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将在华盛顿会见乔·拜登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右)于 2016 年 3 月 10 日在约旦安曼皇宫会见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拜登(路透社)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右)于 2016 年 3 月 10 日在约旦安曼皇宫会见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拜登(路透社)

对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他一直在应对一系列国内外危机——而言,幸运的是,这位 59 岁的国王周一访问白宫,他将成为美国总统乔·拜登会见的第一位阿拉伯国家领导人。

作为美国坚定的盟友,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过去 21 年里一直统治着约旦,但与拜登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关系很艰难,他认为后者正在将他的国家排除在地区发展之外。

约旦情报总局前准将沙特·沙拉法特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特朗普和约旦国王之间没有友好的关系。”

“(约旦)政治领导人认为(特朗普)完全忽视了哈希姆王朝。”

根据王室的一份声明,约旦国王在 2017 年告诉特朗普说,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将“对该地区的稳定和安全产生危险影响”。

尽管约旦在 1994 年与以色列建立了全面关系,但约旦国王反对特朗普政府2020年促成巴林、阿联酋、苏丹和摩洛哥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交易。

2016 年,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和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访问扎尔卡约旦-美国联合培训中心期间听取了约旦将军马沙尔·穆罕默德·扎本的讲话(路透社)

分析人士称,特朗普政府将约旦国王视为进一步交易的障碍。

约旦国王希望与拜登建立更好的关系。

驻安曼的政治分析家奥萨马·谢里夫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约旦致力于将乔·拜登视为朋友。”

拜登政府曾表示,他们不会将美国大使馆迁回特拉维夫,但将重新开放其在耶路撒冷的总领事馆,以恢复与巴勒斯坦人的关系。

谢里夫表示,“总统将公开承认哈希姆王朝在东耶路撒冷的特殊作用,并恢复约旦作为以巴冲突中关键对话者的角色。”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东项目高级研究员娜塔莎·霍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次访问使一直承受着相当大压力的约旦国王扬起了风帆。”

保持力量

4 月,约旦被当局声称旨在推翻君主的煽动阴谋震惊,国王远亲和前王储约旦亲王哈姆扎·本·侯赛因由于最近策划推翻同父异母兄弟而被判处 15 年监禁。

哈姆扎·本·侯赛因亲王于 4 月被软禁,此后宣誓效忠他的兄弟,但在此之前,哈姆扎发布了视频,在视频中他指控约旦王国腐败猖獗、治理崩溃以及政治自由日益缺乏。

有外国势力参与或了解阴谋的指控暴露了约旦与其盟友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紧张关系。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右二)、哈姆扎·本·侯赛因亲王(右四佩戴蓝色口罩)、哈桑·本·塔拉勒王子(右五)自 2021 年 4 月发生宫廷争执以来首次联合公开露面(美联社)

作为哈希姆王室的首领,阿卜杜拉二世国王是耶路撒冷穆斯林和基督教圣地的官方监护人,约旦一直统治着耶路撒冷,直到 1967 年战争中被以色列击败。

约旦 1060 万人口中有近一半是巴勒斯坦人,许多约旦人在约旦河西岸边境拥有很强的家庭联系。

当约旦国王准备访问白宫时,阿卜杜拉不仅比特朗普在位要久,而且比他的亲密盟友、以色列前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在位更久,据报道,他与特朗普有敌对关系。

据多家以色列媒体报道,在启程前往美国之前,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安曼秘密会见了以色列新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恰逢这次会议,两国的两位外交部长达成了一项协议,即以色列向这个资源匮乏王国出售的水资源翻了一番,并允许增加约旦对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出口。

经济危机

虽然宫廷阴谋和邻国的竞争引起了国际上的广泛关注,但约旦国王也面临着国内对腐败和经济停滞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

沙特·沙拉法特表示,“经济将成为讨论的首要问题,”并补充说,“我们处于非常糟糕的境地,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安曼会见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时发表讲话(美联社)

多年来,约旦的经济一直在恶化。自 2009 年以来,该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 (GDP) 或多或少有所下降。

经济增长速度不够快,无法为约旦不断膨胀的人口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据悉,约旦是世界上官方劳动力参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大批工人在缺乏工作保障和福利的非正规经济中劳作。

新冠大流行只会加剧这些经济挑战,在 2020 年油价暴跌后,占 GDP 20% 的旅游业受到挤压,海湾地区的汇款受到重创。到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失业率达到了惊人的 24.7%。

与此同时,约旦也在应对来自邻国冲突的难民涌入,收容了来自饱受战争蹂躏邻国近 130 万叙利亚人。

外援对支持国家至关重要。美国是约旦最大的捐助国,2020 年捐款超过 15 亿美元。美国的援助水平超过了其提供给埃及的金额,而埃及是美国在该地区的另一个盟友,人口是约旦的 10 倍。

预计约旦国王将寻求更多支持,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美国将提供的支援是有限度的,即使在特朗普政府期间关系紧张情况下,约旦 2018 年还是获得了增加的援助——五年内额外增加了 13 亿美元。

位于安曼的圣城政治研究中心(Quds Center for Political Studies)主任奥莱布·兰塔维(Oreib Rantawi )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认为军事和经济援助的希望不大,就我们可以从美国获得的援助而言,我们确实达到了顶峰。”

改革压力

对于许多普通约旦人而言,这个国家深受高度腐败的困扰,几乎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虽然外部冲击确实给经济带来了压力,但该国还有更大的结构性问题需要解决。

在这个资源匮乏的王国,维持稳定的社会契约围绕着庞大的赞助体系展开,在该体系中,约旦部落支持哈希姆君主制,作为回报,其提供公共部门的工资。

即使采取措施解决公共支出问题,作为其 IMF 贷款的一部分,约旦 2021 年的预算仍显示出该体系问题的根深蒂固。今年,国家总支出的 65% 用于公共部门的工资和养老金,17% 专门用于偿还飙升的债务。

娜塔莎·霍尔表示,约旦和拜登政府之间的潜在讨论,可能会寻求将援助与最近在自由之家指数中从“部分自由”滑向“不自由”国家的政治改革联系起来。

霍尔谈到华盛顿可能会努力让约旦解决最近停滞不前政治改革问题时表示,“我不认为这将是一种对抗性的方式,它会更加友好。”

在发生煽动阴谋之后,阿卜杜拉二世国王任命了一个由 92 名成员组成的改革委员会,但其范围仅限于约旦的选举法,许多批评者声称,政府试图在未来推动有意义的变革,这是一种三心二意的尝试。

沙特·沙拉法特表示, “目前的制度是不可持续的,”并补充说,“这可能不在公众视野中,但我相信,国王会听到华盛顿特区对内部处理方式的批评。”

奥莱布·兰塔维表示,拜登政府对人权的关注为约旦改革者提供了机会,但强调称,这需要做出真正的努力。

他并表示,“这不应该只是取悦华盛顿特区的新来者,实行系统的民主改革是我们的职责,也符合约旦自身的利益。”

“可靠的代理人”

随着美国对恐怖主义关注减弱,以及华盛顿重新评估其在该地区承诺以应对来自中国和俄罗斯大国威胁,围绕政治和经济问题的不满可能会继续困扰约旦。

虽然过去几个月对约旦来说看起来很黯淡,但席卷该地区的变化也提供了机会。阿卜杜拉二世国王本月在巴格达与埃及和伊拉克领导人举行了会晤,因为这三个国家希望在经济和安全问题上深化合作。

兰塔维表示,“我认为美国将寻找可靠的代理人来处理该地区的一些文件,我认为,约旦对美国越来越重要。”

约旦面临的挑战将是利用其稳定和西方国家对其的信任为其人民创造更多机会,如果可以的话,以持久力着称的哈希姆君主制可能会在新中东站稳脚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