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大坝二次蓄水:埃及与苏丹预期蒙受的损失

预计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对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进行蓄水作业,将对埃及和苏丹造成严重的损害 (社交网站)
预计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对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进行蓄水作业,将对埃及和苏丹造成严重的损害 (社交网站)

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为就复兴大坝的蓄水和运营问题达成公正且具有约束力的三方协议,而进行了将近10年的无果谈判,事情也在此后陷入了僵局。

当埃塞俄比亚正式分别通知埃及和苏丹,它开始对复兴大坝进行蓄水作业后,人们不禁强烈质疑:这将对埃及和苏丹带来怎样的负面影响?

数字与统计

  • 复兴大坝的中间通道海拔560米,高出两个排水孔的上层近10米。
  • 埃塞俄比亚方面成功完成了复兴大坝中间通道的加高工程,并使之加高了4米,从而使其在今年7月份可蓄水近60亿立方米。
  • 在继续按照计划将中间通道加高至30米的同时,埃塞俄比亚人可以在今年8月份完成剩余的135亿立方米的储备配额。
  • 当这条通道被加高至30米后,一旦埃塞俄比亚成功将135亿立方米的河水蓄入坝湖,那么洪水将从中间通道的顶部通过再流向埃及和苏丹,此外,每天还将有5000万立方米的河水通过大坝的涡轮发电机。
  • 据一位水资源专家表示,随着第二次蓄水作业的完成,大坝的总蓄水量将达到185亿立方米,此外,由于水分蒸发和裂缝渗漏等情况的存在,还可能会产生30亿立方米的损耗。
  • 观察人士认为,通道很可能只会升高至15米左右,而不是30米,从而会使蓄水容量由135亿立方米降低至70亿立方米。

第一:大坝蓄水对苏丹产生的预期损害

根据半岛电视台记者从官方消息人士和水坝领域专家处获得的信息,以下是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可能会对苏丹造成的损害。

  • 如果复兴大坝倒塌,苏丹的大部分水坝、城市和村庄都将随之消失。
  • 近5万费丹的土地依赖于洪水的灌溉,其中大部分位于尼罗河州、青尼罗州和西奈尔州,当大坝完成蓄水工作后,这些地区将受到直接的负面影响。
  • 在大坝完成蓄水后的3个农业季节内,估计将有2000万人受到威胁。
  • 青尼罗河水位的下降,将把原本轻松的洪水灌溉转变为高成本的灌溉作业,特别是在该国缺乏电力和石油原料的情况下。
  • 大坝挡住的淤泥将剥夺苏丹耕地的自然养分,从而使之需要使用工业化肥,无论是通过进口还是本国制造,从而都需要更多的电力,甚至超过了从复兴大坝处获得的电力。
  • 复兴大坝挡住的淤泥,将阻止苏丹红砖行业的发展。
  • 复兴大坝的坝湖将会淹没树林,从而对渔业资源构成环境​​威胁。
  • 青尼罗河水量的任何不足,都会给苏丹带来严重的后果,因为没有任何大型的蓄水坝可以弥补这种预期出现的水量缺口。
  • 地下水位降低,从而提高地下水的用水成本,此外还将导致可用地下水量的短缺。
  • 在每年的4月至9月期间,从青尼罗河接收的水量可能会减少,其产生的直接影响就是进入饮用水厂的水量不足。
  • 随着复兴大坝开始蓄水,在苏丹南部两座山脉之间的白尼罗河段会受到影响,直至首都喀土穆以南的杰贝勒奥利亚,由于没有完全排空杰贝勒奥利亚坝湖的水量,这将导致牧场面积的减少。
  • 流经喀土穆至喀土穆以北的阿特巴拉市的尼罗河主干段的水量将会减少,其水位也将显着下降。
  • 由于信息和数据的缺乏,再加入因埃塞俄比亚方面的拒绝而无法就复兴大坝的蓄水和启用问题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协议,这些都将对苏丹的水坝运营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 苏丹罗斯拉斯水坝的运营依赖于河流的自然流量,而现在却将取决于从复兴大坝上流出的水量,因此,如果无法达成对各方均有约束力和令各方满意的协议,那么这将构成很大的危险。
  • 复兴大坝的第一次蓄水导致了苏丹为期一周的“口渴”状态,并影响了当地的灌溉以及牲畜、家庭和工业用水需求。
  • 复兴大坝的第二次蓄水将被视为“水弹”,因为蓄水过程需要抽取的水量超过了苏丹在青尼罗河上建造的所有大坝的容量,从而可能会引发灾害。

第二: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可能会对埃及造成的损害

根据半岛电视台记者从官方数据、科学研究和水坝领域专家的评估中获得的信息,以下是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可能会对埃及造成的损害。

  • 干旱年份、长期干旱以及复兴大坝水库快速蓄水的风险增加,这就解释了埃及为什么坚持要对复兴大坝达成具有约束力的蓄水和运营的法律协议,并且要求这些协议不能被单方面更改。
  • 据部分研究人员和专家估计,将有约占埃及耕地面积三分之一的农业用地面积以不同的速度受到侵蚀。

包括美国宇航局的埃及学者伊萨姆·哈吉在内的美国大学学者,近期在《环境研究快报》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指出,在最为糟糕的情形之下,埃及的农业用地将面临高达72%的惊人下降速度的威胁。

部分研究指出,埃及的用水份额每减少50亿立方米,其850万费丹的耕地总面积中,就会有100万费丹受到破坏。

上述的美国学术研究认为,埃及用水资源面临着每年减少310亿立方米的威胁,如果埃塞坚持对大坝进行快速蓄水作业,而该大坝的容量又达到了740亿立方米,那么这将超出埃及在尼罗河中每年所占的用水份额两倍多,即555亿立方米。此外,研究还认为,如果蓄水能在3年内完成,那么这种水量损失就可能会达到430亿立方米。

这项研究还预计,埃及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将下降多8%,届时,埃及的失业率也将升至25%左右。

由于尼罗河水位的下降,从地中海水域进入耕地的盐分将会增加,从而将导致埃及尼罗河三角洲被侵蚀,其中部分甚至可能会消失。

  • 地下水储备枯竭,而这是埃及的第二大水源。部分研究表明,仅仅因为高坝前的纳赛尔湖水位可能出现下降,埃及的地下水储备就会受到高达60亿立方米水量的流失威胁。
  • 尼罗河鱼产量下降,而这是埃及人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尤其是罗非鱼等。
  • 如果复兴大坝在运行过程中出现失误,那么埃及高坝的电力生产也可能会受到损害,并且可能在内河水位多年显着下降的情况下完全停止工作,这就需要动用纳塞尔湖中的水量以补偿尼罗河流量的下降,而湖面水位的下降则将导致高坝的涡轮机无法运行。
  • 根据部分专家的说法,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即埃塞俄比亚快速蓄水的情形下,将有近475万农业从业人员失去收入来源,这一比例约占该行业总人数的四分之三。
  • 至于最为乐观的情形,就是在明确的运营规则之下通过长达29年的时间完成大坝蓄水。在这样的情况下,埃及每年将损失近30亿立方米的水量,而这种损失可以通过替代方案来进行补偿和处理,特别是因为按照联合国确定的水资源份额标准,该国已属于水资源贫乏的地区。根据联合国的要求,年人均用水量应在1000立方米左右,而埃及目前的人均份额甚至不足这项限额的一半。
  • 荒漠化率的上升,以及由此可能导致的气候变化,这体现为天气的波动和气温的急剧上升。
  • 除了这些环境和经济损失之外,专家们还指出了文化、遗产和文明方面将会遭受的损失。他们认为,埃及的尼罗河不仅仅是一种经济资源,它还是这个国家的组成部分之一,是该国自古以来的特征之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不出所料”,在联合国安理会定于周四召开会议以讨论复兴大坝危机前夕,埃塞俄比亚政府抢先发表声明通知埃及,开始对青尼罗河上——这是尼罗河的主要支流——的复兴大坝水库进行第二次蓄水,而尼罗河是下游国家埃及和苏丹的命脉。

2021年7月7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