任部长也出现了这份被在泄露的数据清单中 (路透社)

印度主要反对党国大党指责印度总理莫迪“叛国”并危及国家安全。此前有消息披露,数十名印度人可能成为以色列制造的间谍软件的监听目标。

一个媒体组织联盟在18日披露的一项调查显示,总部位于以色列的NSO集团的客户可能选定全球范围内近5万个手机号码为目标,其中包括1000多个印度的手机号码。而NSO集团正是间谍软件“飞马”(Pegasus)的制造商。

这份被泄露的名单被一家位于巴黎的新闻非营利机构“Forbidden Stories”及人权组织“大赦国际”所分享,而根据这份名单,其中有多达300个重要的印度手机号码,其持有者包括印度的政治人士、数十名记者、企业家甚至还有莫迪政府内的两位部长。

印度媒体报道称,莫迪的主要对手、前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正是被飞马间谍软件列为潜在目标的数十名印度政界人士、活动人士和政府批评人士之一。

国大党发言人兰迪普19日在新德里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通过外国企业制造的间谍软件对印度的安全部队、司法部门、内阁部长、拉胡尔·甘地等反对派领导人、记者及其他活动实施间谍活动,难道这不是叛国的罪行吗?难道不是对国家安全制造的不可原谅的破坏吗?”。

拉胡尔·甘地的电话号码似乎在2018年至2019年中期便被选定为间谍活动的目标,而当时印度正在举行议会选举。

印度国大党19日要求调查莫迪及其最亲密助手——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在这起丑闻中所存在的作用。

该党表示,“我们的第一个要求是立即解职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并调查总理莫迪在这起事件中所存在的作用。”

据报道,其他被列入监控目标的电话号码的持有者包括一名顶级病毒学家、一名指控印度前首席大法官强奸的女性、一名监督2019年全国民调的前选举专员,以及印度首席政治策略师普拉尚特·基肖尔。

“飞马”软件到底是什么?

Forbidden Stories与大赦国际得到了一份包括全球数万个手机号码的名单,这些号码可能是以色列间谍软件“飞马”的目标。上述两家组织并与多国的媒体机构分享了这份名单。

这项名为“飞马计划”的调查由Forbidden Stories负责,而大赦国际安全实验室则在调查期间提供了技术分析与支持。

“飞马”软件是以色列科技公司NSO集团所拥有的一款间谍软件。它可以对智能手机进行远程监控,可以秘密解锁目标手机的内容,并将其转换为一款监听设备。

该公司声称,这款间谍软件只会售卖给世界各地的“经过审查的政府”,以打击“恐怖主义”和其他的严重犯罪。

该公司并没有确认其客户的身份,并声称“飞马计划”的发现“纯属夸大且毫无根据”。

尽管印度政府迄今尚未承认其机构是否正在使用这款间谍软件,但是据调查表明,这款间谍软件在印度被广泛而持续地滥用。

印度新闻网站“The Wire”、英国《卫报》以及美国《华盛顿邮报》在19日报道称,包括拉胡尔·甘地在内的大多数人,都是在2019年印度全国大选前夕成为监控目标的,而在这场大选中,莫迪以比2014年更大的多数票优势而重新掌权。

这一爆料在印度引发了一场重大的政治争议,国大党讽刺莫迪领导的右翼政党印度人民党是“间谍党”,并指责该党偷听人们的“私房话”。

谁在印度成为了目标?

虽然并不清楚这份清单上到底有多少人切实受到了监控,但《华盛顿邮报》指出,根据技术分析结果,针对22个出现在这份清单中的智能手机测试,其中至少有10部成为了“飞马”软件的目标,其中7个成功。

印度前选举委员会委员阿肖克·拉瓦萨的手机号码也成为了NSO间谍软件的目标之一,而他曾在2019年大选之前指责莫迪违反了模范行为准则。

此外,其中至少有11个电话号码属于最高法院的一名女性前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出于法律原因而无法透露这位女性的身份,她曾于2019年4月指控印度前首席大法官兰詹·戈戈伊(Ranjan Gogoi)犯有强奸罪,而很快她就被单位解雇了。

这份爆料称,就在首次报道这名女性对兰詹·戈戈伊的指控时,她及家属的电话号码就开始受到了监控。而兰詹·戈戈伊目前是印度议会内人民党的成员之一。

同样出现在“飞马”间谍软件名单上的还有来自不同新闻机构的40多名印度记者。

为《印度教徒报》报道印度国内安全的维贾塔·辛格便是其中之一。她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直到几天前,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机遭到了黑客入侵。

“这非常令人不安”,“如今,我们的手机几乎涉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记者丽蒂卡·乔普拉为《印度快报》报道有关印度选举委员会和教育部的新闻。

她指出,就在“The Wire”联系她并要求她对此事置评后,她才发现自己的电话号码出现在了一份被泄露出来的潜在监控目标的名单内。

乔普拉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我被告知,我可能在2019年成为了监控的目标。我不想去猜测谁是其中的幕后主使。这侵犯了我的隐私和自由,但不会影响我完成我作为一名记者的工作。”

《经济与政治周刊》的前编辑、作家帕兰乔伊·古哈·塔库尔塔的手机也遭到了窃听,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此次曝光让他产生了“寒蝉效应”。

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这向其他人发出了一个信号,即你可能受到监控。”

塔库尔塔表示,印度媒体中的“很小一部分”,“扮演着第四国的角色,并掌握着权力的真相”。

“看看这40多名记者都是谁?他们都是批评政府的记者,所以这显然是在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我们可以侵犯你们的隐私。”

印度政府怎么说?

至少已有两位莫迪政府的现任部长——阿什维尼·瓦什瑙和普拉拉德·辛格·帕特尔,出现在了这份被泄露的数据清单上,而据信这些数据是NSO集团的客户所选择的潜在监控目标。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近刚被任命为印度信息技术部长的瓦什瑙19日还在议会上为政府辩护,声称此次曝光是“企图诋毁印度的民主及其成熟的政治制度”。

他还表示,“在过去,类似的指控也曾被提出,但是这些指控根本没有事实依据,已经被断然否认了”。需要指出的是,他指的是印度政府被指控在WhatsApp应用程序上使用飞马软件的情况。

瓦什瑙表示,在“我们健全的法律和司法机构的制衡”之下,“任何形式的非法监控”都是不可能出现的。

而印度内政部长沙阿则声称,这些“破坏分子”公布“飞马计划”的报告,目的是在议会会议开始时帮助他们自己。

“这些破坏分子是不喜欢印度进步的全球性组织。而这些阻碍者是不希望印度进步的政治参与者。印度人非常善于理解这种时间排序与其中存在的关联。”

维护全球用户数字权利的组织“Access Now”在19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对NSO出售的产品据称被“用于入侵全球数千人的私人通信”而感到愤怒。

“Access Now”的亚太政策主管和全球网络安全负责人拉曼·吉特向半岛电视台记者强调,黑客攻击是一种犯罪,即使是以政府为主导,也并不例外。他要求印度政府必须明确回答,它的机构或安全部门是否在与NSO合作。

“印度政府在此前发布的声明都回避了这个问题,并含糊地宣称其遵循了防范措施,以避免舷外监控。但这显然并非事实。”

“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不能任由一家阴暗的私人公司摆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