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什米尔领导人在新德里会见印度总理莫迪 有何期待?

克什米尔政治领导人在 6 月 22 日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法新社)

在有争议克什米尔地区特殊地位被取消两年后,印控克什米尔亲印度的高级政客将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进行举行会晤。

本轮会晤被视为背离了莫迪在该地区采取的强硬立场,此前,2019 年 8 月废除宪法第35A和第370条款,终止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随后又进行了长期且严重的军事和通讯封锁,以扼杀对政府有争议举措的任何反对。

上述两项宪法条款赋予穆斯林占多数地区一定程度的自治权。但取消其特殊地位后,克什米尔地区被分为两个联邦管理的领土。

作为镇压行动的一部分,数千名克什米尔政界人士、反印度分裂分子、活动人士和律师被捕,其中包括定于周四会见印度领导人的该地区一些前首席部长。

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声称对克什米尔的喜马拉雅地区拥有全部主权,自两国于 1947 年从英国统治下获得独立以来,印度和巴基斯坦一直分别统治着克什米尔部分地区。

1990 年代初,印度方面开始出现武装叛乱,要求从印度独立或与巴基斯坦合并,通过非暴力手段提出同样要求的分裂分子继续被关押或软禁。

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也有一小群亲印度的政治家和政党,他们参与国家和地区选举。

为什么要邀请克什米尔领导人?

这些亲印度政党的十几位领导人已被邀请到新德里与莫迪及其信任副手、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会面。

虽然会议议程尚不明确,但有人猜测联邦政府希望重启该地区已停止的政治活动,并恢复两年前被剥夺的特殊地位。

随着该地区失去国家地位,自 1947 年以来一直主导该地区政治的亲印度政党也成为执政印度人民党(BJP)政府的目标。

克什米尔地区的三名前首席部长——83 岁的法鲁克·阿卜杜拉、他的儿子奥马尔·阿卜杜拉和穆夫提——根据有争议的《公共安全法》被捕,这部法律被人权组织国际大赦组织称之为“无法无天的法律”。

法鲁克·阿卜杜拉在被拘留八个月后于去年 3 月获释,他的儿子不久后获释,而穆夫提在被软禁 14 个月后于 10 月获释。

但右翼联邦政府 2019 年 8 月 5 日的决定已经改变了该地区的政治和地理现实。

为了挑战这一点,克什米尔地区两个主要政党——由阿卜杜拉家族和穆夫提所在的人民民主党领导的全国会议——首次在一个由较小政党组成的伞式团体下联合起来,并将其命名为古普卡尔宣言人民联盟(PAGD)。

古普卡尔宣言人民联盟,也称为古普卡联盟,旨在恢复印控克什米尔的有限自治和国家地位。

在人民民主党和印度人民党之间的地区联盟于 2018 年瓦解后,克什米尔地区一直没有民选政府,新德里直接或通过其精心挑选的管理员进行管理。

在过去两年中,人民党还对该地区的法律进行了几项有争议的修改,包括允许外来者在该地区永久定居,当地人担心这会改变其穆斯林占多数的特征。

克什米尔领导人怎么说?

在前往新德里之前,克什米尔领导人表示他们不知道与莫迪会晤的议程。

法鲁克·阿卜杜拉在古普卡尔宣言人民联盟成员周二于主要城市斯利那加会面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说,“我们希望我们能在总理和内政部长面前展示我们的立场。”

穆夫提(左)在与当地领导人会面后站在法鲁克·阿卜杜拉旁边(法新社)

人民民主党领袖、该地区最后一任首席部长穆夫提表示,“解决查谟和克什米尔问题需要对话”,新德里在过去两年“羞辱”了主流政客。

穆夫提表示,“无论从我们这里夺走了什么,我们都会谈论它。如果不恢复我们的权利,我们将告诉他们(政府),他们无法为该地区带来和平。”指的是宪法第370条款。

与此同时,人民党还试图通过给亲印度的克什米尔政党贴上“王朝和腐败”的标签,将他们排在一边。在去年的一条推文中,内政部长沙阿将古普卡尔宣言人民联盟称为“古普卡帮派”,在该地区引发了愤怒。

政府还试图在克什米尔地区政治舞台上引进新面孔和新政党,但未能在去年 12 月举行的地方民意调查中取得结果。

古普卡尔宣言人民联盟在选举中赢得了大部分选票,尽管被选出的代表在联邦地区享有较低的权力。

驻新德里的观察者研究基金会 (ORF) 的政治专家马诺杰·乔希 (Manoj Joshi) 表示,当地民意调查无法绕过传统政党的权威,迫使政府与他们接触。

乔希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认为这是一个有计划的举动。”

他并表示,“在过去两年中,政府改组了地区政府,并设立了一个划界委员会,这可能会改变出现的任何新的政治权力平衡。”

来自该地区的前人民民主党领袖尼尔马尔·辛格也计划参加周四的会议,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会谈是莫迪承诺的一部分。

尼尔马尔·辛格表示,“总理曾在红堡承诺他将在克什米尔启动政治进程,”指的是印度总理在新德里莫卧儿帝国时期的皇宫城墙上发表的年度独立日演讲。

辛格补充说,“这花费了一些时间,但我们希望这是一个保持我们观点的黄金机会。”

因美国施压而举行会谈?

克什米尔地区前全国会议立法者鲁胡拉·迈赫迪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今年早些时候,印度和巴基斯坦在阿联酋调解下进行秘密会晤后,莫迪政府可能同意与克什米尔领导人进行会谈。

今年 4 月,路透社报道称,两国高级情报官员 1 月在迪拜举行了秘密会谈,以平息有争议的喜马拉雅地区军事紧张局势。

迈赫迪表示,“我认为,这更多地与国际动态有关,而不是与国内动态有关。”并补充说,美国总统拜登政府“希望印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表现得更加民主”。

“美国多次提到克什米尔问题。现在这一步是为了挽救面子,因为人民党已经意识到,其需要与克什米尔政治领导人接触。”

秘密会谈后,印度和巴基斯坦罕见地发表联合声明,重申他们决定遵守 2003 年就印巴控制线达成的停火协议,这是两国之间事实上的边界。

五个月以来,印巴控制线已经没有听到枪战声,2020 年发生了 8000 多起违反停火事件,导致双方数百人死亡。

决定背后是否有地缘政治因素?

一些专家还表示,新德里出人意料地提出对话是在印度出现两大地缘政治担忧之际:在拉达克地区与中国的边界危机尚未解决,以及塔利班在阿富汗的进展。

去年与中国持续数月的紧张局势,引发了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亚洲对手之间爆发全面战争的担忧。

去年 6 月,在拉达克加勒万河谷​的一场冲突中,至少有 20 名印度士兵丧生——这是 40 多年来在有争议边界上爆发首次战斗造成的损失。中国今年早些时候承认,其在战斗中也损失了四名士兵。

紧张局势在今年 2 月有所缓和,此前,双方部署在边境实际控制线的数千名士兵被撤回,并有报道称,两国外交部长进行了电话交谈。

驻有争议地区的政治分析家谢赫·肖卡特·侯赛因 (Sheikh Showkat Hussain) 表示,新德里正在恢复与克什米尔旧政党的桥梁,因为其担心阿富汗的事态发展。

侯赛因表示,“其中一个因素是美国正在从阿富汗撤军,而印度则对此感到担忧,因为喀布尔与斯利那加的距离比后者与德里的距离要近得多。他们很担心,他们必须为此做些什么。”

但他也将会谈称之为“营销活动”。

侯赛因表示,“我们不知道结果。新德里方面已经做出了让步,因为以前他们将他们(克什米尔政客)称之为一群暴徒。”

侯赛因表示,印度总理莫迪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达成了谅解”。

他并表示,“他(莫迪)就像特朗普的选举代理人一样,但他与拜登政府的关系不同,拜登政府包括冷战鹰派,他们渴望重新获得巴基斯坦和土耳其等早期盟友的支持。”

但分析师乔希排除了新德里决定与克什米尔领导人对话背后存在任何国际压力的可能性。

乔希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不认为有任何特殊的国际压力,山谷中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令人震惊,无法引起国际关注。”

虽然乔希承认“拜登政府发表了关于剥夺人们使用互联网的批评性声明”,但他表示,“就其本身而言,对政府影响不大”。

乔希表示,“(印度管理的克什米尔地区恢复)正常状态还很遥远,但是,是的,恢复政治进程可以帮助恢复正常状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知情人士告诉新德里的路透社说,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高级情报官员一月份在迪拜举行了秘密会谈,这是一项新的努力,旨在缓解有争议克什米尔喜马拉雅地区的军事紧张局势。

Published On 2021年4月15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