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机构:叙利亚在17场袭击内使用了化学武器

2013年,叙利亚的亲密盟友俄罗斯敦促其加入化学武器公约 (法国媒体)
2013年,叙利亚的亲密盟友俄罗斯敦促其加入化学武器公约 (法国媒体)

国际化学武器监督机构向联合国安理会表示,该机构的专家调查了77项针对叙利亚的指控,调查得出的结论认为,在其中17起案件中可能或肯定使用了化学武器。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总干事费尔南多·阿里亚斯3日表示,在叙利亚加入禁止生产或使用化学武器公约的8年后,其最初的武器库存申报及持续计划中仍然存在许多问题,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现实”。

阿里亚斯表示,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将在与叙利亚举行的下一轮磋商中提出一个新的问题,即“2020年9月在其大型存储容器中收集到的样本中发现的一种新的化学武器制剂”。

阿里亚斯指出,他已经给叙利亚政府发送了一封信件,通知叙利亚政府,他计划在5月18日至6月1日期间派遣该组织的一个团队来调查这个问题,并要求获得叙利亚的签证,但却没有得到答复。

阿里亚斯提到,他已经通知了大马士革政府,并已将抵达时间推迟至5月28日。但是直到5月26日,叙利亚方面仍未回复。阿里亚斯表示,“我决定推迟这场行动直至进一步通知。”

化学武器公约

2013年9月,在一次致命的化学武器袭击发生后,叙利亚的亲密盟友俄罗斯敦促其加入化学武器公约。需要指出的是,西方国家普遍认为是叙利亚政权发动了这场袭击。

2014年8月,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府宣布,已经完成了化学武器的销毁工作。但是叙利亚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提交的最初声明仍然存在争议。

2020年4月,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人员将2017年发生的3起化武袭击归咎于叙利亚政府。

禁止化武组织执行委员会对此的回应是要求叙利亚政府提供细节。

当叙利亚政府没有采取行动时,法国在当年11月代表46个成员国提交了一份草案,要求暂停叙利亚在这个全球监督机构中的“权利与特权”。

在今年4月21日举行的史无前例的投票中,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暂停了叙利亚的成员国权利,直至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

俄罗斯严厉批评了禁止化武组织及其调查人员,指责他们在调查事实和技术上存在错误,而且是在西方国家的压力之下采取的行动。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3日继续发出攻击,指责化武监督机构使用了“来自反叙利亚政府的、具有偏见的消息来源”的信息,并且远程收集证据、依赖“伪造的证人”。

他还表示,该委员会召开会议的目的,并不是像部分成员国所说的那样,通过提出“令人不安的”问题来“审问”阿里亚斯,而是“通过共同努力来改善禁止化武组织内出现的糟糕局面”。

涅边贾表示,“我们需要坦率地与禁止化武组织的领导层进行对话,以防止其权威进一步受到侵蚀,并防止今年4月份出现的悲惨局势重现。当时,该组织投票决定剥夺一个忠实遵守化学武器公约的主权国家的权力。”

“在西方国家的倡议之下,我们对该组织的工作越来越政治化感到非常担忧。”

这位俄罗斯代表还指出,让他感到震惊的是,阿里亚斯居然惊讶于叙利亚没有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负责确定化学武器攻击责任的调查小组合作。

涅边贾指出,“叙利亚从未承认过该小组的合法性,我们也没有,因此,这毫不奇怪。”

“这个小组是非法成立的。你不能指望叙利亚政权与它合作。”

事实清楚

英国驻联合国代表芭芭拉·伍德沃德反驳称,“这件事的事实非常清楚”。

她还表示,“在叙利亚最初的化学武器申报中,存在20个尚未解决的问题,这令人深感担忧。”

“联合国和禁止化武组织将8起化学武器袭击归咎于叙利亚政权。很明显,该政权保留了使用化学武器的能力,并且愿意动用这种能力。”

伍德沃德补充称,联合国安理会将继续坚持叙利亚全面配合禁止化武组织的工作,“并且以全面、可核查的方式销毁叙利亚的化学武器”。

美国副大使理查德·米尔斯表示,“任何由叙利亚及其极少数支持者支持的虚假信息,都无法否定或削弱禁止化武组织向我们提供的证据的可信度。”

米尔斯还表示,“受到俄罗斯支持的阿萨德政权,继续无视国际社会要求其全面披露并以可核实的方式销毁其化学武器的呼吁。”

“如果不追究叙利亚人民遭受的暴行的责任,叙利亚的持久和平将永远无法实现。美国再次呼吁将正义和问责作为帮助叙利亚解决政治冲突的关键因素。”

来源 : 通讯社

相关文章

“全球见证”进行的一项调查揭示了一个俄罗斯-叙利亚洗钱网络,该网络利用莫斯科公司作为前线,并利用英国和欧洲国家的安全避税天堂将数百万美元从世界各地转移至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

2020年7月14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